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终稿《星·光》

从前,在一个平行世界里,有两个太阳的存在,它们发出的光都不强烈,但是如果一起努力发光的话,足矣照亮整个世界。当一个太阳没有了能量,开始变暗时,另外一个太阳就会拼劲地全力发光去照耀它,当它恢复时,又会在另一个太阳变得微弱时照亮它。就这样互相交替,互相照耀着,经过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有一天,一个太阳的光亮渐渐消失,无法再重新发光了,另外一个太阳拼命想要照耀这个世界,但这个世界永远少了一半的光芒,从此慢慢变暗,直到完全被黑暗埋没……

 

“我可以,选择另一种结局吗?”

 

繁星合上书,关上台灯,看着贴有星星夜灯的房顶发呆。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但是她就是无法入睡。走下床,拉开窗帘,她看到了这整个上海市的车水马龙,看到了闪闪烁烁的灯光,看了很久。

这是上海市还不错的一个学区房,旁边有一个算是市重点的高中,叫望水高中,一个年级大概有600个学生,考进年级的前50名,就有机会进入“985”的大学,而这周边,有繁华的商场与综合体,不远的地方还有公园和跑步道,而繁星从家坐公交车到学校也仅仅需要15分钟。

踩着上课铃从后门走进班里的角落,但好像并没有人发觉她,像往常一样地从书包中拿出课本、笔记本、笔袋,开始用无神的双眼望向黑板,托着腮,边喝豆浆,边记着笔记,“唉,这一章暑假都讲过了,怎么又讲一遍,真无聊”,繁星心里想,不知不觉中,视线又飘向了窗外的那棵粗壮的橡树和远处的高楼,在便签纸上描绘着今天的景色。“第二题是一道典型的例题,郑繁星,你来讲解一下这道题吧”。从想象中惊醒,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自己仍旧合着的课本,她涨红了脸。下课铃响后,她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向不远处的天台,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她。“郑繁星,刘老师找你,在办公室”,她的世界中瞬间被紧张充满了,她很疑惑,她明明每天上课都心不在焉,为什么偏偏今天被叫去办公室。“繁星呀,你看看这次小测的成绩,比上次又退步了,你本来就在这个班的中下游,这样下去,期末考试结束后你都有可能离开这个班呀,你的课堂状态需要调整了。”她点了点头,这同样的话不久之前刚从家长口中听到,但她并不在意。开学考的时候,因为超常发挥被分到了本来不属于她的实验班。她托着疲惫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坐在教室里又开始看着窗外发呆……

 

这里是上海的老城区,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老上海人,这里的建筑都比较低,但它们的平均年龄都比我们的爷爷奶奶要大。夕阳西下,有一个女孩从狭窄的楼道上走上来,礼貌地跟邻居们打着招呼,“张爷爷好,李奶奶好!”那几位老人也回应着:“微阳呀,今天放学这么早,哦对了,你爸爸最近怎么样?”女孩的眼神好像突然暗淡了,声音也压低了,说:“昨天刚从医院回来,但还是不停地喝酒,现在估计在家睡觉呢。”老人轻轻叹了口气,说:“好孩子,快上楼学习吧”。等铁质屋门关上后,那几位老人才慢慢讨论起来,“唉,微阳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她从这里长大的,既善良,又单纯,学习那是非常上进,但是就是中考失利没进好高中。这孩子的妈妈早出晚归地在一家医院当护士,她爸爸前几年酗酒,情绪不稳定,有时候还拿孩子出气。微阳那孩子好,特别孝顺,经常帮家里干活,但是你们想想,这么小一个孩子怎么扛得起一个家庭的重量……”

微阳坐在窗边,拿出干净的书本和已经有些泛黄的帆布笔袋,开始写作业了。在一间小小的屋中,一张用了许多年的深棕色木质书桌,几个小柜子和一张铁床,几乎构成了她这间屋中的所有家具,一面墙上张贴着的奖状,有些已经泛黄,但几乎把整这面墙都填满了,墙边整齐摆放着书和试卷,几乎全都是学习所用的。正在专心写作业的微阳并没有注意到父亲的到来,“邢微阳,那些没有用的书本子怎么还不扔掉,拿去卖废品买个菜就行了,别整天说自己学习学习,你觉得爸爸妈妈都没做到的事情你真的可能做到吗?”微阳没有说话,但手中的笔停下了,她说:“我还想再努力一次,完成这个您和妈妈都没完成的大学梦,如果还是不成功的话,我就趁早去打工赚钱。”她的父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微阳回过头,那张作业纸早已被墨水染成了一片黑色。

