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大作品#终稿

华丽的美泉宫里人山人海。

金碧辉煌的陈设与绝美轮奂的壁画交相映衬,精致的雕塑像是凝视的众生,看遍了自古以来无数来此欣赏膜拜的人来人往。

一名游客看到陈列在茜茜与弗兰茨卧室中的一撮浅褐色的头发。这是当初弗兰茨在临死时握着的头发。他环顾着着华丽的房间,想起弗兰茨临终的最后一句话“茜茜,我的天使”,他无法体会到弗兰茨有多么的痛苦与孤独;明明是两个相爱的人,却被太多的东西隔在中间形成一堵无形的墙。

他们年少相识,彼此的爱恋使他们不顾婚约结合成了夫妻。草坪上的恋恋风尘、湖畔边的微风轻拂,他们曾在大婚时许下长厢厮守的诺言,他们曾约定去奥地利瓦切尔西斯伯爵的农场摘草莓,去埃布尔王子妻子的咖啡店,那里比邻海慈恩堡,特别适合赏玩……他们被世人传颂,殊不知宫廷繁琐的礼仪、婆媳间的闹剧、孩子的不幸离世使得茜茜病重缠身,逃离了这所宫殿,去世界各地旅游,抛下弗兰茨一人,最终被无政府主义者刺杀,让他们从此阴阳殊途,留下一生的遗憾。

这名游客看着茜茜的头发,脑海中浮现出她倾国倾城的容颜与身姿,如此美好的女孩,却落得如此下场,他的思绪不禁飘去了过往……

茜茜睁开眼睛,隐约觉得眼前的人莫名有些熟悉。脑袋因为高烧昏昏沉沉,视线也开始模糊,此刻的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茜茜看见母亲在自己面前一脸愁容。“亲爱的宝贝,你告诉母亲,海伦娜的脸是你毁容的吗?”

“母亲,我为何要伤害海伦娜?”卢多维卡公爵夫人看着女儿亮晶晶的眼睛,也开始疑惑。随后茜茜知道,这三日她昏睡时发生的事情,原来海伦娜三日前与自己在湖边诉说自己对弗兰茨的情意,被“自己”恼羞成怒毁了容,海伦娜在受伤时,失手把她退下了湖水。此刻海伦娜正在向国王陈情。

““弗兰茨来过了吗?”茜茜低着头,看着白玉般的指甲,闷闷的发问。母亲听到茜茜这么问,眼神躲闪起来。

“他很忙,在帮你解决海伦娜事情。你不要太担心。”茜茜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闷闷的耐受。

“母亲,我要去见国王,见姨母。”

“不可,茜茜,现在不能过去。”见到自己母亲拒绝了自己,茜茜直接抛出了房间,冲向了宫殿之内。好巧不巧,海伦娜正在哭诉。

“她偷了书信,知道了我喜欢弗兰茨王子,她想杀了我,国王陛下,她想杀了我。”

“不,陛下”茜茜疾步走入殿内,坚毅的目光毫不畏惧的看着国王和她的姨母,标准的行了皇室礼仪。姨母眼前一亮,但是又瞬间掩藏了下去。奈奈公主看到了茜茜,连忙说道。

“茜茜,你还在发烧怎么不去休息。你毁容海伦娜公主的事情还在等国王裁决,你还是去休息吧。”奈奈脸色有些不自然,看着茜茜坚定目光,有些躲闪。

“不,国王陛下,我也要陈情,我就问海伦娜三个问题。”索菲亚姨母在国王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国王点了点头,茜茜感激的看了一眼姨母。

“海伦娜我问你,你约我于湖边可是事实?”

“是”

“你几点钟去的湖边?”

“下午五点钟”

“茜茜落水被救是五点一刻钟,时间是符合的。”奈奈急冲冲的插了一句。

“好,就算是符合的,但是海伦娜与我详谈了她对弗兰茨王子的感情,一刻钟怕是说不完吧。这段时间还要包括我划伤你的脸,怎么可能呢?当时我记得海伦娜约我的是四点钟,也就是说我们有一个人说谎。”

“不,我没撒谎!”海伦娜看向奈奈公主,慌乱的否定。

“没人说你撒谎!”殿外的弗兰茨大步走了进来。

“尊敬的国王陛下,请容弗兰茨带证人陈词。”弗兰茨进来的时候,关切的看着茜茜,确定她安好以后,像国王行了礼。

“这是海伦娜的随从,她承认,海伦娜于三天邀请茜茜公主三点钟赴约湖边。并且把所谓的给我的情书藏到了茜茜的书柜。”弗兰茨一段话让海伦娜身子抖得更厉害。

“没有!我没有!王子殿下,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茜茜公主要杀了我要杀了我。”弗兰茨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疯掉的海伦娜。

“奈奈公主,你告诉我的,你告诉我弗兰茨王子喜欢我,不是你说的吗?”

“海伦娜已经疯了,国王陛下不如将她送回维也纳,也算是给了他们一分体面。”姨母看着国王,余光看了一眼奈奈公主,语气缓慢。

“送海伦娜回去,茜茜你们先起来吧。”弗兰茨扶着茜茜起来,温柔的替她抚平了裙角。

“你怎么来了。”茜茜有些赌气。

“你是我的妻子,我自然要来。”弗兰茨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大手附在她的腰肢上。茜茜瞬间感觉到了依靠。

“陛下,海伦娜一事还请陛下决断,茜茜还很虚弱,容弗兰茨送她回去。”得到准许,弗兰茨一个横抱,将娇小的茜茜抱在了怀里。转身之后,悄悄的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

落日余晖,扫去接连几日的疲惫,茜茜窝在弗兰茨的怀里,昏昏的睡了过去,像睡美人一般,满脸的幸福与安心……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该多好.”这名游客不禁流下了眼泪。

“我相信,也许在宇宙的另一端有着一个平行世界,那里的茜茜与弗兰茨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1 comment on “最终大作品#终稿

  1. 山精-韧山精-韧

    唔,这个游客视角添加得可有些尴尬……他是谁?他为什么感兴趣这些呢?
    我感觉如果对于爱情这么执着地发问,游客换个女性身份可能更符合我们通常认知。如果她是个正在和男朋友闹分手的年轻女孩,看到茜茜和弗兰克的遭遇一定会想很多吧,甚至可能去改变自己的一些想法做法。那么茜茜公主的故事才真正触动到了现世的人,对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