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CONTROL (终稿

CONTROL

 

披萨店里,汉克正坐在监控前,日历被撕下最后一页,老式风扇正发出嗡嗡的吼声,崩裂的纸片飘落到满是油污的桌子上,染成了褐色。

“打卡成功。”人工智能无情的说。“汉克先生,今天是您夜间保安工作的最后一天,0点就可以开始工作了!请输入您的指令……”

汉克喝了一口饮料,打量了一会办公桌,桌上摆着电话和破旧不堪的监控仪器,墙壁上贴着20年前店里新买的机械人偶失控咬死孩子的新闻,时亮时暗的灯光照在墙壁上,照片翘起的一角映射出了一块跳动的影子。

“叮铃铃”突兀的电话铃声在此时响起。汉克拿起听筒。

“我……”汉克舔了舔嘴唇

“嗨嗨嗨嗨! 你好。”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最后一晚上了,只是陪陪那些可怜的人偶,他们的程序在我们的控制之内,等到白天营业了你就可以走了,虽然它们在晚上有点奇怪,但你没什么需要担心的,至少这五天的工钱不会让你担心,只要你听我的话。”

“假如我被迫唱那些蠢歌,承受人类幼崽恶心的尿液,20年不能洗澡?估计我也会在晚上变得急躁……”汉克挂了电话,想到这是他几个月费劲找到工作,便叹了一口气,把话憋了回去。

自从1987年,店里一直黑漆漆的,储藏室墙上的封条逐渐泛黄,发黑……,保安室里仅有的电池是汉克的所有希望。

12:00AM的钟声敲响,他抬起发抖的手指,拼命的按着。不在这,也不在这……

汉克切换着时不时出现雪花的画面。

“ ……查看那些摄像头,然后记得完全必要的时候关住电动门,必须省电。”汉克默念。

1:00AM。雪花消失了!CAM 1B的画面中是一排排的桌子和椅子,孩子们派对帽直立着放在桌前,整齐又干净,桌面的边缘被刻上满满的抱怨,可角落里拿着气球的人偶正发出成年女人们满意的笑声。

气球人偶的轮廓忽然朝监控靠近,忽然汉斯急忙按下闪光键,朝着保安室走来的人偶被暂时吓退了。

“为什么要找我?可怜的孩子,还好我不是他们……”汉克颤了颤,长舒了一口气。

电量剩余50%。监控换面迅被换成CAM 1C。映入眼帘的是印满白色星星的紫色帘子,帘子上满是表格和字条,汉斯好奇地放大着图像中的细节,帘子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一大片文字:Thomas and Andre Smith were fined 20 pounds for being 2 minutes late……

忽然一个黑影撞破了帘子, 监视器中金属震动声好像在叫着自己的名字,的汉克立刻警觉,向黑影奔跑的方向切换监视器,可监控器上显示的画面全都变成雪花状。无论切换哪一个摄像头的画面都一样。

他的小腿抖了起来,“这不是真的,情况都在控制之内。没有什么失控的玩偶,至少前4天我没见过。”

 

金属震动声持续着,汉克侧耳倾听,努力辨别着声音是否向保安室靠近,不久,显示器中出现了一个黑影,在CAM2A走廊尽头一闪一闪的灯光下,汉克的视野进入了一个修理间,里面有一个机械手,堆满了损坏的玩具,里面有两三个出故障的玩具小声说着“抱歉,因故障不服从指令……”渐渐的,画面中正有一双白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白光,汉克没有犹豫,按下了闪光键,那黑影先是后退,逐渐的后退的速度越来越慢,它好像不怕光了。汉克费解的按住闪光键,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金色的熊,熊的脸被什么东西削去了,两个发光的眼睛照亮了里面的骨架和暴露出来的电路,直勾勾的盯着摄像头,坚硬的钢牙向镜子一样,清晰的反射出来自摄像头的光。

汉克呆住了,那熊的身影熟悉而又陌生,那……绝对不是普通的机器人。男人心中隐隐不安,他,在那双机械眼中看出了……仇恨。汉克攥紧拳头,“他说的……是真的?”

 

汉克紧紧靠在椅背上,近3小时的紧张情绪已经让他十分疲惫,他大口喘着气,好像自己快要晕了过去。大熊的身体直立着,头向保安室的方向扭了过去。

怎么办?汉克看了看墙壁上的按钮,轰轰~两边的铁门相继闭合,他紧紧盯着监控,汗珠从头顶滑落下来,几滴钻进了眼睛里,他不得不多眨几下眼,金属碰撞的声音越来越近,窗户上的灰尘被随之而来的空气扰动,一时间铁锈味、腐臭味扑面而来,他屏住呼吸,仔细的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脚步停住了,可以确定的是,他被困在了这。两边的门都被关上,而门的外面,守着一个想把自己碾碎的机器人。汉克的手上没有任何武器,他祈祷着,妄想着即将撑到营业时间。

当前时间5:50AM, 电量剩余3%

他盯着电量显示器,蜷缩在椅子上,粗糙的手指紧紧的扣住手心,轻微的颤动使拳头发出沙沙声。

“3%…2%…1%,是先停电,还是显示0%后停电……”哗啦,伴随着杂音,和条纹,眼前的屏幕变黑了,屋外金色大熊发出的光照进了门缝,那缝越来越大,门锁失效了。

他放弃了挣扎,用尽最后的勇气,拿起桌上的水瓶,准备向大熊人偶劈去。

而在见到人偶的身体时,汉克怔住了,他意识到了什么,跪倒在人偶面前,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你……不是……你……怎么在这……”

咔哒咔哒,弹簧锁的声音将汉克无情的塞入皮套中,鲜血从人偶的脚底流出,从此,披萨店又多了一种气味。

6点的钟声敲响,人偶不堪重负,倒在了通道尽头,刺眼的阳光照在保安室,人偶身上的标签格外清晰:

From Scott Cawthon.R

Designer(设计者): Hank Smith(汉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