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青日和——最终大作品初稿

·标题来自群青日和-东京事变

·是普通初中生的故事

 

1.

“你……不想和我一起吗?上同一所高中?”

叶眠趴在桌子上,胳膊有些麻意但她并不打算改变这个姿势。风从物理教室打开的窗户送进来,潮湿地粘在皮肤上,无法带来丝毫凉意。她把头埋进臂弯里,声音闷闷地从喉咙里挤出来,呢喃像奶油一般掩盖住藏在深处的祈求。

周梦君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上,不知所措地摆弄手里的导线,缠在手指上紧的有些痛。被叶眠叫出来之前,她在北楼的空教室里做老师留的物理题,无聊的时候就在草稿纸上涂抹几个没什么意义的图形,望向窗外能看到还在操场上训练的足球队。现在她和叶眠一样坐在东楼的物理教室里硬邦邦的圆凳上,无措地望向对方。

这些她很早就学完了吧。叶眠头抬起头,看向黑板上还没被擦去的公式,无意识地叹了口气。

被对方的不安所触动,周梦君也有些伤感。“我,我希望也没用啊……你希望吗,叶眠?”

叶眠再一次沉默了,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心脏像一颗柠檬被锋利的刀剑切开,明亮的酸涩感蔓延在空气的尘埃中。余光里她看到周梦君淡黄色的发卡,上面有只可爱的狐狸,是女生前些天新换的。

她忍不住抿嘴笑,在这种年纪还执着于卡通动物的人大概除了周梦君外没有了。抬手去揉了揉对方乱蓬蓬的头发,换来一个有些迷茫的眼神,又让叶眠的笑挂上酸楚,肿胀的心情就像糖渍柠檬一样。

叶眠眨眨眼,歪着头小声问:

“如果,如果我希望呢?”

 

 

2.

物理一向是叶眠最不擅长的学科。每次老师在黑板上画的奇怪演示图时,她便低头从书包里抽出昨天新买的漫画看。靠窗倒数第二个,漫画里主角的位置,却是现实中最不引人注目的位置。她心安理得地在虚幻的异世界遨游,丝毫不去看理会牛顿究竟又做了什么样的推导。

但实验课叶眠坐在第一排。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老师认为她物理学的不太好,应该坐的靠前一些方便近距离看老师的演示实验。叶眠虽然不喜欢物理,但也算是标准的好学生,只得苦笑着向老师违心地道谢,然后抱着课本坐到第一排的圆凳上。

物理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聊,即使坐在第一排也不会改变这个事实。叶眠百无聊赖地转着笔杆,思考着下节课以什么理由坐到靠后一点的位置。她想得出神,指尖一滑,签字笔脱离手指,在实验室的绿色胶皮桌布上划出一道歪歪扭扭的黑色曲线。

后来叶眠无数次感谢自己转笔的习惯,如果不是那道黑色的曲线刚好划过周梦君在桌布上的留言,她们大概到现在也只是一栋教学楼里眼熟的陌生人。

只是当时的她并未意识到自己未来的人生会和这条曲线惊人重合,她只是不以为意地伸长胳膊把笔捡了回来。视线偶然扫过桌布上留下痕迹的地方,在杂乱的黑字中有有一行用签字笔特意描粗的字迹「少年行想去西安的小伙伴请务必和我扩列」后面是三个大大的感叹号和一串微信号。

叶眠彼时才想起来初中部一年一度的少年行又要开始了。前些日子朋友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宁夏,她想了想学姐说过去沙漠后回来像个土著一样,摇了摇头说是再想想。

看着桌面上清秀的字体和那三个仿佛有魅惑力的感叹号,叶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那串微信号记在了物理书的页脚上。哪怕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相信一个陌生同学。

 

“我当时真的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来陪我啊哈哈哈哈。”坐在去往西安的火车上,周梦君一边笑一边从书包里翻出一袋奥利奥,扔给坐在坐在对面的叶眠。

“你自己都写了三个感叹号诶,那么强烈地请求我怎么能不回应呢?”叶眠接过奥利奥,没忘白对方一眼。

事实上,当天晚上叶眠怀着忐忑的心情将那串微信号输入手机中,点下“确认发送好友申请”时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会不会对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会不会其实那其实是好几年前学姐留下的字,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搞的恶作剧……白天「和陌生同学一起去西安太帅了」的想法在此时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忧虑。

