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描写-拉芒城

关于场景的提示性问题:

1、名称

原名摩利诺亚,后更名为拉芒,因此也被称作哀悼(LAMENT)之城(在文学作品中更常见)。

2、地理位置
拉芒城位于康德曼王国的东南部,莫泽河下游地区,处在东部高原和南部平原的交接地带上。白冰河从东北方而来,与莫泽河的支流在城外东侧汇合。拉芒城所处地势比两侧略低,相比东边变化莫测的气候要更加温暖湿润,与其周边区域的几个城市一同被划为“南部的门户”。
3、大致面积

根据史料记载摩利诺亚最初只是村庄,随着交通往来不断扩建,最大时有100平方千米左右。灾难后重建的拉芒则扩大至200平方千米左右。

4、存在的时间/历史沿革

拉芒城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民间传说。在传说中,审判女神派勇士阿比特蒙前去东方诛杀邪魔,在旅途中他路过一个叫做摩利诺亚的村庄,里面的人们终日被女巫奴役驱使,还会被抽取鲜血制作药剂。阿比特蒙扮作年迈的旅人,在携带的巨剑上涂满当地草药研磨所得的黄色染料伪装成金剑,借着献宝的理由杀死女巫,解救了村庄。而有文字的记载距今已经有将近一千多年。(此版本选自《卡得莱史话》197年编)。
公历235年审判教廷发动讨伐异端的远征,以东,北为大方向进军。摩利诺亚成为东征路线上重要的运输中转站之一。
公历244年8月摩利诺亚爆发红颚症,造成大范围感染。为了彻底去除疫症,教廷对摩利诺亚及部分周边地区进行了净化仪式,同时展开对散布疫症的元凶魔女的捕杀行动。摩利诺亚城市大面积损毁。
公历252年,康德曼国王和新任教皇联合下令在废墟上正式重建城市并更名为拉芒,用以纪念死去的生命和成功击杀魔女。

5、建筑特色

房屋多白墙红顶,以尖顶为主。地标性建筑有圣乔利亚教堂,市政中心楼,摩利诺亚旧址等。

6、内部格局

在原先摩利诺亚的布局基础上进行扩建,因此街道繁多,四通八达。在宽阔的道路旁存在着众多幽径小巷。
白冰河的一条小支流从城市沿西北-东南方向穿过,上游即为市中心区域,以市政楼和圣乔利亚教堂为中心,聚集了一批政务人员和富人。下游地区则主要居住着贫民,流动人口占比较大,催生出黑市和非法交易。其余区域居住着普通市民,有很多店铺。
在城的北侧保存了部分摩利诺亚遗址,成为了许多创作者和学者的去处。

7、文化
由于地理位置和历史因素,拉芒城的交通比较发达,例如内河航运。同时商业繁荣,比较知名的特产商品有水果,染料等。拉芒的一大特产是一种藜草,在秋季时茎叶会呈现金黄色,经加工后可以用作黄色染料或特殊颜料;根则呈深褐色,可以用作药剂原料,经济价值和观赏价值都比较高。大面积的藜草田是拉芒的象征场景之一。另外由于所在区域适宜种植某些品种的水果,周边果农会在果实成熟时运送到拉芒进行贩买,形成了大型市场。
拉芒的圣乔利亚教堂是当地最大的教堂,吸引了众多教士。魔女之疫使得圣乔利亚教堂意义更加非凡,同时吸引了众多创作者,历史学家前往拉芒采风或考察。有关魔女,红颚症,东征的相互影响以及东南历史局势总是让人争论不休。
拉芒传播最广的文化符号就是一年一度的丰收祭典。本地居民会提前几天就做准备,在祭典当天盛装,摆出食物款待外来者,教廷会派神职人员参与其中仪式环节。节日一般持续3天,期间人们可以不用工作。经过众多宣传如今每年都会有众多游客前来参与节日,各类商人也趁机开展活动。因为正值藜草成熟之际,节日时美丽的藜草田也成为了情侣约会的好去处。
“南方的门户”使拉芒不仅是东南转运的商品运输枢纽,同时也给灰色交易提供了场所。在繁荣的表面下是城市内下游区昌盛的黑市和特殊集会。如果你找对了地方和门路,不论是非凡物品,赫斯提拉的“货物”又或者旧神信徒都可以接触到。

8、出没的人(居民、职员、其他……)
出没人员的身份背景阶层非常复杂,相比较下商人和本地平民占比更重。
除却来自大陆各处的商人,拉芒以索斯人为主(主要特征是黑/褐发,黑/褐/绿瞳,体毛不甚发达,脸部轮廓较柔和)

