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卷+小故事

1、床:软而高的床垫、星空图案的床单,床上摆着一个半人高的又憨又萌的小猪解压抱枕,抱枕有弹性,同时软得不可思议。

2、冰箱:她和父母住在一起,冰箱里摆着各种食材,西红柿、菠菜、生菜很多,还有牛油果、沙拉酱、酸奶,尽管她很瘦,但她每天仍在为了瘦身而吃草。

3、每天⼊睡前最后⼀件事:看着天花板发呆,思考今天发生的一切。发着呆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4、中学毕业于:北京888艺术学校附属中学,是舞蹈特长生。

5、喜欢的书、电视节⽬:喜欢浪漫的网络小说,前提是这本书有深层的内涵(不喜欢快穿、霸道总裁文等一味跟风且没什么深刻意义的书)。喜欢看《舌尖上的中国》,虽然她胃的大部分空间留给了草。

6、怎么跟妈妈说话:和妈妈相处和睦,说话的时候开心或不开心都会表现在脸上,很缠妈妈。

7、最好的朋友:从小玩到大的最好的闺蜜+温柔知性的学霸同桌,肖牧(是女孩子哟)。

8、包:黑底包,白色的大字,黑白撞色给人很鲜明的感觉。

9、失眠时会:数绵羊

10、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害怕亲人出各种事故(可能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做噩梦梦见自己在热带雨林要被食人花吃掉,但是醒来后发现只是被子盖得太严,太热了。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她正在地铁上,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背着包从学校回家。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依靠本能。她的直觉比逻辑思考迅速很多,且大部分是对的。

13、最难忘的事情:肖牧有一次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哭,跟她说自己的郁闷。她那次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进入闺蜜的内心世界,以前对她的认知(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停留在一个坚强的永远不哭、温柔、成熟的小姐姐,不知道她还有这样的心事。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在练功房里练基本功,练习舞蹈,录一些舞蹈视频或教学视频传到b站上。之后回家和妈妈一起准备晚饭。

15、⾝体特征? :由于练舞,身材苗条匀称,“指如削葱根”,鹅蛋脸,天真的大眼睛,嘴角天生有点挑起,天然的笑脸。身高165左右。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和陌生人说话的时候双手在身体后面交叉,手指来回错落勾起,因为太紧张了。但是和熟人说话的时候会比比划划,说到开心的事情还会踮脚尖(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开心到飞起”?)。

17、喜欢(讨厌的⾷物)?:喜欢黄油曲奇(虽然为了保持身材不能吃太多),不太喜欢蔬菜沙拉(可能是吃腻了)。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她叫做尹栖桐,2000年12月4号出生的中产阶级的女生。

 

尹栖桐,这个名字的含义,看似隐晦,实则也是能够望文生义的。名字的主人表示,自己的命格怕是架不住这么富贵的名字。她怕招来灾祸,因此尤其不爱别人叫她大名,更喜欢朋友叫她小桐、桐桐等。

这样一来,就巧妙地将一只在天涯海角飞翔的、大富大贵的鸟儿化为了一棵会永远守在某个地方的、深情的树。

尹栖桐由衷觉得自己比起一只东奔西顾的鸟儿,更喜欢“树”这样永远守着初心的事物。或许是因为树和她有一点点的共同之处,在她心里一切“新的”,都无法超越最初的那一个。

比如她第一个好朋友肖牧,没有人能代替她在尹栖桐心目中的地位。

她们在幼儿园认识了。那个时候,尹栖桐在幼儿园跨年晚会上给大家跳了一支中国舞一级的考级舞蹈,而肖牧给大家用电子琴弹了一首《两只小青蛙》。

她们好像就是那个时候互相崇拜,玩在了一起,成为了好朋友。之后,她们上了同一所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同一所大学。

虽然现在的学校是艺校,但毕竟对文化成绩还是有一些要求的,为此尹栖桐非常感谢当初拉着她各种学习的肖牧——没有肖牧,就没有今天的尹栖桐。

当然,或许是肖牧从小就很照顾尹栖桐的原因,后者一直把前者当成自己的姐姐来看。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各有所长,互相取长补短;和而不同,一起完成的任务永远是班级优秀范例。

或许是因为她们实在太亲密,尹栖桐适应了肖牧所有行为处事的方式,以至于她从来没有发现过——肖牧比起同龄人来那份诡异的成熟。

直到高中的某一天。

那天体育课,模范好学生肖牧向来画满对勾的考勤表上落下了一个“缺勤”的“污点”。

“肖牧怎么没来?她也没请假啊?”体育老师皱起眉头,拿着签字笔敲了敲考勤表。

尹栖桐心下暗自奇怪,今天早上她跟肖牧肩并肩地来上学,那个时候她还在呢,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去医务室了吗?