不过好在她足够幸运,担忧的事情全部因为周梦君的到来而被打消。两个人出乎意料地都喜欢看漫画,也都对物理课颇有微词。只是周梦君是元培的学生,抱怨的物理内容早已超出她一大截——也好在周梦君平日不常提起,这点细微的隔阂也就轻易被忽略掉。

两人顺理成章地认识,又因为没什么固定捆绑的伙伴,偶尔便约着一起吃午饭。一来二往间相熟起来,至少说出的话不会再冷场。

“哎所以说你当时就不担心那句话是骗人的吗?”上铺同组的好友低下头问叶眠,“听你描述的跟钓鱼似的。”

“她就是在钓鱼好吧!!!”

“那你也愿者上钩了呀~”

“如此看来,绿桌布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朋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才不是!”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嘴,接着意识到这莫名其妙且多余的默契,忍不住都笑倒在床上,留下上铺的好友一脸无奈。

 

在西安的日子比想象中过的快许多,尽管夏天的西安烈日当空里满是闷热的感觉,穿梭在大街小巷里总能让黑色短袖上留下白花花的盐渍,但叶眠还是感到心中有说不出的快乐。

从回民街回酒店的路上有卖液氮冰淇淋的路边摊。奶油被倒进模具,带着厚厚手套的西安小哥将它放进雾气缭绕的液氮中,做完后递给周梦君,她又转手交到叶眠手里。

“好凉。”叶眠感到冷气扑面而来,在碰到她被阳光晒的发烫的皮肤时瞬间化成一颗温润的水珠,顺着脸颊滑下来。香甜的奶油在唇齿间融化开,夏天的燥热感消去一大半。周梦君又笑着给同组好友递过去一份。

对方突然问:“液氮这个是雾还是烟?”

“是雾吧。”尽管叶眠不怎么听物理课,但模糊的印象中似乎记得老师曾经提到过,“是低温的液氮在空气中让水蒸气迅速液化产生的雾吧。”

她说完侧脸去看一旁的周梦君,周梦君冲她笑,夸她,“厉害,叶神。”

“那火焰是什么?”好友又指着对面准备烤羊肉串的摊位提问。

火焰是什么呢——叶眠看着一脸认真的好友,陷入沉思。

“是等离子体。”周梦君却轻飘飘地说,说完由极其自然地凑到叶眠的冰淇淋前咬了一口,“啊好好吃!早知道我也买一份了。”

叶眠自认为是个很冷静的人,却还是在周梦君一边说着“等离子体”一边笑着凑到她的身边,平平淡淡,好像发生了成千上万次那样咬一口她的冰淇淋时,感到脸烫的发热。

 

 

3.

三班和八班之间隔着好几个班。西安过后,有时候课间叶眠碰到周梦君,会挥手打招呼。

叶眠的成绩在这所算是重点高中里显得平平无奇,年级五十名的人应该是没必要关心元培的同学谁又参加了什么比赛、谁又拿了什么奖的。只是期中考试结束后,偶尔聊起元培的情况,她会无意间听到朋友说“八班的周梦君也太厉害了,数学初联拿了一等奖。”

坐在靠窗位置的叶眠望向楼前那颗高大的银杏树,一股自豪与自卑矛盾地如同液氮与火焰般泾渭分明地涌上心头。原来周梦君,那么强啊。

也是,元培的嘛。叶眠后知后觉地想。

 

她慢慢地、慢慢地,从许多人的话语中拼凑出一个她所不知道的,与在西安的日子里完全不同的周梦君。

一个很认真的周梦君。一个很聪明的周梦君。一个很努力的周梦君。

会一个人留在教室里饿着肚子啃数学老师留下的题目;会课间拿着准备好的问题缠着老师问;会中午跑到空无一人的物理教室里自习,顺手在绿色桌布上涂抹几幅简笔画;会经常熬夜学习到很晚,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也依旧坚持听课;也会偶尔离校去参加集训。

