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だ見ぬ明日に——大作品终稿

 

·建议配合bgm 未だ見ぬ明日に 一起食用

 

1.

“要分别了啊……”

 

叶眠趴在桌子上,胳膊有些麻,但她并不打算改变这个姿势。风从物理教室打开的窗户送进来,潮湿地粘在皮肤上,无法带来丝毫凉意。

周梦君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上,随意摆弄着手里的导线,缠在手指上紧的有些痛。今天是初三的毕业典礼,周梦君本已经放假,但却还是执意选择在这一天来到学校,在空无一人的物理教室等叶眠。

“确实……你不留在附中了吗?”

叶眠再一次沉默了,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心脏像一颗柠檬被锋利的刀剑切开,明亮的酸涩感蔓延在空气的尘埃中。余光里她看到周梦君淡黄色的发卡,上面有只可爱的狐狸,是女生前些天新换的。

她忍不住抿嘴笑,在这种年纪还执着于卡通动物的人大概除了周梦君外没有了。抬手去揉了揉对方乱蓬蓬的头发,换来一个有些迷茫的眼神,又让叶眠的笑挂上酸楚,此刻的心情就像糖渍柠檬一样。

叶眠点点头,声音不大却无比坚定:

“嗯。”

 

 

2.

物理一向是叶眠最不擅长的学科。每次老师在黑板上画的奇怪演示图时,她便低头从书包里抽出昨天新买的漫画看。靠窗倒数第二个,漫画里主角的位置,却是现实中最不引人注目的位置。她心安理得地在虚幻的异世界遨游,丝毫不去看理会牛顿究竟又做了什么样的推导。

但实验课叶眠坐在第一排。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老师认为她物理学的不太好,应该坐的靠前一些方便近距离看老师的演示实验。叶眠虽然不喜欢物理,但也算是标准的好学生,只得苦笑着向老师违心地道谢,然后抱着课本坐到第一排的圆凳上。

物理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聊,即使坐在第一排也不会改变这个事实。叶眠百无聊赖地转着笔杆,思考着下节课以什么理由坐到靠后一点的位置。她想得出神,指尖一滑,签字笔脱离手指,在实验室的绿色胶皮桌布上划出一道歪歪扭扭的黑色曲线。

后来叶眠无数次感谢自己转笔的习惯,如果不是那道黑色的曲线刚好划过周梦君在桌布上的留言,她们大概到现在也只是一栋教学楼里眼熟的陌生人。

只是当时的她并未意识到自己未来的人生会和这条曲线惊人重合,她只是不以为意地伸长胳膊把笔捡了回来。视线偶然扫过桌布上留下痕迹的地方,在杂乱的黑字中有有一行用签字笔特意描粗的字迹「少年行想去西安的小伙伴可以找我TT」,后面是连着的一串微信号。

叶眠彼时才想起来初中部一年一度的少年行又要开始了。前些日子朋友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海南,她想了想学姐说过去后回来晒得像个土著一样,摇了摇头说是再想想。

看着桌面上清秀的字体和那个略显可爱的“TT”表情,叶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那串微信号记在了物理书的页脚上。哪怕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相信一个陌生同学。

 

“没想到真的会有人会来陪我。我只是随便一写……”坐在去往西安的火车上,周梦君低着头小声说。她从书包里翻出一袋奥利奥,拆开袋子,朝叶眠的方向推了推。

“我也是一时兴起啦。”叶眠在对方略显期待的眼神下拿了一块奥利奥,赶忙补充道,“当然,我本来就很想去西安的。”

周梦君的嘴角轻轻上扬了些,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叶眠不知该继续说些什么,便用笑代替了回应。

事实上,当天晚上叶眠怀着忐忑的心情将那串微信号输入手机中,点下“确认发送好友申请”时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会不会对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会不会其实那其实是好几年前学姐留下的字,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搞的恶作剧……白天「和陌生同学一起去西安太帅了」的想法在此时才察觉出究竟有多荒唐。

不过好在她足够幸运,担忧的事情全部因为周梦君的到来而被打消。两个人出乎意料地都喜欢看漫画,也都对物理课颇有微词。只是周梦君是元培的学生,抱怨的物理内容早已超出她一大截——也好在周梦君平日从不提起,这点细微的隔阂也就轻易被忽略掉。