想到这里,她忽然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担心到老师讲解的技术动作,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在体育课上太心不在焉是会导致事故的。

果不其然,跳马的时候她一个不小心,落地方式错误,崴了脚。

老师当下责备了她几句,说她该好好听讲,一边又担心地让某个同学陪她去医务室。

当然,尹栖桐拒绝了那位同学的好意,一瘸一拐地“自力更生”。她的心思就像一个别扭的小孩子,如果陪着她的不是牧牧,她宁愿一个人去。

腿瘸了,不想绕路去医务室,于是她就从绿化带的缝隙之间挤进了“荒无人烟”的小路上。这条小路很狭窄,一边是教学楼的墙壁,另一边是绿化带,中间仅能通过一个人,整条路被绿化带遮地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如果有人在这里蹲下,基本上就相当于隐身校园中。

这条小路隐蔽是隐蔽了点,却能省掉很多绕路的时间。当尹栖桐要绕过楼的拐角时,忽然听见了一声轻轻的抽泣。

那声音极轻,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犹犹豫豫地将头伸过拐角——双眸瞪大了。

蜷缩在拐角后的那一小只无比熟悉的身影,正是无故神隐的肖牧!

她靠着墙,缩成一团,头埋在臂弯里,一向爱干净的她连长发垂到了地上都没有反应。

尹栖桐震惊了。

在她心目中的那个肖牧有很多模样:微笑着的,温和的,认真的,耐心的,心血来潮开玩笑的,偶尔跟朋友闹小脾气的……什么样都有,唯独没有这样的——哭泣着,痛苦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向来鬼点子最多的尹栖桐手足无措了。

在二人的友谊中,被温柔安慰的一直是尹栖桐,现在面对“角色颠倒”的状况,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个坚强、温柔的,姐姐一样的存在,也会哭吗?

似乎是灵魂操控着缠在她身上的线,她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无知无觉地便绕过了拐角,在肖牧身边坐下,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没有人告诉她该怎样做,她只是在顺着记忆模仿肖牧安慰人的方式,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肖牧这才惊觉,胆怯地、缓缓抬起头来看向这个走来坐在她身边的人……

原来是她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光明啊。

当尹栖桐看清肖牧那双哭红的、憔悴的眼睛里,似乎是看到什么希望一样忽然闪烁出的光亮,那一刻心中翻涌而起的是难以描述的感觉,五味陈杂。

她鼻子一酸,莫名其妙自己的眼泪也掉下来。

无疑,她现在感到自己这个朋友真是糟透了。

两人认识十几年,她居然是第一次认识到,在这段友情中,一直被关照的是自己,而她竟从来没有尝试过打开肖牧心中的“匣子”,甚至有的时候忽略了这个匣子的存在。

“牧牧对不起……”她先装作坚强地抹掉眼角的泪花,可惜眼泪还是源源不断地往外流,“我来晚了……”

那天,肖牧跟她诉说了很多很多的心事,比如父母不和,就连母亲生病了,也仍总是会和父亲争执。还有她做社会调查时遇到的许多冷漠者……一切都与她一开始所想象的大相径庭。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社会的深渊”,就好比一朵花在温室里养了许久,忽然被放到室外,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如此寒冷之处一样。那种感觉是幻灭,是恐惧,甚至有些绝望。

尹栖桐就在一旁默默倾听。她从肖牧的话语里,似乎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学校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以前虽然在语文课本里读到过很多“社会的黑暗”、“人群的冷漠”,但她一直是一个半懂不懂的状态,如今这些东西就发生在身边,她居然开始真正对于那种事物产生了“悲伤”的心情。

学生们每天都在抱怨学习怎么累、考试怎么难,做梦都想快点长大成人离开“考试魔鬼”。但是长大成人又岂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呢?学校外没有人宠着你、向着你,有人不会看你年龄小就会手下留情,有许许多多需要学习的事情,除了父母亲人,没有人会告诉你——他们没有义务。

所以尹栖桐看到的网络小说,有很多是关于“青春校园”的。不是为了迎合大众潮流,而是真的想回到那段最单纯的时光。

尹栖桐的泪水掉得更多了,那是为自己流的,为肖牧流的,也是为时光、社会而流。

X X X X X X X X X X

“桐桐,怎么又在发呆?是昨天没睡好吗?”那个高中生肖牧的形象和现在眼前这个大学生肖牧重叠在了一起。肖牧伸手在尹栖桐眼前挥了挥,把她的灵魂重新唤了回来。

“哦,没事,我想起了高中那会儿……”尹栖桐解释道,“说起来,现在干妈身体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现在他们两个也不怎么吵了……”肖牧眼神中闪烁了一下回忆的光芒,“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我居然那么脆弱,会因为这些事患上抑郁症……那段时间还是多亏了你啊……连医生都说在恢复中你帮了我很大的忙呢。不说这些事了,过几天就是艺术节了,我们还得去准备你跳我弹的节目呢!”

尹栖桐“啊呀”一声,瞪大眼睛看着肖牧,一下子忘记了方才关于社会的一切悲哀,“对了,还有这件事!走吧,now!”

她一把拉起肖牧,带着她奔向舞蹈教室——

两个女孩子的脸上,还是那样的笑容,是独属于最好的朋友的笑容。在这个时候,可以彻底忘记她们所生活的世界,忘记过去一切的伤痕,让心灵得到一段休憩的惬意时光。

只要好朋友在一起,大家就永远是长不大的、单纯的小孩子。

就像从小到大,一直以来那样。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