却仍然有哭笑不得的一面,像小孔一样让叶眠得以窥见西安那段日子里的周梦君。

喜欢周五放学拉上窗帘偷偷和朋友看动画,喜欢在计算机课上早早完成任务一遍遍刷新扫雷的最高纪录,喜欢把喜欢的漫画角色的徽章挂在书包上。开家长会时班主任对周梦君妈妈说的第一句话是“请您的孩子不要再上课啃苹果了。”;曾经因为和同学在学校呆到太晚不得不从门口的闸机处翻出去;出去参加集训回来后给班级同学发顺来的薄荷糖搞的班级地面上全是绿色的糖纸。

 

坐在窗边还有一个好处,偶尔叶眠看见周梦君咬着绿舌头冰棍,和同学笑着穿过一片金黄色银杏叶时,暖洋洋的温柔便会覆盖她的每一寸神经。仿佛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用它的大尾巴轻轻扫过她的心一样。

可是,叶眠始终有不会做的物理题,不得不在交卷最后一刻手忙脚乱地在试卷上胡乱填几个数,祈祷老师可以开恩给她一分;买回来的《五三》里后半本题目总是空着。如果考得好,偶尔在班级可以排到前五,估算在年级里大概可以进前五十;如果没考好,也会掉到班级中游以下,回家愁眉苦脸地和父母抱怨。

她当然成绩不错,总能考到班级里的前列;可是,也没那么好,总是,总是离周梦君差一点。

 

初二的面面观,叶眠报了元素项目,那段日子里她经常和组员一起熬夜绘制故宫的结构图。偶尔深夜十二点钟周梦君会给她打微信电话,长时间握着鼠标的手有些酸痛,但拿起手机的那刻叶眠却又只觉得兴奋。

“要累吐了……我当时为什么要报元素啊?”叶眠把整个人摔进床里,揉着自己酸胀的太阳穴。

“我觉得建筑挺好的呀。”叶眠听见对方轻笑,伴着键盘敲击的声音,“你不觉得故宫、雍和宫、长城这些建筑都是有生命力的吗?记忆可以在里面无限延续。”

没等叶眠回答,她又接着说:“看到你去故宫的照片了,冬天的故宫好美。就算是阴天也能带给人历史的厚重感,反正我是很喜欢啦。”

“……你不是最讨厌上历史课了吗?”

“这是两码事嘛,不矛盾啦不矛盾啦。”

听见周梦君的自说自话,叶眠再累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都什么呀……”

 

那个晚上的对话最后以叶眠倒在床上忘记挂电话便睡去结束,第二天早上醒来她看见通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还有周梦君凌晨两点半发来的小狐狸「晚安」表情包。

她的嘴角止不住上扬,回了一个同款小兔子「干巴爹」,随后对方秒回了「么么哒」的表情,仿佛昨晚熬夜的人是叶眠一样。

 

 

4.

叶眠眨眨眼,歪着头小声问:

“如果,如果我希望呢?”

 

初二的少年行,她们去了宁夏,叶眠最终还是没能拒绝周梦君说想看星野的请求。与燥热的西安不同,宁夏更像是一块未经打磨过的宝石处处带着尖锐的棱角。进入沙漠后,一行人先行到远处的高坡上滑沙——坡度之大让本喜欢过山车的叶眠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怎么样?冲不冲?”明明自己吓到指尖冰凉,周梦君还是故作无畏的样子问叶眠,随即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拆穿。

“你这么猛就先下去吧。”旁边同组的同学听后拍了拍周梦君的肩,丝毫没看出来对方隐藏的怂人本质。

“算了算了,我先看看大家滑得怎么样再来吧。”周梦君闪回队伍后方,速度快的让叶眠忍不住笑出了声。

周梦君还是磨磨蹭蹭等到了最后,叶眠看着对方犹犹豫豫地坐在滑沙板上的样子着实有些可笑。“别怂啊,怕就喊出来。喊出来就没事了。”随即叶眠便抓紧滑沙板,从高坡上高呼地跃下,滑到底下还冲上面的她大喊:“加油周梦君!你就是神!”

