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 (抗疫虚构

周围人对我说,你是亲历者,你总要写点什么。

 

2020年元宵夜,常青藤医院主任办公室灯火通明。死寂——钟表转动的声响都清晰可闻。我环顾四周,同事们的脸上是口罩都掩不住的迷茫与空洞,宽松的医袍也遮盖不了包裹在内一具具佝偻起来了的年轻躯体。医院已经派去两波援鄂人员了,对于这种新型病毒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没有应对方案,就是将自己赤裸的呈现在敌人刀下任人宰割。年轻的医生们已经停滞的脑子还在努力思索着疫情的解决方案,担忧着未来的命运。最年长的主任医生则是想起了十七年前自己亲历的非典,看如今事态,恍如昨日梦魇重现,不,这次,更加来势汹汹。

 

“愿意去的就报名。”良久,主任医生开口,“第三波援鄂人员明早五点就出发,报名后抓紧回去收拾行李。他的目光落向坐在角落里的我,目光似有几分不忍,语气都温和了几分:“你如果不愿去,我们大家都理解的,不要有负担。“

 

喉咙似被哽住了,我试图开口说些什么,张嘴也是徒劳,此刻竟是失语了一般。我低下头去,拼命眨眼想要把眼泪逼回去,那泪珠此刻却似有万钧之重,不受控制的连成线向下滑落。我执拗着忍着泣声开口:“不,我要去,一定要去,她们希望我在的,我要与她们一起。”

 

2003年,我17岁,那时的印象已有些模糊了:临行前二人都是齐耳短发的样式。年岁大了的她,仍是我熟悉的,向往的白衣天使的模样。她的皱纹又添了几分,眼底的温柔坚定一如既往,却有着几分浓到化不开的悲伤,以往她都会抱我的,只有这次,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将要抚上我面颊的手那么轻易的缩回去,碰都不碰一下。还有…她,自四岁记事以来,她一直是长发飘飘的,欺负我时每根头发丝儿都神气起来的样子。剪成短发的她,陌生到让我有些认不出了,平日里面对我时不着调的表情已收去,面前的她是我从未见过的沉静,坚毅。我记得她本已转身走了,可又回头跑到我面前,她笑了,像从前一样揉乱了我的头发,语气是我从未听过的柔和:“小臭,不,现在是大臭臭了,你已经比我高这么多了吗?看来以后欺负你有些难了,我们拉钩,等我回来你要一直被我欺负,不许反抗哦!”我不记得我当时说什么了,只是,把小拇指勾了上去。

 

我不甘心的,我恨自己为何不早生十年。那时候,为什么我不能和她们在一起,为什么只能无力的看着她们在生死场上挣扎,徘徊,最后……我不甘心,所以我报考了和她们一样的医学院,所以我来到了她们工作过的医院,最终进入了她们工作过的科室,与她们旧日的同事成了同事。

 

现在,我也来到了抗疫一线。套上厚厚的绿色防护服,拉上拉链,我不再是昔日那个无助的小孩了,为病人做肺部CT检查,安抚着重症患者的情绪。在这里,我是病人们唯一的依靠。我终于站上了她们曾经战斗过的战场,亲眼目睹了她们的眼睛看到过的场景。一阵剧烈的咳嗽,刚做完手术的患者猛地喷咳出一大口血痰,溅到了我的防护服上,我眼睁睁地看着监测仪上的血氧饱和度断崖式下降,战友们冲上来,为他用上了ECMO。

 

我上前为病人做CPR,一下下地用力按压,感受着手底下单薄肋骨的颤动,患者的呼吸微弱到近无,面色蜡黄隐隐泛黑,我却不能移开目光,这是她们曾经历的。我心下对自己承诺过,要把患者们从死神手中抢回来,要让他们康复出院,她们曾经做到的,我如今也会做到。

 

一月过去,这位患者好了不少,我开心极了,蹲在病床前,拉住他的手说:“你恢复的很快,会很快好起来,马上,就能与你的家人团聚了。”我见他眸光难掩震动,似有水光划过,瘦如竹竿的手指发狠般的回握住我的手,嘴唇蠕动:“好,好好!谢谢你小伙子,你也很快会与你的家人团聚的。”

 

与家人团聚,吗?我低喃:“父亲,父亲。”

 

“喂,爸。”

“哎!儿子,最近怎么样啊!”声音依旧洪亮。视频画面中的年过七十的老人精气神十足。我放下心来。

“挺好的。爸,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我怕父亲继续问我境况,忙抢问道。

“好啊!当然好,没有你小子管着我,我快活的很!我现在会用ipad下围棋了,已经赢了一百多场了。出门我都戴口罩,戴三层!回家立刻就洗手,你不要再念叨我了。就是有点无聊,好久没跟张老头他们一起喝下午茶了。我一切都好,你尽管放心,好好工作,等你回来,我可要看你酒量长了几分!“

“噗!”看着爸爸还是那么精神,我忍不住笑了。

“喂,臭小子,你要好好注意保养啊!你看看你,笑起来这皱纹比走之前多了一条,这鬓角,都有些白了。“画面中的老人情绪有些激动地点着屏幕说。

“你现在看起来比你姐姐老多了。我最近天天看她们娘俩儿照片,都比你要精神漂亮!“

“我已经34岁了爸爸,姐姐只有30岁,永远30岁,当然比我年轻好看。“

这话好像戳中了什么,我们不约而同的都沉默了。

“你说,要是你姐姐回来了,现在也47了,肯定稳重懂事了许多,她说要是能够回来就一直欺负你也不过是一句顽话,你俩现在肯定相亲相爱的……”

“我会回来的,爸,我会好好保重自己,回来后给您养老,一直给您养老,再也不走了。”

“呃…嗯…呜。”手机中传来一声不成调的哽咽,不觉间老人已经泪流满面。

滴——通话结束。

 

我就在这里,妈,姐,我会延续你们曾经的事业,多年苦学,就是为了如今为国效力之时,就是为了和从前的你们站在一起,我会坚守在这里,继续编织你们编织过的幸福。等着我,爸,我不会失约,料峭严寒退去,春暖花开之时,就是你我把酒言欢,一家团圆之日。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