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终稿』那个夏天-张彧菲

冰棍、汽水与篮球场上的声声作响是那个夏天的开始.

夏天的清晨格外凉爽,翠绿色的灌木上星星点点的露水反射着初日的光芒。在篮球场上不断奔跑,挥洒汗水,时不时地也会感觉到一丝疲惫,在旁边的小店里买一瓶冰镇的北冰洋,坐在场边和朋友聊聊天,现在想起来,也是生活中的小确幸了。

我想:明天就是我飞往图文巴的日子

当呼吸到图文巴那清新的空气时,十几个小时的空中旅程仿佛都不再漫长了。由于处在南回归线附近,这里的冬天丝毫感受不到寒意,但是怕冷的我还是围上了七八件毛衣。

第一天是什么样子?是从车窗中看到亲自前来在欢迎我们的校长,还是食堂里住宿生们那一张张陌生的笑脸,还是餐桌上那些难得一见的西餐和甜点,还是穿过一条下山的小道通往的医务室小屋,还是……?

夜色降临,温暖的宿舍楼中被陌生的语言填充着,望向窗外,红色与蓝色渐变的晚霞映衬着斑驳树影,突然感受到了这里独有的美丽。好像没有了城市的车水马龙,没有了刺耳的鸣笛,没有了烟囱排除的浓烟,只剩下了一座花园一样的城市和一座校园。跟大家道完“Good night”后躺在床上,想像着明天的样子,想象着这个夏天会发生的事……

 

逐渐熟悉了这里,才发现这是一个偌大的地方,三个绿茵茵的操场与迷宫一样的教学楼让每天的校园生活都充满了新鲜感,热闹的篮球场与宿舍楼后面的沙坡还有不远处的游乐场,都是游戏时间的好去处。还记得在滑翔索道上的一次次张开双臂,记得在秋千上的一次次俯视大地,更记得在青草上的一次次奋力奔跑。

太阳升到了头顶,浅蓝色与深蓝色相间的球场上穿着运动校服的女孩们正在挥洒汗水,是一颗闪亮的白色的Netball在空中来回飞跃着,虽然没有篮板的Netball进球没有声响,但是那每一张灿烂的笑脸,每一句 “Pass the ball to Grace”,每一个加油的手势,都像电影中的一幅幅画面,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那百米跑道旁的那句浑厚的“Go, Grace!”也使我前进的脚步更加坚决,冲破红色横幅时的喜悦,领口上别着的一张张飘扬的奖票,都是时光对于那个夏天的见证。

一个凉爽的早晨,外面大概只有七八度的样子,一群男孩女孩们穿着清一色的运动校服走上了大巴车,他们似乎有一点紧张。两个小时以后,车子驶到了黄金海岸边的布里斯班。他们下了车,走到了一个巨大的体育场上,体育场上早已经搭建好了一些遮阳篷,他们走到了印有“TACAPS”的篷底下,同样穿着运动校服的老师戴着遮阳帽和墨镜,拿着点名表,开始签到了。原来这是TACAPS的体育代表队,他们来参加昆士兰州的州运动会了,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不到十度的气温里,我们穿着这短袖短裤在跑道前候着,我们几个人参加的项目是4乘以100米接力。刺耳的枪声打响了,第一棒同学从我的对面起跑,但是随着弯道的递进,我们与第一名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像往常训练时一样,我接到棒后就奋不顾身地向前冲,想要超过前面的那个人,但是不管我多么努力地奔跑,那个人就永远在我的眼前,而后面的脚步,也越来越近,当我筋疲力尽地将棒交给了最后一棒时,旁边的同学都在朝我喊“Great job, Grace!” 我向他们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Thank you” 虽然我们最后只得到了第二名,但是我们都很开心,因为这是我们所有人拼尽全力的结果。伴着布里斯班的落日,我们背着书包有说有笑地上了车,那天的夕阳很美。

很多年后当我回想起这一段与他们并肩奔跑过的长长跑道,我才发现,当时的我们就是支持彼此走过那段时光中最明亮的光。我会怀念那段时光,我会怀念 .

 

一转眼间,两个半月匆匆而逝,图文巴也即将迎来属于自己的夏天,那个夏天就像一场精彩的电影,久久不能忘怀。就在那个夏天我明白了,寻找快乐的过程其实就是快乐本身。我想对所有人再次大声说:“Thank you!”

 

游乐场上的落日,书屋上的月光还有礼堂中雷鸣般的掌声是这个夏天的结束.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