周梦君性格有些慢热,开始两个人聊天时经常是叶眠说个不停——从前些天玩的游戏到昨天刚看的电影,从很喜欢观星到物理课又差点睡着。有时叶眠都会因为自己的啰嗦而感到烦躁,但周梦君似乎从不介意。她总是安静地听着,偶尔点头以示回应。只是每次聊到漫画时,周梦君意外地会多些话。

“我很喜欢汤浅政明监督的风格,总给我一种很自由的感觉。”周梦君在上铺的声音传了下来,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上了兴奋,“最近很喜欢看他的《乒乓》。”

“是嘛?我没看过这部,不过据说作画相当狂野。”叶眠有点不好意思,周梦君难得的兴奋她恰好无法回应,着实令她有些苦恼。

“那……要一起看吗?我下载了。”她从上铺探头看向叶眠。

叶眠有点惊讶。事实上,周梦君很少邀请叶眠一起出去玩或是吃饭,绝大多数时候如果叶眠不邀请她,她大抵会选择一个人。想到无论如何这都十分难得,叶眠点点头,从下铺爬了上去。

于是两个人便挤在狭小的火车上铺,肩抵肩地凑在一起看手机屏幕上那方画面。周梦君看的很投入,热血地乒乓球让她眼神里的激动几近溢出。叶眠反倒有些出神——原来周梦君是这样的人啊,她想。

 

在西安的日子比想象中过的快许多,尽管夏天的西安烈日当空里满是闷热的感觉,穿梭在大街小巷里总能让黑色短袖上留下白花花的盐渍,但看着周梦君对周围无论什么都充满兴趣的眼神,叶眠还是感到心中有说不出的快乐。

而且,她和周梦君在旅途中更加熟络,渐渐发现这个看似不太爱说话的女孩实际私下里还算活泼——会拉着叶眠一起聊喜欢的漫画,然后抱怨作者更新太慢了;也会时不时吐槽叶眠的各种不靠谱,被说是“腹黑”后有些不满地反驳“才不是!”;会在吃完一大碗羊肉泡馍后才懊悔自己应该少吃一点,拉着叶眠陪她在外面散步。周梦君会做和其他女孩子一样的许多事情,似乎只是叶眠执意把对方想象成需要自己不断回应的自闭少女。

想到这,叶眠突然有些感谢那个火车上的夜晚。

 

从回民街回酒店的路上有卖液氮冰淇淋的路边摊。奶油被倒进模具,带着厚厚手套的西安小哥将它放进雾气缭绕的液氮中,做完后递给周梦君,她又转手交到叶眠手里。

“好凉。”叶眠感到冷气扑面而来,在碰到她被阳光晒的发烫的皮肤时瞬间化成一颗温润的水珠,顺着脸颊滑下来。香甜的奶油在唇齿间融化开,夏天的燥热感消去一大半。周梦君又给同组好友递过去一份。

对方突然问:“液氮这个是雾还是烟?”

“是雾吧。”尽管叶眠不怎么听物理课,但模糊的印象中似乎记得老师曾经提到过,“是低温的液氮在空气中让水蒸气迅速液化产生的雾吧。”

她说完侧脸去看一旁的周梦君,周梦君还是一如既往地冲她笑,点了点头。

“那火焰是什么?”好友又指着对面准备烤羊肉串的摊位提问。

火焰是什么呢——叶眠看着一脸认真的好友,陷入沉思。

“是等离子体。”周梦君轻飘飘地小声说,说完由极其自然地凑到叶眠的冰淇淋前咬了一口,“啊,好吃。”

叶眠自认为是个很冷静的人,却还是在周梦君一边说着“等离子体”一边笑着凑到她的身边,平平淡淡,好像发生了成千上万次那样咬一口她的冰淇淋时,感到脸烫的发热。

 

 

3.

三班和八班之间隔着好几个班。西安过后,有时候课间叶眠碰到周梦君,对方会很开心地朝她挥手打招呼。

叶眠的成绩在这所算是重点高中里显得平平无奇,年级五十名的人应该是没必要关心元培的同学谁又参加了什么比赛、谁又拿了什么奖的。只是期中考试结束后,偶尔聊起元培的情况,她会无意间听到朋友说“八班的周梦君也太厉害了,数学初联拿了一等奖。”

坐在靠窗位置的叶眠望向楼前那颗高大的银杏树,一股自豪与自卑矛盾地如同液氮与火焰般泾渭分明地涌上心头。原来周梦君,那么强啊。

也是,元培的嘛。叶眠后知后觉地想。

 

