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

一间屋子里有一盆绿色植物。它有着美丽的叶片和柔软的枝条,它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花盆。它每天都在专心地享受着生为一棵植物的安逸宁静的生活。

阳光每天都从固定的方向斜着照射下来。植物就立在那里,让阳光洒在自己身上。它感受着阳光在它的叶片和枝条上轻轻地抚摸的感觉,感受着阳光的温度。它挺喜欢这样的,静静地立着,什么都不做。

“阳光,明亮又温暖。”植物这样想着,伸了个懒腰,枝条随之又变长了一分。植物喜欢阳光,它觉得阳光就像是妈妈一样。每次在它享受阳光的时候,它都会感觉阳光是在说话,好像在用温柔的语调轻轻地说:“来吧,来吧,朝着这儿来吧孩子,你的枝条和叶片会越长越漂亮的。”

植物并不孤独,它有两个伙伴,其中一个是水杯。水杯每天都会来拜访植物。植物觉得水杯是个很热情的家伙。水杯每次来拜访它,都会拨开几片叶子,来到植物的枝条之间,然后为植物献上一些水,接着很快就走了。水杯走后,植物很快感到自己的根部周围充满了水分,它将那水吸到自己身体里,让它顺着茎输送到植物体各处。它感受着水分在自己的植物体中流淌,它舒服极了。它的叶片好像也变得更漂亮了。虽然每天见面的时间都很短暂,但水杯每天与植物的亲密接触以及它送给植物的礼物,水,都让植物很感动。植物的每一天都是宁静又惬意的,植物的心情也是如此,只有水杯来拜访植物的时候,植物会觉得兴奋。植物把水杯当作自己的好朋友。

另一个伙伴比较奇怪。它在植物的花盆下面,植物没有见过它,不知道它是谁,也不知道它长什么样。但植物直到它也是个好人。每天植物都会先听到“嘀,嘀,嘀……”几声,接着就是持续几分钟的,连盆带植物的,剧烈的摇晃。植物能感觉到,在这剧烈的摇晃之下,空气穿过土壤的缝隙来到它的根部周围。植物这时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大口呼吸空气,我是说用它的根。多亏了这位帮忙松土的不知名的朋友,植物的根长得更旺盛了。

植物静静地立着。它想到了水杯,水杯那样的热情,每天都来拜访它,还给它送礼物,是个好人。这时,植物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去拜访那位给它松土的朋友。那位朋友是个好人,植物觉得自己应当向它表示感谢。它没有什么礼物可以送,但那位朋友就在花盆的下面,它应该可以去拜访一下他。

植物让一根柔软的纸条向一侧弯曲,软趴趴地歪在那里,与其他的立着的枝条在一起看起来很不和谐。阳光轻轻抚摸植物的叶片,她在说:“孩子,孩子,来,朝着我这边长。这样才能长出漂亮的枝条叶片。”阳光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植物向着她照进来的方向长。植物听了这话觉得无所谓,就一根枝条而已,没有什么关系。于是它让自己的那根纸条继续向下弯曲。朝着花盆底下生长。

很多天后,那根枝条很快就要到那位松土的朋友那里了。植物激动极了,它从没有这样激动过,从没有。它又从土壤中吸收了好多水,灌输到那根枝条中去。那根枝条很快又变长了一分。

“咔嚓!”

那根枝条突然间断成两截。植物仔细一看,是一把剪刀把它剪短了。植物现在非常愤怒,它刚才差一点就能看到那位朋友了,就差一点了!植物也是第一次这样的愤怒。那位朋友那样的热心,它应当去感谢他,它应当用它美丽的叶片好好地摸一摸他,就像水杯那样。可是那把无情的剪刀,残忍地将它的枝条一分为二,断绝了它与朋友的接触。植物于是将那把剪刀视为仇人。

阳光又从之前的方向照了过来,像之前一样抚摸着植物,它断掉的枝条也开始恢复生长。“来吧,朝我这边生长,就算是断掉的枝条也能长出最漂亮的叶子。”此时的植物心中满是愤怒,早已将这话抛在脑后。它贪婪地吸收着阳光中的能量,水杯赠与它的水,和空气,很快它的那根枝条就恢复了。

后来植物又试着去拜访那位朋友,但无一例外它弯下去的那根枝条都被剪断了。在这之间植物有时也会放弃拜访朋友的想法,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植物就又会想要再试一试。

有一次它又悄悄地伸出一根枝条,让它软皮皮地搭在花盆边上,然后向花盆的下方慢慢生长。这一次,那枝条碰到了花盆底端,碰到了那位朋友。没错,植物它成功了,剪刀没有来。

植物简直激动地想要从花盆里跳出来紧紧抱住这位朋友。那么它的朋友究竟长什么样呢?它一看,他看起来是个大家伙,它有着白色的光滑塑料外壳,以及……从目前这个位置只能看到塑料外壳。

植物的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安,这一丝不安将它无比激动的心情转变为烦躁。温暖的阳光像平时一样照在它的身上,这份温暖变成了燥热。阳光又开口说话了:

“孩子……”

植物没听见这话,它现在只想见那位朋友。它很烦躁。

“来我这边,孩子……”阳光继续不紧不慢地说。

植物抑制不住自己的烦躁。它开始让自己所有的枝条都向下方疯狂地生长。

“朝这边……”阳光的语气依旧温和。

植物奋力地将土壤中所有的水都吸干,贪婪地获取阳光中用不完的能量,让自己的枝条飞速地向下方生长。

“……你才能拥有漂亮的枝条和叶片。”

此时,植物的枝条全部都软软地吊在花盆边上,经过它的努力,它终于看到了那位朋友的真面貌。再白色的塑料外壳上,有一个圆形的玻璃门,玻璃门里面是黑漆漆的一片。植物还是不知道它是什么。但这没关系,它想上去用自己的叶片摸一摸他。可是它发现,自己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土壤中的水分也早已被它吸干了。水杯今天还没有来拜访它呢。植物开始期待水杯的到来。

可是水杯没有来。第二天也没有来。另外,松土的朋友也没再给植物松土,剪刀也没再剪掉植物的枝条。

植物的世界中所有的它所认为的朋友和仇人都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植物只能在那里吊着。它现在又渴又累,它的枝条不再柔软,而是变得干枯。它的叶片不再美丽,而是变得焦黑,在脱落。它看着落在地上的枯萎的叶子,越来越多,宣告着它的生命即将结束,化为尘土,回归自然。想到这里,它感觉自己变得更加干枯了。

阳光像往日一样斜着照了过来,还是那样的温暖,明亮。“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享受阳光了。”植物想。

阳光又在说话了,依旧是那像温柔的母亲一样的语气:“孩子啊,”那语气中没有丝毫嘲讽或是怜悯的意味,只有一如既往的温柔,“朝我这边来,你还能像之前一样拥有美丽的枝叶。”

植物心中百感交集,静静地享受这份温暖与光明。

“作为植物,还是像这样安静地享受阳光,什么都不想才好呢。”植物想,“如果我能活下来的话,我一定要这样安逸地度过余生。”

在阳光下,植物的叶片又开始焕发了一点生机。

这时,一双手伸了过来,植物一下子被连盆带身子拎了起来。

“嚯!怎么没去几天,就长成这个样儿,叶子全都耷拉着,还挡住洗衣机的门了。诶呦,这还掉了一地都是!估计活不了了,扔了吧。”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