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一座山,一片海(矛盾冲突)

关键词:糖,吃,好吃

 

火光四射,枪林弹雨之中,他慌忙逃窜。他最初坚定的认为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为国参战,但是在无穷无尽的血光之中,留在他的脑海中的一些片刻,都是绝佳的战术让对方伤亡无数,己方牺牲寥寥无几,或者是几个兄弟的命换来了另一群将士们生还的希望。一些片刻,他已经忘记了,他为什么要举起枪,开火。

他在前线扫雷,看到了几段出露的钢丝揉成了一个小球。恍惚间,以为看到了女儿6岁,上小学第一天回来塞给他了一颗糖。那是女儿上学第一天得到的礼物。

他好想,好想,再吃一块糖。

可是,战场上,是绝不允许片刻的“恍惚间”存在的。“停下!”他的战友吼了一声,“你没看到这儿有雷吗!干什么呢?!”他想停下,但来不及了。雷炸了。他被炸出了几米之外。昏迷了很久之后,他醒来时已经是躺在军医的大棚里了。医生见他醒了,并没有太多惊讶与庆幸,也没有那种白衣天使的温柔。“给你颗糖吧,里面有止疼药,你的腿怕是不一定能保住。”这个画面里,没有什么温情。没有妻儿在旁痛苦流涕,也没有躺在病床上努力看向希望的眼睛和医生紧皱的眉头冒汗的手心。只剩一个断腿的钢铁侠和一个机械的救治机器。

那一刻,他的怀疑再一次涌上心头。战争,到底是为什么。一定不是为了正义,因为这里太无情了。就连苦的糖都是无味的。

他睡过去了,准确的说是被糖里的麻药麻醉了。医生并没有完全说真话。真相是,他的腿一定是废了,需要尽快截肢,否则性命不保。医生焦急的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尽自己的可能努力着,而在他的梦里,全世界都是美味的糖。

再一次醒来,他察觉到腿没了,心里一震,也就没有更多了。他的余光瞟到了旁边受伤过重,掏出妈妈寄来的信和要写给妈妈但还没有写完的信的战友。

想到曾经的自己,冠冕堂皇的说一定要去参军,保卫国家,用自己的力量守护更多人。似乎现在失去的却更多些。一颗糖,是他好吃的全世界。每个人都拥有这样的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生来就在塑造。战争,给战场上的人和家中守望的人在小世界中放入了一座山或者一片海。越过山,还能再相逢,达不到海的彼岸,就是永别。嗐,也没有什么正义与否。

失去一条腿是幸运,因为至少还能再相见吧。文明会被野蛮摧毁,废墟之上才能重生。愿那颗糖值得。愿几个人的那座山值得让更多的人有机会看到好吃的世界。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