她慢慢地、慢慢地,从许多人的话语中拼凑出一个她所不知道的,与在西安的日子里不大相同的周梦君。

一个很认真的周梦君。一个很聪明的周梦君。一个很努力的周梦君。

会一个人留在教室里饿着肚子啃数学老师留下的题目;会课间拿着准备好的问题缠着老师问;会中午跑到空无一人的物理教室里自习,顺手在绿色桌布上涂抹几幅简笔画;会经常熬夜学习到很晚,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也依旧坚持听课;也会偶尔离校去参加集训。

却仍然有哭笑不得的一面,像小孔一样让叶眠得以窥见西安那段日子里的周梦君。

喜欢周五放学拉上窗帘偷偷在教室里看动画,喜欢在计算机课上早早完成任务一遍遍刷新扫雷的最高纪录,喜欢把中意的漫画角色的徽章挂在书包上;曾经出去参加集训回来后给班级同学发顺来的薄荷糖,搞的班级地面上全是绿色的糖纸。

 

坐在窗边还有一个好处,偶尔叶眠看见周梦君咬着绿舌头冰棍,一个人穿过那片金黄色银杏叶时,暖洋洋的温柔便会覆盖她的每一寸神经。仿佛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用它的大尾巴轻轻扫过她的心一样。

可是,叶眠似乎做不到像周梦君那样一个人做许多事。她总是需要朋友陪着一起去卫生间,哪怕她会假装抱怨朋友放鸽子;她从不一个人去食堂,如果没有伙伴便选择留在教室里啃面包;就算放学回家,她也经常要等一起的朋友,就算那时晚霞都几乎消散在漆黑的天空。

而且,她始终有不会做的物理题,不得不在交卷最后一刻手忙脚乱地在试卷上胡乱填几个数,祈祷老师可以开恩给她一分;买回来的《五三》里后半本题目总是空着。如果考得好,偶尔在班级可以排到前五,估算在年级里大概可以进前五十;如果没考好,也会掉到班级中游以下,回家愁眉苦脸地和父母抱怨。

她当然成绩不错,总能考到班级里的前列;可是,也没那么好,总是,总是离周梦君差一点。

彼时,她才感到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卑涌上心头。

 

初二的面面观,叶眠报了元素项目,那段日子里她经常和组员一起熬夜绘制故宫的结构图。偶尔深夜十二点钟周梦君会给她打微信电话,长时间握着鼠标的手有些酸痛,但拿起手机的那刻叶眠却又只觉得兴奋。

“要累吐了……我当时为什么要报元素啊?”叶眠把整个人摔进床里,揉着自己酸胀的太阳穴。

“我觉得建筑挺好的呀。”叶眠听见对方轻笑,伴着键盘敲击的声音,“我总感觉记忆可以在里面无限延续。”

叶眠恍惚间想到很久以前周梦君说很喜欢汤浅政明时,轻飘飘的声音——她好像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周梦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那个晚上的对话最后以叶眠倒在床上忘记挂电话便睡去结束,第二天早上醒来她看见通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还有周梦君凌晨两点半发来的小狐狸「晚安」表情包。

她的嘴角止不住上扬,回了一个同款小兔子「干巴爹」,随后对方秒回了「么么哒」的表情,仿佛昨晚熬夜的人是叶眠一样。

叶眠感觉自己昨晚的猜测似乎不大准确了。

 

 

4.

叶眠点点头,声音不大却无比坚定:

“嗯。”

 

初二的少年行,周梦君提议说想看星野,叶眠又惊又喜,两人便一起去了宁夏。与燥热的西安不同,宁夏更像是一块未经打磨过的宝石处处带着尖锐的棱角。进入沙漠后,一行人先行到远处的高坡上滑沙——坡度之大让本喜欢过山车的叶眠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啊……好高。”周梦君已经被吓到指尖冰凉,她有些颤抖地往后退了几步,缩在了队伍的最末尾。

“没事的,会做好防护的。”叶眠回头揉了揉她乱蓬蓬的头发,安慰道。

周梦君还是磨磨蹭蹭等到了最后,叶眠看着对方犹犹豫豫地坐在滑沙板上的样子着实有些担忧。“怕就喊出来,喊出来就没事了。”随即叶眠便抓紧滑沙板,像是为了给对方打气般从高坡上高呼地跃下,滑到底下还冲上面的她大喊:“加油周梦君!你可以的!”