 

夏日的晚风吹动着窗边的淡粉色风铃,窗下的深棕色桌子上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声音从不消逝。蓝色的海水涌起滚滚浪花,外滩上灯红酒绿的餐厅正在积极地招揽客户,一个慢悠悠的脚步在那条街上走了很久。

 

又是一个往常的周一,繁星走过校门口的时候突然被保安叫住了:“同学,你是高一二班的吗?”繁星点了点头,“我是”。那保安从书桌上拿出了一封信,这是你们班的信,给你吧。繁星打量着这封信,普通的深棕色信封,已经有些褶皱了,上面写着“望水高中高一二班 收”,繁星边走边拆,那张泛黄的信纸上用工整的钢笔字写着:

“拿到这封信的人,你好呀!我是来自希源高中高一二班的一名同学。希望看到这封信的你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顺利,越来越好”

繁星有点疑惑,希源高中,她好像在中考是有所耳闻,是一所一般的区重点学校,那里的学生并没有什么机会进入自己老师整日挂在嘴边的“985”大学,而让她更疑惑的是,一个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为何开始问候自己,她继续向下看: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你可能会很疑惑,但如果你还好奇的话可以继续向下读。我从小在你可能看不上的学校里长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管我多努力,在关键时刻总是发挥不了作用。中考之前,班主任告诉我我要是保持现在这个状态和成绩完全可以进入望水高中,我当时特别开心,因为我知道这是市重点的学校,是我目之所及但是好像总是远在天边的地方。好像这15年来我一直是孤独的,不管到了怎样的环境都没有朋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我的性格真的找不到朋友呢?所以,我从小只能以学习为伴。每当下课铃响时,那些女孩都三三两两地出去遛弯,男生也勾肩搭背地出去打球,教室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在闷头学习,每当我走出教室通过天台看到那些有朋友的人时,我都发自内心地羡慕,你可能是一个朋友很多的人,可能理解不了我的感受吧。但是不管我多么努力学习,平时的考试中考过多少次第一名,最后的结果总是那么不尽人意,从小升初的入学考试,再到中考,我感觉我一直不是一个幸运的人。从大概幼儿园开始,老师就会问我们以后长大了要做什么,小朋友们说什么的都有,老师,消防员,机长,警察,宇航员,作家,但是问题抛到了我这里我就是给不出答案,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我长大之后要投身于什么,这个最简单的问题对我来说好像就是最困难的。不经意间就说了这么多,如果正在看信的你有什么话想说的话,就把你的信放在希望路路牌前的那棵橡树的树洞里,我会看到的,如果你并没有什么话想说,那就忽略这句话好了,如果因为这封信耽搁了你的时间,很抱歉。但还是祝你万事顺遂。”

不知不觉中繁星已经走到了校门口,但此时老师早已经开始讲课了。她匆匆忙忙地装起了这封信,从后门溜进班,但不巧的是,老师刚好看到了她。下课铃响,站了一节课的繁星早已腿脚酸麻。她靠在椅背上望着窗边,又看到了那棵橡树,但这一次这棵树尤其引起她的注意。对于繁星来说,刚刚那封突如其来的信的主人与繁星出奇地相似,她们都被孤单感包围着。

在秋风吹动的窗边,留下了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作响。

 

从这一天开始,每天清晨天刚亮时,那棵粗壮的橡树下都会出现一个勤恳的身影。她总是翘起脚尖,看看这个树洞里有没有新的东西,但每一次都是失望而返。又是一个崭新的周一,天还没亮,老城区的爷爷奶奶们准备去市场抢购新鲜蔬菜了,微阳照旧步履匆匆地从楼梯上小跑下来,迎着朝阳的脸泛着红晕的光。当她路过那个路口时,她似乎迟疑了很久,但是她低头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还早,就又走上了去往橡树的那条胡同,她想:如果这次还是没有的话,我就放弃这个念头。当她走近的时候,她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她很是欣喜,又有点紧张。再次翘起脚尖,闭上双眼,屏住呼吸,伸出手去拿,但这一次,她摸到了一封信!她睁开眼,一封白色信封包裹的信就在她的手中,她迫不及待地拆开来读:

“拿到这封信的人,你好呀!我是来自望水高中高一二班的一名同学。希望看到这封信的你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顺利,越来越好,想必你等这封信已经很久了吧。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带给我了很多感触,这15年来,我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发现这样一个与我有这么多共同点的人。我和你一样,一直是一个很孤独的人,从来都没有一个朋友可以与我相伴而行,每到一个新的环境中我也没办法很快地融入。开学第一天大家是那样的陌生,但开学不久之后都逐渐拥有了自己的伙伴,而我仍旧是孤身一人。每当我去人潮汹涌的食堂吃饭时,那些三三两两的结伴经常让我喘不过气来,好像总是有一种从天而降的压力向我袭来一样,于是开学一个月之后,我就再也不去食堂吃午饭了,我特别理解你的感受,我也羡慕那些有朋友的人,但是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找不到朋友呢?正在看信的你应该跟我有同样的问题吧,希望我们可以一起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随时来信的。祝所有事一切顺利!”

