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作品

大理石的手指
凯文医生四十岁了,他个子不高,相貌一般,为人忠厚老实。去年娶了邻村的姑娘琳达。琳达年轻漂亮,但家里太穷。婚后的两个人,恩爱甜蜜。
凯文一家住在乡村安静的一栋两层洋房里,旁边没什么邻居。一层是凯文的诊所,二楼则是他们的新房。平日里凯文在诊所工作,不忙的时候,他会陪着琳达去离家不远的庄园散步。
据说这座庄园是一位去世的老伯爵留下的,与其说是庄园,不如说是一个大花园。园中鲜花盛开,林荫密布,不远处鸳鸯嬉水河中,天鹅漫步草坪。这里空气新鲜,风景迷人,真像一片世外桃源。
而花园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伫立在园中的两座白色大理石雕像。那是两位年轻英俊的骑士,他们身着铠甲,手握长刀,分别骑在两匹奔腾的骏马上,两个人一前一后,看起来英姿飒爽。
每天散步至此,凯文医生总是仰起头看着雕像说:“啊,多么帅气,多么威武!”而琳达小姐却皱起眉,喃喃自语道:“为什么我觉得不太舒服?”说完,她脸色苍白,呼吸困难。凯文医生疑惑不已,赶紧拉着妻子的手,扶着她慢慢地离开。
凯文医生有时很闲,有时很忙,医生作为特殊的职业,救死扶伤是他的本职。白天工作一天了,偶尔深夜也会有人来敲门,方圆几十里地只有他一名医生,每每这样的情况,凯文医生一定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和琳达简单道别。然后拿起他的医药箱,匆匆忙忙出门。每到此时,琳达都会失落,觉得孤单极了。
深秋的一天夜晚,狂风大作,琳达感到心慌意乱,凯文连忙给妻子沏了杯茶让她安神。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敲门,说是邻村有人生病,恳请凯文医生赶紧过去看看。凯文医生虽有些犹豫,但他还是提起了药箱,嘱咐妻子谁来都不要开门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家。
穿过庄园才能到达邻村,凯文和敲门人深一脚浅一脚往邻村赶,突然一道闪电,犹如白昼,顷刻间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淋湿了凯文的衣服,眼前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依稀中,凯文仿佛感觉身边有奔腾的马蹄声,亦或是飘忽的白色铠甲,被雷电晃得睁不开眼。
经过了一夜的治疗,病人终于转危为安,凯文都没顾上吃早餐,匆匆忙忙往家赶。虽然大雨已经停了,但是道路泥泞并不好走,直到中午,他才走到庄园。蓦然一抬头,凯文惊讶的发现,大理石的骏马不见了,白色的骑士也不见了,只留下一片光秃秃的土地。
凯文大惊失色,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拔腿向家奔去。
跌跌撞撞爬上了二层的楼梯。一进门,凯文看到他心爱的琳达倒在了地上,苍白的脸颊,嘴角流淌着鲜红的血滴。凯文大声呼唤着琳达的名字,把琳达抱在怀里,可是琳达已经没有了呼吸。他握起琳达的左手,轻轻地抚摸着。
泪水中,他看到琳达的右手,紧紧地攥着一个白色的东西,凯文掰开仔细一看,那是一根——大理石的手指。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