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一阵微风拂过,吹过我的发丝,吹动我敞开的衣襟,让我感知到了它。那风轻抚过后,是异常的舒适。于是,我张开了右臂,伸展开我的五指,让它吹动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可渐渐地,风停了,我也转到了另一个拐角处,但它带来的丝丝清凉,还在我的指间蔓延。天变得阴暗了,至少我觉得眼罩变得更加黑暗了。

开始,我并不熟悉那种黑暗感,一闭上眼,就感觉有一根如影随形的柱子一直挡在我面前,让我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恐怕撞壁。但渐渐地,我变得熟悉起来,于是放开了脚步跟上。我发现,只要和同伴肩并肩地相互搀扶在一起,无论前方有什么,都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那是一段下坡路,我像是身处在了一个花坛当中,脚下感觉软软的,比草坪还要软,我想象着踩在黑色的砂土上,非常蓬松,于是我的脚便不由自主地原地转了转,想要确认它到底是什么。不过仔细感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走不远,是一面透明地门,或许是吧,敲起来很清脆,上面还有一个门把手,似乎有一位女老师在讲话。调转方向返回,说真的,向下走地那一瞬间,我还以为要到地下停车场去了,甚至还听到了几声汽车地滴鸣声。

上坡后,又是一阵风,但这风要比刚才来的更加猛烈,吹着就没有那么舒服了。它吹过我的额头,吹动了我的头发。许是风太大了吧让我误以为有绒毛掉到了我头上,还用手去碰了碰,却发现那只是我的头发。迎着风,我们向右,到了草坪上,那里比较软,但非常地坑洼。这时,好像好多同学都放学了,他们有说有笑,还有拉杆书包在地上飞速滑动的声音,想来是归心似箭吧。对了,在风中,我听到了鸟鸣,时而大,时而小,在远方的高处欢呼着。

最后一阵风,是从背后刮来的。我还没有细细感觉,就上到了一个小小的缓坡平台。我稍用力踩了踩,比较响,就像架空的铁板。我的大脑还在高速运转着这是哪里,便听到了一声拉门声。声音很厚重,一听就是门很沉重不好拉。之后还有一道门,于是我想上前帮忙,便伸出了手向前,不料却撞上了另外一扇门。她牵着我的手向左才走了过去,我不禁想这里到底有几扇门。刚步入这里,便闻到了一股奇奇怪怪的味道,不刺鼻但也不正常,像是新装修后的味道。我不禁想难道到了南楼?我一直都比较好奇,但是从来没敢进去过。转了几个口,我隐约听到了有同学在远处上下楼,还有的边走边说话。我敢确信,这一定是在什么教学楼里,因为所有人的声音听起来都比较发闷,没有那么敞亮。我正在脑补着教学楼内的模样,不料,却很快走了出去,我想象的和见到的南楼没有这么近吧。抱着好奇地心态,我缓缓走过一个下坡路,伸出右手,发现有圆圆的很光滑的柱子。

说到触摸,我摸到的自然的,人工的事物还真不少。一开始,慢慢走,感到路边慢慢变得抬升,一伸手,是一条比较粗糙的线。顺势向下,是一个方形的物品。到这里,我大概能知道我在哪里了,心中暗暗窃喜,还好开放日那天来看过这面墙。一路上,我触碰到了冰凉的玻璃,粗糙的墙壁,光滑的桌面,布满灰尘的栏杆,极高的,至少是我踮起脚尖也够不到的高度,路灯?还有一些充满生机的事物。就像灌木丛,我轻轻抚摸一片枝叶,发现它一点也没有想象当中的柔畅,甚至有些干巴巴的,叶片比大拇指还要大。而另一片灌木却是别样的风光。我缓缓蹲下,用手触摸那片生命,那片细小的比小拇指还要小的叶片。

而最令我惊奇的还是那几条细细的,不高的树枝。我的手在空中四处乱挥动着,突然间触摸到了几根枝条,当时的惊异大于欣喜,校园中竟然有我能触手可及的树木!

我仔细地触摸着那根柱子,直到眼罩摘下的那一刻,看清四周围的一切,我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原来是这里!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