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世界(终稿)

她叫张彤。

她有着有趣的灵魂。

欢迎光临,小世界。

在张彤生命里的第18年里,舞蹈和他便是全部,至少在秋天前是这样的……

张彤没告诉过身边为数不多的朋友,甚至有一段时间里,她连自己也没有告诉,就悄悄地喜欢上了他。张彤是一个艺考生,因为漂亮好看所以选择喜欢上了舞蹈,她曾把舞蹈一心一意地安排成了自己生活生命的全部意义。但高二的那年夏天开始,她遇到了他。除了每天对于舞蹈的努力外,对于他,张彤也在默默的加油。

说到他,张彤有很多很多可以对自己说的,他在自己眼中怎样好看,他怎样会画画,他怎样可以和自己一起艺考到一所学校,他怎样看待自己等等。在张彤的脑海中浮现、幻想过太多次自己与他偶像剧般的相遇相识相知,他似乎就是张彤单一生活幕后的一道光,张彤一边认真生活一边也同样认真地追寻着这道光。她不喜欢自己的高中校舍,很老旧的感觉,但唯独绘画的专业教室和舞蹈的教室安排在一起,是她觉得学校做的唯一明智的选择。她每天上下学的时候都可以有机会碰到他,总会有机会悄悄地瞟到他,便暗自窃喜。张彤每次都会假装不经意的从他身旁路过,好像浓缩在不经意间的是饱有甜味的复杂感情,但那不过也只是最简单的青春美好罢了。

张彤从不喜欢秋天的干燥,但唯独喜欢今年秋天命运般的温柔。

她从未这样期待过秋天,秋天到了隔壁的美术生们就会有机会拿着画板到她们教室的窗户边取银杏的景。等下,我好像需要做好一点,我得把动作做得更好看一点,对对,没错,我需要赶紧抓紧时间了,我得换一双新的舞蹈鞋,我需要做得完美一点儿,这样他没准儿就会看到我,嗯,但其实他如果太认真画画也没有关系,没准老师会表扬我,起码他可以多听见几遍我的名字嘛。哦,天呐,我最近好像腿有点儿硬了,得压腿,还有我得找时间让老师看一下我的动作,我不能哈腰,我不能……我得……

几乎从那年盛夏开始,张彤就一直泡在舞蹈教室里,她准备好了迎接秋天的新舞鞋,她收敛好了自己无处安放的心情,一切都好了,静等叶落秋来。

之后不久银杏黄了。

张彤盛了一整个盛夏的期待随秋天的金黄漫天散开,耳旁唯有铅笔划过画纸的沙沙声和阵阵徐来的秋风声。一切青春的浅粉色,在安静中悄然沁开。音乐渐渐淡漠在寂静中,舞姿悠悠缓缓的停住,张彤嘴角微微浅笑,探着脑袋等待着由远处窗边传来的那个目光,期待着老师将自己的名字随表扬的话一起念出来,她屏住呼吸,笃定着一切她的设想将会如约而至。老师说:“很好啊,大家跳得都很棒!”张彤默默点头。老师抿着嘴笑着又说:“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其实秋天可以少吃点儿了,看张彤比原来可胖了,还挺明显的。”张彤一震,再一震,下意识的逃避目光,慌张无措,整个世界像是在那一刻走到了尽头,那一刻天昏地暗。张彤想到了开头但这个突如其来的结尾让她措手不及。我胖了?胖得很明显?完了……她心虚地迅速往窗边看,眯着眼睛确定他是否有在听。张彤目光还没有落到窗边就被一阵笑声挡了回去。她马上回头假装憨憨地笑着,假装这是一个可以一笔带过的玩笑。她手心开始微微冒汗,脖子开始变得僵硬,她不敢回头看,她甚至余光都不敢落在窗边的那个角落。她怕他们笑,更怕他。

“刚才那个跳舞的女生确实挺胖的,她跳舞可以跳起来吗?我都没仔细看。”

他说:“确实挺胖的。”

确 实 挺 胖 的!

张彤下了课冲到了没人的地方,拿起手机,仔仔细细地审视着自己的脸。她使劲地捏了一下挂在脸颊上的肉,责怪着老师也同样狠狠的狠狠的责怪着面前胖的被他笑话的自己。从那一刻,老师说出这一句话起,张彤就一直在逃避,起初逃避的是他,再到后来甚至在逃避自己。熬到放学,她本应该阳光开朗的为了他,从隔壁的绘画教室不经意的假装路过,但此刻她只是想逃。焦虑,关于现在的他的,自责,关于过去的自己的。她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仅有的空间都被充斥着老师的那句话,每一根神经都在拼命地、不断地运输着“胖了”这个令她厌恶、时刻警醒的信息,每一个细胞都叫她远离他。

接着的一天下午,张彤在放学的路上看到了他,和,他身边的另一个女生。这个女孩子和她完全不一样,女孩子瘦高的身材走在他身旁别样的舒适。张彤吸了一口气,呆在了原地,眼神飘忽,手足无措。她迅速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找到他,打开他的朋友圈……看到了原本的“仅三天可见”变成了“❤”……张彤慌了,像失去一切了一样,盲目的不知要去向何处。

