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笔记

3年前,我确诊了室上速(一种不算严重的心脏上的毛病)。由于不是很严重,一直没有重视,医生建议的手术也没有去做。直到去年,学校的体育赛事多了起来,这个毛病发作的越来越频繁,我的状态越来越差,最终决定就在今年寒假去医院做手术。

于是于2021年1月28日,成功办理入住住院部。病房三人一间,左边床是一个年纪稍大的短发奶奶,右边床是一个中年十分健谈的阿姨。她们对于我的到来都很惊讶,毕竟心血管病房很少有像我一样的小朋友出现。我快速收拾好东西换上了病服,病房总能给人一种轻松的感觉,好像在这里面我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可以抛开一切好好休息,于是我悠哉悠哉地写写作业、打打游戏。我以为我未来的几天都会像此刻一样惬意地度过,可是我的痛苦很快降临。

“我要给你胳膊上埋一根针,方便做手术的。“即使是护士姐姐这么温柔的声音也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我无力反抗,只能看着她在我左手手肘弯曲的部位埋下了一根针。“只要不用力弯曲就没事的。”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都要戴着这根针生活,这也意味着我的左手不能弯曲了。我的左手时不时会隐隐的痛,总有异物感,它困扰我了很久,晚上常常因为它而难以入眠,但最最让我不舒服的还是我看着我完好的左臂却动不了的无力感。

直到我进入了手术室,我才意识到埋针只是一道开胃小菜。这个手术需要从大腿穿上去两根电极线,从血管通向心脏进行微操。但由于是局麻,除了扎破我皮肤的简单的疼痛躲过去了以外,剩下的全过程的痛苦我都要自己经历一次。我清晰地感觉到有东西从我的背后穿了上去,就好像卡了一根极长的鱼刺,每一次呼吸都有一阵疼痛。通电的瞬间更可怕,我感觉我的心脏在以常人速度的四倍跳动,甚至我的呼吸都跟不上它的运动,我甚至觉得我的心脏快要冲出我的胸口了。这样的痛苦反复了十几次,两个小时后我终于被推了出来。

回到了熟悉的病房我又一次天真的以为我的痛苦结束了,可未来的八小时才是重头戏。“为了不让你的伤口裂开,请你八个小时不要动。”说着我身上就被贴满夹满了监测仪器。我试图睡觉,可是刚刚被穿刺的疼痛仍然不断在我身体上重演。我只好无限忍受住这些一阵阵的剧痛。可随着平躺的时间过久,我原本就有伤的腰也逐渐开始越来越剧烈的疼痛。那种感觉就像是断开了一般,我甚至完全用不上力。痛感不断增加,我实在忍受不住了,开始试图翻身,勉强用两只胳膊抓住床沿稍微活动一下已经僵硬了的腰。可我这一举动很快被护士姐姐制止了,到此,我除了身体上的痛苦,更有心理上的不爽。我开始觉得烦躁和委屈,“哪怕能让我坐起来呢!明明伤口在大腿我坐起来也不会影响!”我的眼泪也随之不争气的掉下来了。就这样我的煎熬了一晚上,直到早上5点我才终于解放了下了床。我从未那么渴望过走路,我走到窗边,外面还是漆黑一片,我就这样一直在楼道里走走站站到了快7点钟,太阳升起来了。

这段经历无疑算是我最痛苦的经历之一,但熬过去之后再面对现在的挫折好像就没那么困难了,我常常用那段经历来安慰自己:“这么痛苦的事情都熬过去了,这点小事算什么呢?”即使当时它是笼罩我的黑暗,现在它已经成为了鼓舞我的一束光。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