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ette

她走到门前,将“OPEN”一面朝外的门牌翻转,宣告一天的结束。明明现在还很早,普通的书店内一般都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三三两两闲谈,在柜台前排起长队等待结账。不过这家处在瑞典北部于默奥市于默河畔的小店始终与众不同,在日照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地区,Violette书店仍然坚持随日出开始营业,随日落结束营业。当一天结束后,这里便是属于她自己的小世界,不会有人试图闯入。选择成为书店的店主不是因为职业需求。她是一位富翁的女儿,最不需要的就是金钱。一直留在这样偏僻、平凡的小房子内,是因为自己的热爱。她趿拉着厚厚的毛绒拖鞋回到房间,柜台前的水壶正咕嘟咕嘟冒泡,于是她便把开水汇入装有红茶茶包的瓷杯,水滴激荡奏出叮叮当当的乐曲。
白雾蒸腾,遇见架在她鼻梁上的眼镜片瞬间凝结成了小液滴,这并不影响她继续趿拉到一排排书架前,寻找今晚精神要与其交汇碰撞的世界。按照字母排序找到一本《北欧神话》后,她便抱着那册比她双臂交叠在一起还要厚的书籍端坐在单人沙发上。此时茶水不及之前那样滚烫。为了不在自己的衬裙上或是书的封面留下茶渍,她便微微将身子前倾开始享受浓郁的红茶,与此同时缓缓翻开了书的扉页。因为她有翻开一本书一定要一口气看完的习惯,所以今夜也注定难眠。“挑灯夜读”对于她来说算不上什么折磨,而是在木材燃烧的噼啪声响和翻过书页的摩擦声之间洗礼自己。日复一日的程序,让她逐渐形成了一种奇妙的仪式感,如果不能先按部就班地做完这些事绝对不可能沉浸在书籍中。
直到今天,这样平静的生活从未被打乱过。敲打门框的声音刚刚传进屋内时,她还以为只是晕头转向的乌鸦在狂风骤雨中被裹挟导致一头撞在门上,不久后风声又带着微弱的蹩脚瑞典语传入她耳中:“晚上好……请问里面有人吗?” “亲爱的,要来杯咖啡吗?您看起来不是很清醒。”伴随着地板被踩踏发出的声响,店主缓步走来,笑眯眯盯着眼前的女子。
“我身上没有零钱了……”对方回应,“不好意思,外面在下雪,我只是想进来避一避。”她奇怪的装扮似乎勾起了店主的好奇心:脸上化的妆容完全花掉,似乎是刚刚一直在哭泣,眼影顺着泪水在脸上留下痕迹。由于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裙子,浑身都在瑟瑟发抖,白皙圆润的双肩高高耸起,却仍然试图保持名媛的优雅风范。
“那好吧。”意识到这位在夜晚光临的顾客并非出于对书籍的喜爱,只得按捺住心中恼火,努力将微笑维持在脸上,“不管怎样,您先进来吧。”她微微侧身,以便让女人进来。房门将寒冷阻挡在外,身上沾着的积雪在一瞬间都融化成水,弄污了书店内铺着的厚厚地毯。店主微不可查地轻叹一声,走到柜台前端来两杯煮沸的咖啡,轻轻放在桌上,自己准备缩进沙发继续阅读。
“可是我没有带任何钱啊……”“没有关系,毕竟我们这里一般都不收取现金。”店主推了推眼镜,折射出昏黄的光。她把浓缩咖啡摆在陌生女人面前,从阴暗的角落翻找出熏香点燃,随后不慌不忙将散落的书放回书架。
“这款熏香的名字叫‘午夜硫磺’。听起来很奇怪,但实际上成分并没有硫磺,是用当地一种独特的植物做成的。前调会让人感到难受,因为会散发出一般人难以接受的异味,不过习惯了就能起到提神醒脑的作用——我想这是您急需的。”
店主没有给女人回话的机会,伸手指了指门外挂着的标牌,正在寒风中前后摆动:“如您所见,这是一家书店。既然已经进来了,希望您可以安心阅读。不用在意价格,毕竟金钱对于这家书店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物。不过作为服务的报酬,您应当用其他等价物品来交换。”
“就比如说,来自他人内心深处的情感和故事。”
女人眉头微蹙,正思忖着自己是不是撞上了什么精神病人,身体以缓慢的速度一寸寸向门口挪动,却只听见了清脆的响指声,脑袋一偏陷入睡梦当中。梦境中有绮丽的风景:她在彩虹色的云朵上漂浮,周围并不是瑞典的漫漫寒冬,而是伊甸园的春天,小鸟在枝头鸣叫,蝴蝶在花丛中飞舞。她正想伸手将那果实采撷,突然前方出现一片黑暗,将这美好的一切都吞噬殆尽,自己也被虚无吞没。虚空中隐约浮现出一张面孔,十分熟悉,带着讥讽的笑容朝她问好。愤怒如同潮水般涌来,女人想要找回属于自己的乌托邦,试图努力辨认清楚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人,突然像是触电一般发抖,面前的人是她的男友。“你为什么要毁了我的世界!”伴随着这声大喊,她也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一看哪里还有什么男友,只有专心致志读书的店主,表情温柔宁静。
“怎么样?你有什么想要说说的事情吗?”她撞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眸,店主合上书本,用自己最友好的笑容对待女人,“比如说,你来到这里的理由。”鬼使神差般,女人开始慢条斯理的说起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我原本是和男友一起来瑞典自驾旅游的……可是来到于默奥后,下起了大雪,原来计划好的路线被雪封住了。男友是驾驶员,他只好换一条路行进,可是却在冰天雪地里失去了方向。于是我们吵了起来,我赌气般跳下了车,告诉他你爱去哪去哪,反正我是不会和你一起去了。没想到他,转头就将车子开走。”
“唔,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梦,但是梦的内容应该会和这个事件有一定联系吧。”店主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沉默片刻后发问,“那你觉得,这段关系有给你带来什么好处吗?”“好处?”女人冷笑一声,起身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还能有什么好处?我是因为家庭关系还有一时冲动不得已才和他交往的,他从来都不会考虑我的感受,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我!”
店主的笑容就像寒冰一样渐渐凝固在脸上,她的表情愈发严峻了,带着同情的意味拍拍女子肩头:“遵循你的内心做出选择。从这里向东南方走1英里就是最近的公交车站,现在还没有停运,有一站停靠地旁边有家小旅店,房费不高。”她最初的表情还捎带纠结,在听完店主的一番话后似乎做了什么重大决定,毅然地点了点头。“谢谢您啊,那我就离开了。”
女人头也不回地走向东南方,没有听见远处汽车的鸣笛声,那是她的男友问完路后从匆忙赶来,准备接上自己的爱人一同离开。女人在冥冥之中觉得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拿走了,她再也没有第一眼看见男友时的心动,没有一起在广场上看烟花迎来新年的激动,也没有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的喜悦……留给她的只剩下了失落和痛恨。
此时在隐秘的Violette小书店中,店主正贪婪地蚕食着属于他人的幸福和美好,聊以充饥。

1 comment on “Violet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