9、发生过的大事
魔女之疫:公历244年7月末摩利诺亚爆发红颚症,诡异且传染性极强的疫症很快传播开来造成包括平民,军队等数以万计的感染。感染者浑身生出充血肿块,刺痛难耐,破裂后即会流出大量黑色脓血。深红的肿块如同寄生在患者身上不断增生膨大,随着时间推移转移到脖颈处压迫呼吸。患者大多死于失血过多以及窒息。经过研究疫症可通过人与人接触和物品传播。在红鄂症爆发大约两个星期后教廷宣布散布疾病的始作俑者是魔女,疫症的本质是诅咒。9月,摩利诺亚以及周遭两个村庄被封闭,所有人员均被驱散,教廷使用圣火焚烧了被封闭的区域来驱散魔女施加的诅咒并随后进驻高阶战力开展围剿。九月的最后一天,罪魁祸首魔女黑鸦被杀死。然而红颚症并未完全消失,面对大量流离失所的平民和感染者,混乱的状况直到第二年才逐渐稳定。
“勇士阿比特蒙走过的土地上,女神不再庇佑她虔诚的信徒了。”——佚名
“这是比战争更加绝望凄惨的灾难,生活在神明羽翼下的人们终于体会到了同一片大地上曾经祖先的恐惧。毫不讲理又凶猛的疫症在脆弱的人体里传播,没有人知道身边是否有人感染,又或者自己已经感染。红色的“花朵”在还存活着的尸体上恣意生长,生命被一点点挤出体外然后勒死它的主人。贫民和富人共享一片裹尸布,进攻的骑士和逃亡的异端一同被圣火焚烧。东部魔女的阴影遮蔽了一切光亮,也包括人们的心。在灾难过后的数年,人们还会因为乌鸦而恐惧,因为据说魔女使用乌鸦窃听;无法计数的人被以“魔女的同党”名义送上绞刑架。”——《黑色的红色》简-克莱德
“我们很难从仅仅一方面去对魔女之疫这一事件进行分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绝不仅仅是一次邪恶的袭击。在红颚症爆发后东南的矛盾冲突加剧,东征的军队还未从半月沼泽离开几步,主要的有效供给路线就几乎都被混乱的情况切断了。与此同时由教皇梵迦利带领的北征在冰羽王的抵抗下陷入僵局,再加上南方卡丹等国摩擦不断,第四次远征已经初见颓势。更不利的是在处理疫症花费的四个月中,炼金术士们同生命教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结成了联盟。尽管在当时联盟是否牢靠还未可知,很明显梵迦利要应对的主要对手已经从错误的决策中走了出来,开始准备反击。另一方面,教廷长久树立的威信被击破了一角。不知在北国漫天的霜雪中她是否预感到这场战争将走向何处。康德曼王国和审判教廷尝试通过此事对东部国家施压来打开局势,但成效甚微。随着245年的春天到来以及红颚症的彻底消灭,远征正式迎来了胶着期。”——《“女神之剑”:难明的梵迦利》艾瑞克斯-伯曼
10、它外部世界的环境(政治/经济/文化/地理……)
康德曼王国:南部最大最繁荣的国家。
审判教廷:大陆上势力最强大的教会,信仰审判女神,以诛恶扬善,限制欲望为主要教义。信徒集中在大陆西部和南部。
生命教会:势力较大的教会,信仰原初生命之神。信徒集中在大陆中东部和中北部。
魔女:传说中居住在东部荒原中的邪恶生物,实力强大不老不死,以折磨毁灭为乐。
旧神信徒:被所有正统教会视为异端的存在,信仰的大多是邪神。
赫斯提拉:厄尔大陆上的特殊区域,多数是无人区。里面危险莫测,有着众多古怪的动物植物。学者至今难以解释为什么那里还会出现残破的古老建筑和废弃的神庙。在近一百年大陆上掀起了探索赫斯提拉的热潮,无数赏金猎人和冒险家奔赴其中。
炼金术士:逐渐崛起的势力,与教会使用着完全不同体系的力量,无信仰为主。

场景故事——《Witch in The Lament 拉芒城的魔女》
秋季已然到来,但是风仍然是凉爽的,并没有让人感到刺骨的寒冷。当塔塔抵达拉芒的时候,她已经可以把大衣的扣子解开,吹一吹南部的秋风了。行路的过程实在难受,但是刚收到的稿费少得可怜,如果不再省些用她很快就要租不起屋子了。希望这场庆典可以让我获得一些“浪漫因子”,我至少得写出价值每天一顿午饭的书,塔塔默默祈祷。
“浪漫因子”,这个奇怪的名词是塔塔的编辑提出来的,彼时他正在安慰小说被读者来信说像“半月沼泽旁边长满青苔的烂泥”的塔塔。“卡莎小姐,看起来这本侦探小说是不太可能继续下去了。不过这并不会影响什么,经过我的调查现在爱情小说非常流行,你可以尝试一些爱情故事。它们会比写一位大侦探容易得多,只要你多运用一些“浪漫因子”。“编辑先生充满热情的说。塔塔接受了他的好意,不过实际上她并不是在为那位读者的来信失落,她只是为了写剧情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睡觉了。即使塔塔是魔女她也感觉糟糕至极,好像自己变成了一只趴在烂泥上的青蛙。侦探和悬疑和她天生合不来,也许温暖的爱情小说会好一些吧。
抱着取材和放松的想法,塔塔决定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远行几天。编辑先生向她推荐的拉芒城听起来不错,一切在开始都很美好。但一路上拥挤的空间和旁边男人的酒臭味儿让塔塔对这才刚刚开始的旅程失去了所有兴趣。现在唯一支撑她远行的理由已经只剩下几天后拉芒的丰收祭典。
TO BE CONTINUED

P.S. 写提示问卷花了太久时间以至于没时间写故事了……总之是新时代落魄魔女参加庆典释放自我的故事,后面会继续更新的(肯定会写完的,大纲都搞完了)。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