为了他,她奋不顾身的闯入了小世界中。

张彤急迫地怀揣着很多很多条关于减肥的要领推门闯进了小世界中,这个世界一切由一块儿黑色的幕布所蒙蔽,在这里无人能发现小世界外的大世界,也似乎没有人真正停下来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来?以及,什么时候走?在小世界的第一天,像所有人一样,张彤斗志昂扬,她为自己设定了90斤的目标,然后同样的步骤下定决心。通过总结,她决定采取一个最有效最快捷的减肥方式,首先就是不吃不喝,然后每天运动5个小时。第一天超额完成,第二天艰难完成……

在大世界中,一切还正常的运转着。

在深色反光的玻璃面前,张彤看到了一个女孩儿,她发觉自己是第一次这么这么仔细的看她,从头发开始,慢慢地慢慢地下移到小腿。客观的来说面前的姑娘不算难看,但似乎并不是张彤喜欢的样子,她也感肯定这也不是他喜欢的。张彤扭头整理了自己被风吹成八字的刘海儿,刻意的从马尾辫中拽出几撮头发,长长地挂在耳朵的两边,她拿下眼镜,按了按不高的鼻梁,眨眨眼睛,对,微笑,不行,太做作了,再乐的大一点,对,这才可以着人喜欢啊,嗯,其实这可能也挺可爱的吧?……哦,等下,等下,她又笑了一下,因为这个笑容太大了,不仅露出了十六七个牙齿,同样还挤出了一层双下巴,她捏了捏脖子上的肉,又拍了拍肚子,迅速的扫了一下小腿。她不喜欢自己的样子。她用拳头锤了一下自己的头,必须要减肥成功,必须!他就在不远处,身旁似乎没有那个女生。

小世界中不易的挣扎,在大世界中无魂的鬼混。

来到小世界不久出现的第一个问题,她不会坚持。她真的太饿了,她真的太累了,虽时时刻刻小世界都在提醒她90斤的目标和身上还没有减下去的肥肉,但时时刻刻她也想好了千百条应对的理由,好让她多吃一口,再吃一次。太累了,看着都累。大世界中学校旁边就有两家便利店,往回走一点,在第一个路口转弯就有另一家,白玉卷、雪媚娘、奶油蛋糕、巧克力、薯片、饮料、炸鸡……她等不了了,携带着小世界的外壳颤抖着推开了便利店的门。她拿了那个货架上所有有关巧克力和奶油的东西,几分钟后一切下肚。她吸了吸气,拍了拍肚子。接着小世界开始鸣警铃,张彤忽的直起身板儿,她惊醒,迅速的捋平桌上大大小小的包装袋,计算着能量、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的含量。她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用尽一切的力量,小心翼翼,谨小慎微的让自己达成目标,仅这几分钟,一切将从头开始。她探向窗外,发现了他瘦高瘦高的背影。

随暖色调的秋天离开,张彤的世界一边是暗淡无光的崩溃与自责,另一边是逐渐变灰变白的冬天。

她终于倒下了,舞蹈课上,心跳不规律的加快,最简单的踢腿都足可以让张彤气喘吁吁,脸色惨白。她本不在意这些身体上的细微变化,直到,眼前发黑,慢慢的黑色充斥了她视野里的一切,一切都慢慢的消失,她猛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接着她感觉到嘴里被人塞了一块儿葡萄味的糖,沁入舌尖的香甜,瞬间扩散,她咬住嘴唇,企图抓住多天以来的唯一美好。但大脑本能的作出反应,叫她把糖又吐了出来。

她什么都不能做,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忍着。

在小世界中,张彤太无助了,她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循环往复的瘦了胖,胖了只能接着付出自己的将尽一切,瘦下来。无助,没有人来帮助她,没有人能感同身受,小世界中虽挤满了同行的人,但最后剩下的只有自己。张彤付出了太多了,慢慢的变得涣散,慢慢的失去了身边不多的朋友,慢慢的她的世界只有幻想和她只身一人。

一切都太黑暗了,春天能不能快一点来。

被困在小世界的第43天,一切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张彤还是什么都没有丢下,自己的体重,自己一直的焦虑、自责、不安,只是她忘了43天前的那个快乐、无忧、开朗、热情甚至有时候有点憨的自己了。此时的一切都按部就班的阴冷、灰暗。

张彤这一天同之前的43天一样,懒懒散散,无精打采的坐在角落里,习惯性的透过门缝往隔壁看去。手机震了一下,划开屏幕

他说:“今天你的发型很好看。”

张彤呆住了,她震惊了,她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今” “天” “你” “的” “发” “型” “很” “好” “看”。

张彤的手微微颤抖,这是她在四十多天以来第一次笑,她太激动了,蹦了起来,发了疯一样的在空无一人的舞蹈教室里跳来跳去。她咧着嘴躺在地上,忧郁在那一刻爆破,取而代之的是久久的久久的喜悦和说不上来的狂喜。她想了又想,钻出了小世界,淡定的淡定的强忍激动的,假装正经的回复了一句

“真的吗?谢了!🐷”

“🐷”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