给明天的序,明天从梦中惊醒(很不愿意承认它是终稿)

记得猜猜看,我选择了什么词。

她是一个失败者,从出生就失败得彻底,毫无翻身的可能。

失败这件事,原本也怪不得她。出生在怎样的家庭,拥有何种身体,是否拥有符合要求的大脑与灵魂……将她捆绑住坠底绝望之海的沉石碎砾,原本皆与她无关。

没有剩下的选择项留给她,除了在答题纸上那些不论选择哪一个都没有什么区别的苍白符号。

她原本还有着一副不错的面容——会引起嫉妒的程度。这本应是她唯一能够借诸遁逃出绝海的一根海草,然而在她看来,分明却只是更大的一块巨石。

这是一个希望渺茫的年代。

在灰暗的季节里,人们不用担心维持呼吸与心脏跳动的问题,但这也是他们所得到唯一的幸运。

呼吸,心跳,进食,饮水,还有无尽的汗水,生活的一切。

她早就一眼看到了自己死去那一天的样子。不过她并未有什么愤忾或者不满足,对她而言,如果真的能这样活下去,或久或速地死去,已然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她不想责问任何人,没有人有错。她的母亲早就杳无音讯,可面对更好的生活、真正的爱情、自由的处境,谁又能要求一个廿几岁的年轻女子留在这个家徒壁立——事实上连墙壁都会不时漏雨,经年困苦的地方呢。

她的父亲是个好人,她只能这么说。她所经历的一多半以上都是父亲间接或直接造成的——如果算上基因的话,不过这与父亲又有什么关系呢?父亲从来都只是想保护她的,父亲又能做什么呢?

她认识的人大多都很好,他们不会嘲笑她,他们帮助了她很多,以至于她一直因而感到愧疚。不过对于一个敏感的人而言,脆弱的伤痕是不需要被嘲笑的,站在人群中,它原本已经那么醒目。

除了那个人,她不想提起那个人的名字,不过她也不恨他。两个人都不是被强迫的,又有什么错呢?

你要知道,有些人生来便不配拥有渴望。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或许也曾在某个瞬间切真地存在过,不过一旦她拿起脱线的书包、打开破碎的手机、或者推开那扇绿色油漆剥落露出灰黄本体的门,一切幻想都会瞬间殆尽。最痛苦的倒并非在没有渴望与幻想的世界生活——对于一部分人而言,世界的全部中并不包括那些超出想象的东西,如果有幻想的话,大概也就是能住上墙壁是白色的楼房,或者每天去吃一顿西餐而已。而真正痛苦的是,当你见识过那个从前难以想象的世界,却发现它们对于你而言,只能是幻想。

没有人有错,只是她原本便只有幻想,只带着幻想出生的人也只能带着幻想死去。

如果连幻想都没有,那么就只能一无所有的死去了。

 

今夜,第一千零一次从梦中惊醒

 

失败者在诞生处失败

坠落不与他相关

今天,在希望渺茫的时刻

人们也不必担心心脏停止跳动

在最美好的年代

人们依旧只能潦草生活

 

幻想者只能拥有幻想

渴望未同你邂逅

昨天,在悲哀的尽头处

人们失去了一无所有

在望不可及的山脚下

捡拾破碎的尘土

 

山峰是尘土

你太渺小,脆弱地背不起尘土

明天,尘土被风吹走了

 

订阅评论
提醒
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