一边暗暗在心里记下叶眠调侃自己的事情准备晚上回酒店报复,周梦君一边还是点头对旁边的工作人员示意可以推了,然后咽了口口水,等待命运的审判。

 

结果可想而知,周梦君颤抖着从滑沙板上站起来,如果不是叶眠及时扶住她,她马上就要和沙漠亲密接吻。

后面她们随队一起翻越沙漠。宁夏的沙漠如同故事里所说的一样,一眼望不到尽头,满眼只有土黄色的沙粒和远处昏黄的天空。踩在沙丘上松软的让人使不上力气,有时只有手脚并用才能翻过,爬起来才发现手上被粗糙的沙砾印出一个个圆形的小坑。有时叶眠也会让周梦君拉住自己的衣摆,两个人一起摇摇晃晃地翻过沙丘。

被周梦君拉过的衣摆染上叶眠说不清、道不明的快乐,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开心,就像她第一次在绿桌布上看到周梦君的留言,就像在西安的那段日子里,就像她听到对方深夜电话里的声音。

可是沙漠似乎并不适合如此单纯的开心。天色随着徒步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暗了下来,夜晚的沙漠不再像下午那样虽单调却色彩明亮,仿佛无尽的沙丘让叶眠的体力不断下降,有些消沉。

“现在是不是在高考?”她抬起头,眼前时一望无际的黑暗。

“好像是。”周梦君似乎感到了叶眠的沮丧,拉住她的手,“你在想中考的事?”

周梦君的掌心是温热的,和一年前西安她凑过来时一样让人温暖。叶眠咬着嘴唇:“有点。”

“元培不用中考吧?”她开口问,问出口又后悔起来。也不知道在后悔些什么,似乎只是单纯的少年心气在作祟,自尊与憧憬扯的她有些狼狈。

“嗯。”周梦君少见地沉默了一会儿,又随即补上,“会有补录的,你肯定可以考上。”

叶眠扯出一个有点难看的笑容,“但愿吧。”语气里满是酸涩的委屈,黑暗里,她觉得自己眼眶有些酸。

“如果我没考上附中的高中……你还会记得我吗?”

 

晚上到达营地后,简单搭起帐篷便开始夜间观测。爬上附近的一个沙丘,叶眠将相机在三脚架上架好,调整好设定的参数便任由相机自行工作。周梦君也在旁边摆弄她的相机,嘴里念叨着“感光度调3200……白平衡1800……”,调完才看见叶眠盯着她看了好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我不太会用相机。”

叶眠摆摆手:“你为什么想来看星星啊?”刚刚抬头望向沙漠上空灿烂的夏季银河时,她脑海里蓦然闪过周梦君提出要去宁夏看星野时,眼睛里明亮的光。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吧……”周梦君迟疑了一小会,抿着嘴唇笑,“只是之前在《银河铁道之夜》里读到过,主人公在银河下说‘我们无论去往哪里,都要同行’,感觉非常浪漫,就蹦出来想要来看银河的想法了。”

叶眠有些意外,她怎么会不记得第一次读到宫泽贤治这篇最著名的童话时内心欣喜与悲伤交织的心情——“无论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只要能朝着理想的方向前进,不管是上高山,还是下陡坡,都能一步步地接近幸福。”当时的她兴奋地将这句话记在了摘抄本上,如今再度想起这段话,看着眼前周梦君含笑的嘴角,叶眠终究是鼻子一酸,眼泪倔强地流了下来。

 

周梦君慌张地抱住叶眠,冰凉的发丝在叶眠的脸庞边轻轻扫过,是好闻的奶香味。那一瞬间叶眠几乎回到了回民街旁路边摊的时刻,她们的宇宙在奶油味的冰淇淋中交叠,周梦君就这样从绿桌布的那串微信号中跳出,温热地闯入她的世界。所有的喧嚣与疲惫都在飞速地离她远去,只剩下独属于她们的宇宙寂静温暖,她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内心声音的躁动与不安,她的心从那个故意为她留下的小孔溜进周梦君奶油般的心田。

 

 

5.