周梦君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回应,但无论如何逃避都不是她会做出的事。挣扎地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她点头对旁边的工作人员示意可以推了,然后咽了口口水,等待命运的审判。

当周梦君从滑沙板上站起来,她感到自己的双腿不受控制地在颤抖。不过虽然害怕,此时的心情更多是被冒险成功的喜悦所填满。她向身边的叶眠摆出peace的手势,露出一个不加掩饰的灿烂笑容。

就算是叶眠也不常见到周梦君这样的表情,她有些惊讶但随即也举着剪刀手回应对方。

她想起自己很久前的猜测,又稍稍确信了。

 

后面她们随队一起翻越沙漠。宁夏的沙漠如同故事里所说的一样,一眼望不到尽头,满眼只有土黄色的沙粒和远处昏黄的天空。踩在沙丘上松软的让人使不上力气,有时只有手脚并用才能翻过,爬起来才发现手上被粗糙的沙砾印出一个个圆形的小坑。有时叶眠也会让周梦君拉住自己的衣摆,两个人一起摇摇晃晃地翻过沙丘。

被周梦君拉过的衣摆染上叶眠说不清、道不明的快乐,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开心,就像她第一次在绿桌布上看到周梦君的留言,就像在西安的那段日子里,就像她听到对方深夜电话里的声音。

可是沙漠似乎并不适合如此单纯的开心。天色随着徒步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暗了下来,夜晚的沙漠不再像下午那样虽单调却色彩明亮,仿佛无尽的沙丘让叶眠的体力不断下降,有些消沉。

“现在是不是在高考?”她抬起头,眼前时一望无际的黑暗。

“好像是。”周梦君似乎感到了叶眠的沮丧,拉住她的手,“你在想中考的事?”

周梦君的掌心是温热的,和一年前西安她凑过来时一样让人温暖。叶眠咬着嘴唇:“有点。”

“元培不用中考吧?”她开口问,问出口又后悔起来。也不知道在后悔些什么,似乎只是单纯的少年心气在作祟,自尊与憧憬扯的她有些狼狈。

“嗯。”周梦君沉默了一会儿,但随即补上,“你会考上补录的。”

叶眠扯出一个有点难看的笑容,“但愿吧。”语气里满是酸涩的委屈,黑暗里,她觉得自己眼眶有些酸。

“如果以后我们分别……你还会记得我吗?”

 

晚上到达营地后,简单搭起帐篷便开始夜间观测。爬上附近的一个沙丘,叶眠将相机在三脚架上架好,调整好设定的参数便任由相机自行工作。周梦君也在旁边摆弄她的相机,嘴里念叨着“感光度调3200……白平衡1800……”,调完才看见叶眠盯着她看了好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不太会用相机。”

叶眠摆摆手:“你为什么想来看星星啊?”刚刚抬头望向沙漠上空灿烂的夏季银河时,她脑海里蓦然闪过周梦君提出要去宁夏看星野时,眼睛里明亮的光。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吧……”周梦君迟疑了一小会,抿着嘴唇笑,“只是之前在《银河铁道之夜》里读到过,主人公在银河下说‘我们无论去往哪里,都要同行’,感觉非常浪漫,就很想要来看银河的想法了。”

“而且,你不是也说过自己很喜欢观星嘛。”

叶眠有些意外,她记得和周梦君在第一次见面时说过这个爱好,却不曾想到对方就此便记了下来,直到现在。

宫泽贤治在童话里写:“无论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只要能朝着理想的方向前进,不管是上高山,还是下陡坡,都能一步步地接近幸福。”叶眠曾兴奋地将这句话记在了摘抄本上,如今再度想起,看着眼前周梦君含笑的嘴角,叶眠终究是鼻子一酸,眼泪倔强地流了下来。

原来那个坚强独立的人是周梦君。

原来那个更依赖对方的人是自己。

 

周梦君有些慌张地抱住叶眠,冰凉的发丝在叶眠的脸庞边轻轻扫过,是好闻的奶香味。那一瞬间叶眠几乎回到了回民街旁路边摊的时刻,她们的宇宙在奶油味的冰淇淋中交叠,周梦君就这样从绿桌布的那串微信号中跳出,温热地闯入她的世界。所有的喧嚣与疲惫都在飞速地离她远去,只剩下独属于她们的宇宙寂静温暖,她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内心声音的躁动与不安,她的心从那个故意为她留下的小孔溜进周梦君奶油般的心田。

要分别了啊,叶眠想。

 

 

5.