不知不觉中,微阳已经在那棵橡树下站了二十分钟了,她不断的回味这封来之不易的信,想象着写这封信的人是一个什么样子。她再次低头看手表时,已经6:55分了,距离到校时间只剩下了5分钟。微阳攥紧那封信,迈开双腿狂奔起来,但当她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地冲进教室时,老师早已经开始讲课了,而班级里的同学都愣住了,仿佛在说“难道像邢微阳这样的好学生也会迟到”一样。她满脸通红地低下头,轻轻地喊了一句“报告”,回到座位上开始上课了,但是她的内心中却久久不能平息,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在她的心头荡漾。

 

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繁星又在对着窗外无精打采地发呆了,她凝视着那棵橡树,眺望着远处在天气晴朗时能看到的希源高中的塔楼,想象着写那封信的人是一个什么样子。繁星在无聊的时候经常在思考一些看似荒唐的问题,例如,那是一个男生还是女生,她的第六感告诉她那是一位女生,但她又不肯确定。如果是女生的话,她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梳着什么发型,长得漂亮吗?如果是男生的话,他有多高,喜不喜欢打篮球……?平常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她,好像对这个人格外感兴趣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繁星这看似平凡的生活也开始悄悄改变了,她每天早上上学之前都要先去橡树下站一会,看看有没有人来这里送信,虽然每次都是失望而返,但至少她不是每天卡着点进校门了,每天也会早到教室十分钟,这一点让旁边的同桌都很惊讶。从一封封来信中,繁星知道了对方是一个学习上进的人,她也在课堂上收回了部分心思,也不会一直望着窗外发呆了。甚至她每天早上照镜子时,都会觉得自己比前一天要好看一点点。

 

又是一个夕阳西下的周五,窗边的风铃下坐着一个若有所思的背影,她的手中紧紧地攥着那鼓鼓的十来封信,眼泪从眼角滑落。她拿起笔,再次写到:

我熟悉又陌生的人,你好。当你看到这里时,可能是我的最后一次来信了。不知不觉中咱们互相来信已经经过了一个春夏秋冬,我感受到了你的改变,从各个方面,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似乎刚开始的时候,你是一个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的人,但是时间流逝,季节更替,你发现自己对画画格外喜欢,并且已经加入学校的插画社团了吧,你每天早上也不卡点到校了,而且很高兴的是你在这学期也成功留在了实验班,我由衷为你感到高兴,就像看到家门口的一株小草渐渐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越来越茂盛了一样。我感觉你的生活中处处都是美好,你也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但是这一年我好像还是原地不动一样停留在这里。可能,我全力以赴的终点,还不如你的起点吧……但是你不要担心,也不要自责,不是我不喜欢你了,只是我觉得自己,可能不配做你的朋友了,但也希望看到这封信的你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顺利,越来越好!希源高中 高二二班 邢微阳”

 

一颗豆大的泪珠落在了刚画好的橡树上,晕染了天空的颜色。繁星望向窗外,今天的天空是淡蓝色的,但是云很多,太阳光不容易透下来。她走到天台上,想看看希源高中的那座塔楼,但今天那个方向上只是一片白雾。繁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她最在乎的人突然就离开了。记得开始时,微阳就像一束光,点亮了繁星心中暗淡的地方,就当她开始慢慢变好时,那束光突然就消失了。繁星还有很多话想说,尤其是,还没来得及说感谢,或者说,还没来得及用自己不多的光芒去点亮她。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再次作响,

亲爱的微阳,你好。虽然不曾见过你,但几乎了解你的全部了,一开始我真的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外部条件下你都可以保持这样的乐观。你就像你的名字一样,是一个耀眼无比的太阳。你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各个方面都是,你的乐观开朗与上进的态度十足地感染了我,我觉得这也是让我变得更好的源头吧,如果没有你,我不可能变成现在的自己,一个更优秀的自己。’谢谢’这两个字我可能还没有对你说过,但是这也是这一年来我最想对你说的话。可能只是在现在的这个时间点,你还没有发现自己喜欢的事而已,但是时间还长,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价值的,你一定要相信这一点,好吗?很多年来,我最苦恼的事就是没有朋友,但是一年之后的现在,当我再回想这个问题时,我发现我心中已经有了不同的答案,我现在拥有了一份我这十六年来最珍惜的友谊,就是你。多谢你如此耀眼,做过我平淡岁月里最闪耀的星辰。希望看到这封信的你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顺利,越来越好!望水高中 高二二班 郑繁星”

