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三)——忏悔

一觉醒来感觉精神不错,咦,我怎么还在宾馆?我不是去秘密基地做实验然后回家了吗?这个基地好像不是我做实验的那个啊,不过房间还是挺精致的。哎,好饿啊,我应该去找点吃的。打开了门,发现后面是宾馆的那种走廊,很静谧,有几个房间,但是好像没有出口,奇怪。我只好去敲其他房间的门。
第一扇门开了,一对夫妻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问,你们知道餐厅在哪吗?他们摇摇头,说甚至不知道这里是哪,他们是来干嘛的。我进入他们的房间,各种装饰也跟我那个屋子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他们两个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再去第三个屋子,一位女士出来,不停的祷告说这不是绑架,我们听的一头雾水,只能跟他说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第四个门在我和女士聊天的时候自己开了,出来一个戴眼镜,胡子茂密的男士,吓我们一跳,后来发现他也被蒙在鼓里。我们五个人一起去最后一个房间,发现是一个餐厅,桌子上有晚饭,我们稀里哗啦吃完,就开始认识彼此。
“我是伊万,这是我的妻子索菲亚。”
“我是一个工程师,我叫阿列克谢,别看我戴眼镜,我还是很能干的。”
“我是一名医生阿芙罗拉。”
然后我说:“我叫玛丽亚,是个科学家。”
但是大家又突然说不出自己以前经历的事情了,难道集体失忆了?
大家又对最想了解的问题——“这是什么情况”展开了一番毫无结果的争论,接着就变成了互相怀疑,直到工程师让步提议去看看这个奇怪的地方。
所有房间都没有窗户,都是一样的巴洛克风格的,唯一格格不入的就是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电视机,但是都打不开,也许是个摆设?虽然没有窗户但是大家似乎都很清楚的知道时间。工程师尝试拿一些东西去把电视拿下来,但是发现这里的并没有合适的工具。
反正大家都困了,倒不如睡吧。。。
哎,怕不是干了什么事,这么累。

刚睡着没多一会,
“啊————啊————”
“索菲亚你怎么了?”
就把我吵醒了,我和阿列克谢,阿芙罗拉先后赶来,看见一个惊慌失色的伊万抱着浑身发抖眼里充满恐惧的索菲亚,而且她的身子真的在抖,抖的很厉害。发生什么了?
索菲亚颤颤颠颠的说“电——电视,有鬼!!”
害,原来是这回事,做了个噩梦而已,阿列克谢说。
“胡说!!!!”伊万嚷着,把大家吓了一个冷战,“她不会做这样的梦,一定是阿列克谢想要干坏事然后被发现了!这个家伙这副打扮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我一直在怀疑你!他还说什么自己很能干,确实啊,很能干。”
阿列克谢一脸震惊,“我还怀疑你呢!你离他最近,你凭什么污蔑我。”
“…………”
大家不欢而散,只有索菲亚还在那里念叨“电视里有鬼—有鬼。”
一群人憋个几小时就大惊小怪的,真是。

第二天醒来,嗯?明明没有向外通的门,桌上哪里来的早饭?还正好是5人份的。索菲亚经过一晚上,感觉好多了。
吃完饭大家又漫无目的的溜达,研究了每一角落,却毫无进展。
阿列克谢找到了一扇隐藏门!!就在他的房间的墙壁上。
伊万皱起了眉头,悄悄对索菲亚说,他是怎么知道的。
打开门,里面有一口华丽的棺材,和一个相机,索菲亚像昨晚那样又哆嗦着说“这就是昨晚的那个鬼!”
“这就是一个棺材而已啊”我们一起问。
伊万突然间意识到什么,对阿列克谢吼道:“你无可逃脱,棺材在你的屋子里?”
“我不知道。。。。棺材又有什么可怕的。”
伊万也缓过来,好像确实没什么,说“索菲亚去吃午饭吧”
索菲亚仍僵在那里,尝试去调取相机的回放,但是没有结果,只得放弃。
有这样大家在躲猫猫的佛系生活中度过一天。

第三天醒来,起床!今天心情不错,推开门??怎么阿芙罗拉躺在楼道里?快来人呐!竟然死了。。
阿列克谢说:“脖子被扭断了。我的天哪,太残忍了。”
我问:“她为什么起来啊?不过阿列克谢,你作为一个工程师,你怎么这么清楚,难道你是凶手?”
“我只是猜。。”
“少来,是不是你看我的索菲亚不行又去勾搭阿芙罗拉了?你真是个龌龊的东西。我早就怀疑你了。”
索菲亚看着尸体发呆。
大家再一次不欢而散,没多一会工程师又抱着个保龄球瓶大惊失色的来了,“这——这上面有——有——有血!”
大家都很震惊,保龄球怎么会扭断人的脖子??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席卷开来。我晃了晃保龄球瓶,倒是与普通的保龄球瓶没有什么异样。伊万瞪向阿列克谢,“说,你是怎么发现保龄球瓶的?”
“就在棺材里。”
“你是怎么想到去看棺材的??”
“我。。”
“好啊,就是你干的,我…”
“亲爱的伊万,别这样,大家都很害怕,算了昂。”
又是一天冷战。
睡觉前伊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嚷道:“索菲亚你是不是和阿列克谢好了然后劝我别伤害他?!你居然这样,我自己睡了。”
索菲亚一个人坐在餐厅里,非常委屈。

第四天早上,呼~无人死亡,太好了,伊万意识到昨天他是多么的无理,开始哄妻子。他为了发泄自己的妻子负罪感,他又开始“分析”道:“好啊,我昨天怀疑你,今天你果然不敢再放肆了,阿列克谢,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工程师再次一脸无辜。
“索菲亚、玛丽亚,咱们一起把他赶出去。”
我的天,伊万是怎么了?他怎么这么暴躁,我还是中立吧。
索菲亚:“我本不想伤害别人,但是为了你,我还是破坏一次规矩吧。”
阿列克谢极度绝望,喊了一句,我真的是无辜的!然后就自杀了。

哎,恐怖的一天。

索菲亚自己一个人在餐厅歇着,突然,她又叫起来,就像第一天晚上一样,然后丧尸般的走向棺材,躺了进去,我和伊万赶紧去打开棺材,结果原本一根手指能打开的棺材现在怎么也撬不动。
伊万几近崩溃,然后突然蹬向我,我退后一步,小声说:“你不会怀疑我吧。”“你说呢?我怀疑每一个人,竟然把你忘了!你真是一个阴险的人”
他捡起保龄球瓶,我赶快跑,结果他一扔,我就晕过去了。
再睁眼,怎么这是一个仙界的地方,前方有一个人,发现他竟然是我在圣经中读到的引渡人!他先说道:“玛丽亚,你作为耶稣的子弟,耶稣已经替人类接受惩罚,你可以升入天堂,与圣三一一起,成为乐园里的灵魂。”
“尊贵的引渡人,我像我生命最后几天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带你看看这个实验的全程。”
实验?
我原来就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科学家,你自愿参加实验并被抹去了记忆。全球超自然联盟为了保证人类在新的生活家园能够不被超自然物种影响所设立的真人实验,但是很遗憾,只有两个超自然物种(棺材和保龄球瓶)的影响下,你们只生活了4天不到,可是仅地球上就有几千个超自然物种,更何况还有scp基金会恶意创造的物种。
引渡人轻蔑的说到,“果然,人生而有罪,如此简单之考试都无法通过,只能让你们下辈子继续忏悔好了。”

作者的话:部分内容和灵感来自世界著名网络共笔怪谈系列————scp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读者如果有不明白之处,可以搜索scp基金会以了解超自然现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