“我决定去ICC了。”叶眠笑着说。

 

叶眠没有被元培补录进去,初三还是如约而至。周梦君搬到北楼上课,和东楼的她暂且分别。

叶眠和这所学校的大部分学生一样,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试卷,把做过的成百上千道练习题消化成头脑里的条件反射。物理老师还会让叶眠坐在实验室的第一排,她总能瞥见两年前周梦君在绿桌布上留下的那串文字。

初三重新分了班,叶眠仍坐在靠窗的位置。忙碌的学习生活让她逐渐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她不再需要同学陪着一起去卫生间,也习惯了一个人吃食堂。曾经的叶眠无法接受的孤独,如今也被她当作是一个人的独乐。叶眠想,也许是因为她长大了,也许是因为其他同学都很忙,也许是因为她确实很想拥有一个好成绩。

也许只是因为她想追上周梦君。

 

不过做题疲惫之际,她依旧会仰头看向窗外,金黄的银杏树还是格外高大灿烂,也还是会有在下面咬着冰棍走过的同学。体育课下课回班时,偶尔她会在同学诧异的眼光里仰起脖子看湛蓝的天空。那些漂浮的,柔软的云朵,像那年冰淇淋上覆盖的奶油一般,会不会突然有人凑过来咬一口她的冰淇淋;会不会有一个人从绿色桌布上的号码里跳出,来到她面前;会不会在她流泪时给予她一个奶香味的拥抱。

她还是会偶尔想念那个在北楼的女孩。

 

中考结束后,叶眠如愿拿到一个不错的成绩,让她有机会去到斜对角优秀的国际部。妈妈带她去面试那天,北京的太阳灿烂的不行,晒的她闷在空调房里很久的皮肤发烫,仿佛又回到那个烈日当空的六月。

考官坐在面前问她,你为什么想来ICC?

叶眠至今仍记得自己那时的回答。她说,虽然我一直没什么自信,总是会不自觉地认为朋友比我厉害许多——但我想要相信,正是因为没有自信,现在的我才会选择来ICC。我想有朝一日,我会在这里找到自信。

 

物理教室里闷热依旧,但叶眠第一次感觉浑身轻松,像是把心中积郁的许多东西都抛下了,久违轻飘飘的感觉充盈了她的全身上下。

周梦君放下手上一直缠绕着的导线,起身跑到黑板前,拿起白色的粉笔迅速在黑板上写下一串话。

“Push yourself. Never settle.”

明明即将分别,周梦君却忍不住嘴角上扬,“这句话送给你。充满自信地去ICC 吧,叶眠。”

 

出校门后,叶眠跨上自行车。被太阳烤了许久的红色胶皮车座有些发烫,温热地贴在她的皮肤上。

她踩上踏板,车轮转动着带她向前前行。她回头冲着已经朝反方向离开的周梦君大喊,“周梦君!”

周梦君回身看向她,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个金色的轮廓,恍惚间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

“你也要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啊!”

于是她看见周梦君笑了起来,嘴巴张张合合。在马路上汽车轰鸣的声音里,叶眠依旧清晰地听到了她的话。

她说:

“那是当然!”

 

 

Free Talk:

最后还是改了结局。我想,叶眠也是会成长的呀——她逐渐意识到自己似乎一个人也能完成很多事情,就算没有自信也依旧能取得不错的成绩,自己也确实被人所需要过。这些周梦君在潜移默化中带给她的改变,都让她逐渐蜕变。也正是这些,才让她有勇气在最后与周梦君说再见——只不过这不是终点,而是另一段旅途的起点。叶眠和周梦君都会在各自的路上奋力奔跑,然后有朝一日,等叶眠找到她的自信,等周梦君找到她的勇气时,她们一定会重逢。

只是有些遗憾,没能从周梦君的视角写些什么,也许读起来周梦君会让人感觉不那么真实。这也算是为下次动笔积累了点滴经验吧。

在文章里有意无意想塑造一个喜欢自由,十分独立的周梦君的形象——叶眠模模糊糊感觉到的也是这样一个的形象,也因此意识到自己也需要变得独立,才能更好地和对方并肩前行。不知道有没有清楚地传达出来。

总之,叶眠和周梦君的故事还在继续,但我就在此停笔吧。毕竟——

我也要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啦。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