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美妙世界

“猫”写东西让生活变得有秩序感且美妙。

 

 

无论我做错了什么,我的被窝总会原谅我。睡眠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东西。

她闭上眼睛,习惯性的用手捂住耳朵,企图把今天中午她老板的那句被重复了十来遍的“废物”清除出脑海,来开启一场不踏实也不舒服但起码可以暂时逃避现实的睡眠。

不幸的是,她越想要不考虑现实,现实的事物就越开玩笑一样挤进她自以为舒适的冒牌乐园,撑开已经臃肿的眼皮,然后笑嘻嘻地扇她一巴掌。末了,抖下废物两个字再扬长而去。

够了,好了,不要再想,求求你了,睡觉。她又如此来催眠自己。

睡觉!

……

……

该死的!

她猛地坐起,重心不稳然后倒在右侧冰凉的白墙壁上。一瞬间皮肤被凉到的触感——她身子微微缩起,但随后重新靠在墙壁上。若不是坚硬白墙的支撑,往事种种便会将这个人击垮在软弱的床上。

自然而然地她又想起中午的那顿劈头盖脸,她忽然觉得愤怒。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废物!不需要你们一遍遍告诉我,我比你们更清楚我自己!我清楚极了!”

“我就是蠢货!什么都没法完成,全都是一团糟!”

“连一只猫都养不活,养不活!什么样的人才会活生生看着自己的猫病死在手术台子上!只有我这个天杀的废物!废物!一只猫,那是一只猫啊!

一只猫……”

音调逐渐下抑,爆裂的愤怒慢慢消失殆尽,低声的喃语取而代之。

她开始哭,哭得一点也不尽兴。致使她怀疑自己在和自己作对,明明认定逃避是她的人生准则,可现在她却如困兽般被囚禁在铁笼子里的处境十分不满且费解。如此矛盾。

她猛然发觉,天打雷劈的铁笼子是她一手搭建的,用她的借口和理由,笼子周围还有少许猫科动物的毛飘着。

那简直就是酷刑般的罪恶。

她觉得错了。

似乎所有逻辑的起点全部基于“我是个废物”,所以逃避是对的,各种各样的懦弱也理所应当。她全部的精力和思想被她自己攥紧,只留出一个小孔供它们出没;她的被窝,那个挂牌的宇宙,早就应该被吊销执照;她活在一个合上眼眸便倒地死去的世界里——即使抬起眼帘万物也继续枯萎而非重获新生,她快要没有力量……

她觉得错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捡起地上的毛衣套在身上,穿起拖鞋后在地上跺了一脚,“总是要有点仪式感的”,她后来的信里这么说。然后她打开灯,坐在桌子前,输入电脑密码,将信将疑打开记事簿,看着里面支离破碎的时间线和事情。

一篇新的记事簿,那些脆弱的经历、“被废物”的过程和自我安抚,又被她重新拎过来放在其中,最后她写到:

既然我愧对于一个生命,那我理应用某种形式偿还,从此我是猫——我的名字,笔名,是“猫”。它应该更长久地活,我带上它那一份儿。

新的日子要开始了,我感到自由。

新的日子要开始了,我感到自由。

 

猫重复了两遍最后一句话,她感到无比的畅快,好像这么久从来没有像敲完最后一个句号一样可以随意地大口呼吸。

我感到自由!

她在心里默念。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