“如果我希望呢?”叶眠往周梦君的身边蹭了蹭,又软声重复一遍。

 

叶眠没有被元培补录进去,初三还是如约而至。她和这所学校的大部分学生选科一样,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试卷,把做过的成百上千道练习题消化成头脑里的条件反射。物理老师还会让叶眠坐在实验室的第一排,她总能瞥见两年前周梦君在绿桌布上留下的那串文字。

她还是成绩好,也还是成绩没那么好。

初三重新分了班,叶眠仍坐在靠窗的位置。做题疲惫之际,她便仰头看向窗外,金黄的银杏树还是格外高大灿烂,也还是会有在下面咬着冰棍走过的同学。体育课下课回班时,偶尔她会在同学诧异的眼光里仰起脖子看湛蓝的天空。那些漂浮的,柔软的云朵,像那年冰淇淋上覆盖的奶油一般,会不会突然有人凑过来咬一口她的冰淇淋;会不会有一个人从绿色桌布上的号码里跳出,来到她面前;会不会在她流泪时给予她一个奶香味的拥抱。

元培搬到北楼去上课,叶眠的成绩终于稳定在年级前三十,但课间她暗自憧憬的人去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

 

中考结束后,叶眠拿到一个不错的成绩,让她有机会去到斜对角优秀的国际部。她记得妈妈带她去面试那天,北京的太阳灿烂的不行,晒的她闷在空调房里很久的皮肤发烫,仿佛又回到那个烈日当空的六月。

她似乎应该接受这一切——考上不错的国际部、拿到中意大学的offer,更好的她也无能为力——然后和曾经自己幻想般谈一场十七岁的恋爱,校友日回到母校看看表演,怀念自己初中三年的点点滴滴。

 

是吗?

 

于是她怀着酸涩的心情给许久未聊的周梦君发微信。和想象中的一样,周梦君秒回她的消息,还是小狐狸的表情。

周梦君赶到物理教室的时候指尖还留着签字笔的墨痕,刚刚做完的物理题还没有完全从她的脑海里散去。叶眠感觉周梦君留给她的那个孔越来越小,便拉过对方的手。还是一如既往地温热。

她开门见山:“周梦君,我要去ICC了,可能。”

周梦君沉默片刻,还是抿嘴微笑:“恭喜。”

“可是……我不想去。”

周梦君不解:“为什么?ICC不是很好嘛?”

 

“你……不想和我一起吗?上同一所高中?”

“我,我希望也没用啊……你希望吗,叶眠?”

“如果,如果我希望呢?”

 

叶眠忽然想起那个奶香味的拥抱。头顶是璀璨的银河,脚下是粗糙的沙砾,夜幕朦胧中她看不清周梦君的神色,但她的心早已坠入对方奶油般的心田。就在这个无人问津的物理教室,周围是仍留有许多学生的教室,可这里只有她们。

只有叶眠和周梦君;只有她们的宇宙。寂静、温热、柔软;那块联系起她们一切的绿桌布似乎将周围的所有嘈杂全部吸收。叶眠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是如此迫不及待地跳动着,那些无法抑制喷薄而出的喜欢。

她伸手抱住周梦君。

 

“如果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呢?”

温暖的日光从窗户中洒进来,叶眠的脸颊上又传来微烫的感觉,她听见自己小声地问。

在一片明亮之中,她感到周梦君一点一点抱住自己,用温柔到使她眼眶再度发酸的声音说:

“那我们就一直在一起。”

 

 

Free Talk:

最后还是没有写小高的故事,可能是写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迷茫了吧——我明明清楚他就算心留在过去,前进的步伐仍不会停下;可还是忍不住想让他帮我填补过去的遗憾。尽管这样对他很不公平。

于是最终还是放弃了,选择写阿叶和梦君的故事。

她们并没有我生活中的人物原型,某种程度上也让故事更好发展下去,不至于被现实生活所限制。

这篇更多是从叶眠的视角出发来讲述她们之间的故事,也许有机会可以补上关于周梦君的人物故事——我私心认为她是个比叶眠更有趣的女孩子。

如果说有遗憾的话,那大概是我的故事仍旧没跳出校园这个主题,也至今仍未得出友情与爱情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所以这个故事读起来会有一种模糊的暧昧感吧。

我不知道叶眠和周梦君的未来会怎样,只能希望她们在平行宇宙里都如愿以偿吧。

以上,望看的愉快。

订阅评论
提醒
1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