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大作品 Faith.

晨曦悄然布满天空,祈祷的钟声却没有敲响。他最后望着隐藏在云中那渐行渐远的纯白色塔尖,闭上眼睛听风划过脸颊的声音————在那一刻他终于得到了,那不可能得到的自由。

王国的边缘有一座隐藏于云海间的纯白色钟楼,每日随着晨曦,钟声将会响起,钟声将会送着一群被称为“神明的祝福”的白鸽一起来到城市里。

这个王国里的居民都知道,那座钟楼是整个王国最神圣纯洁的地方,没有人可以接近,只有当圣洁的白鸽轻盈从空中划过,被晨曦镶着着金边的翅膀在掠过大街小巷来到宫殿前时,他们可以望向钟楼而祈祷祝愿。因为那座直冲云霄的钟楼里住着的敲钟人被称为“神的儿子”他叫莱,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因为他从小被送进钟楼学习和神明对话的能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来没有机会离开钟楼。每当人们提到他时,都会说到“他一定是世间最纯洁的人,有着最清澈的双眸。”

那座钟楼在这个王国中的居民心中是神圣的祭坛,殊不知在莱心里神圣的钟楼成为了枷锁,因为他向往着外面的世界。他曾经在无数天空中布满闪亮的星星的夜晚,望向城镇,他看到那里灯火通明,繁华的街道显得那么渺小却又那么迷人,那里才像是拥有真正的生活。他在钟楼上听到过城镇里的人们在跨年时的欢呼声,看过绽开的烟花和最美好的团圆节的繁荣景象。但是快乐是属于他们的,作为神明的儿子他所做的只有和神沟通,为人们带来平安的神的祝福。这样的情绪越积越多,直到有一天他才意识到,他向往的是自由。他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这样的想法是对于神明的一种亵渎,是信仰是神明给予了他生命,给了他至高无上的荣誉和万人敬仰的能力,可是现在他却想要抛弃神,坠入凡尘。

是罪。

钟楼四周向来不让人靠近,只有每周一的清晨皇室的人送来一周的食物。他习惯于这种清静和孤独,毕竟大部分时间他的责任是和神灵对话,但是终究会无聊,钟楼里面的各种物件琳琅满目,但都让他觉得索然无味,只有每天敲钟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有意义。但是他还是会忍不住他通过皇室派来的人打听外面的世界,通过他们的一点点描述这楼外发生的事件进行总结,品味,猜想。他越来越向往外面的世界,向往自由了————即使他深知这是罪。

清晨,当最后一缕钟声消逝在空气中,他松了一口气回到了屋里,正当他思考着昨天皇室派来的人给他讲的最近他们王国和邻国的战争时,钟楼的大门被敲响了。

在一个非规定时间敲响钟楼的大门,这是何等的罪过。但奈何门外的人敲门的声音是那么急切,他还是选择去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有着一双漂亮的祖母绿的眼睛,如果不是由于那个门口的男孩的衣服上面绣着王室徽章,他还以为是哪个乡下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门口的人很警惕,像是从来没有料想到他会开门。他们僵持在原地,莱看到少年直勾勾的看着他,愣了愣主动开口“进来吧。”

“谢谢您。”说着那个男孩儿缓缓的走进来。

“我叫莱,请问怎么称呼你。”

“杰。”他的话实在很少,看他愿意这样沉默,于是莱也就不再问了。

杰的心里其实非常好奇,为什么这个人要住在这样的塔楼里,为什么这个人的室内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为什么这个人的衣着是那么奇特,为什么这个人好像并不会和别人聊天,而且还要收留一个陌生的人。

当一天的时光过去之后,他撇到窗边到成群结队的白鸽飞回来时,他终于忍不住了,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莱的心里其实也好奇着同样的问题,于是两个少年在被落日的余晖充满的房间里聊了起来。

原来杰是战败的邻国逃难的王子,杰也知道了莱的遭遇。莱请求杰给他讲一讲外面的故事,杰讲述了他所有有趣的故事,从琐碎的小事到国家,大事从市民的生活到皇室的每一天,从平凡的日子到盛大的典礼,这些都是莱闻所未闻的,这让莱更加向往外面的生活,在结束的时候,他不禁发出了连连的赞叹。突然莱在陷入了回忆一般说到“我知道我一辈子出不去这座钟楼,我知道这样背弃了我的信仰,但我依旧向往外面的世界和自由。”杰转过头看向他,那双纯净的湖蓝色的双眸间此时充满了向往,落日的余晖洒进去,那双眼眸间像是充满了整个世界。那一刻杰甚至想要鼓励他一起趁战乱逃离,但是莱确叹着气摇了摇头。

外面的形势越来越紧张,两个国家的战争也到了白热化的境界,国王忽然下令,让皇室的大臣去钟塔找莱,想让他向神明祈愿保佑此次战争的胜利和凯旋。那天的阳光非常耀眼,殊不知这耀眼的阳光就要预示着夜晚血色的黄昏。

塔楼中两个少年的交谈声被皇室的人听到,现在不但确定了敌国的王子的去向,他们也认为莱和敌国的王子私通又有同样的罪孽。莱是背弃了信仰的恶魔他应该受到惩罚。

之后的故事不言而喻,皇室的大臣带着侍从破门而入,杰为了保护莱而自投罗网,杰相信莱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自由,所谓的信仰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一种无用的束缚。在被侍从拖走之前他向着莱用眼神做了暗号,他希望莱能趁着这个机会离开钟楼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

“莱,你不再是神的儿子,你背弃了信仰背叛了国家,你罪孽深重。”

“对,这的确是我的罪过,可是这样的罪过到底是否存在呢。敬爱的神明啊,我最后恳求再以神之子的名义向您请求,保佑王国的平安和昌盛。”

在场的人被他的一番话语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正当侍从们想要抓住他时,却发现莱已经一只脚跨出了塔楼的窗户。

深红色和橙色叠加在一起,浓重的晚霞映衬着莱那双澄澈的眸。那双湖蓝色的双眸眨了眨,然后像下了决心一样的闭上了。随后莱的身体向后倒去,倒进了无边的晚霞之中。光线把莱的五官勾勒得很温柔,他的嘴角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他不愿意也不能背叛信仰,但是却向往自由,那却被定义为一种罪恶。于是在无助和精神支柱的倒塌之下,结束生命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1 comment on “最终大作品 Faith.

  1. 山精-韧山精-韧

    直接展开情节夺好,让读者在情节中领悟发生了什么、将要发生什么,而不是作者一一去交代。
    这个故事本身具备了成为好故事的因素,可惜作者的交代太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