 

希望路前的那棵橡树前,很久没有那两个勤恳的身影出现了,树洞里那封白色信封的信也已经放了很久。但是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路口,轻叹一口气就转身离开了。但一周之后,当那个身影再次到来时,她惊喜地发现,那封信已经被拿走了,但是从那以后这里再也没有出现深棕色的信封了。

 

再次坐在课桌前的繁星再也没有听课的兴致,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叫“邢微阳”的人和那棵橡树,她决定今天下午放学之后就去寻找微阳。“5、4、3、2、1,下课!”繁星在心中默数着,下课铃一响,她就冲出了教室。她背着书包一路狂奔到了那棵橡树下,但它还是像以前一样,树洞里面空空如也,她又沿着小胡同奔向希源高中,突然之间,她听到了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到了一个淡粉色的风铃,感叹过这个美妙的声音,就继续前进了。但当她气喘吁吁地到达了那个印有“希源高中”四个字的铁门前时,大门紧闭,这早已过了放学的时间。怀着满心失望的繁星慢慢悠悠地走向江边,那是微阳在信中说过的地方,她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时就回去江边散步,对着长江水把烦恼通通都说出来,就会好很多,繁星也想去试一试。

 

走到江边,站在栏杆边,繁星看到来来往往的船只,还有那些正在叫卖的灯红酒绿的餐厅。她低下头,看到那泛着微光的滚滚长江水,开始大声说道:“我最珍贵的友谊就在上周丢失了,怎么找也找不回来了,但是我特别想让她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可以吗!”她松了一口气,好像这样说完真的好了很多。她沿着江边继续走,看到了前方有一个推着三轮车的商贩,那商贩对她说:“小姑娘,这是许愿风铃,把它挂在窗边就可以使你的愿望都实现哦,快买一个吧!”繁星没有说话,拿起了一个淡粉色风铃,轻轻摇晃了一下,那个声音与刚刚在胡同里听到的一模一样,“我要这个吧”,繁星付了钱,继续向前走去。她拿起这个风铃,再次对着长江,用更大的声音喊道:“我最珍贵的友谊就在上周丢失了,怎么找也找不回来了,但是我特别想让她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可以吗!”但是这句话并没有回音,只留下了江水拍打岸边的声音。

 

“微阳你又来了呀!”“爷爷好呀,今天放学早来这散步。咦?和我那个一样的风铃呢?”“你说那个淡粉色的?你说巧不巧,那个风铃刚刚被一个女孩买走了。”微阳淡淡一笑,继续向前走去。

 

一个熟悉的声音将微阳从自己的思绪里带出,她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不错,就是我那个风铃的声音!她抬起头向前看,一个穿着望水高中校服的女生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那女孩手里拿着的就是那个与她一样的粉色风铃。这时,那女孩也抬起了头,看到了一个穿着希源高中校服的女孩,同样的惊讶在她们两个人的脸上展现,“繁星!”“微阳!”她们几乎同时喊出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又几乎同时愣了一下,猛地点起了头。

 

她们肩并肩走到江边,看着远处好像不再那么遥远的高楼,那些饭店依旧灯红酒绿,那些人群依然来去匆匆,但这些对于她们两个人都不再重要了。远处放起了烟花,一粒粒“金砂”喷涌而出,在空中闪烁着,又像花瓣一样纷纷飘落。繁星大声说:“你看,每一束火花在空中绽放的那一刹那都会找到自己的方向,它在空中就沿着这个方向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你也是一样的,只是现在还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但当你真正投入地进行每一个重要的事时,自然就会发现自己最喜欢什么,现在,只是时机未到。”微阳转过头,点了点头,那一刻,繁星看到了她眼里,有光。

 

书翻到了最后一页:但奇迹发生了,在不久之后,那个失去光亮的太阳又一点点地恢复了自己的光芒,在另一个太阳的光亮也在慢慢消失时,它又重新被点亮了,不久之后,这个世界又恢复了明亮,只是,比从前更亮了。

窗边的风铃又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兜兜转转,还会回到原点。这一生该遇见的人,终究会遇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