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王者——回忆录终稿

我和王者

我和王者这款游戏仿佛有一种深厚的缘分,以至于从六年级到高一,我们虽有过很长时间的别离,我的心里一直有一块位置是专属于它的。当我看到创写课的自我调查问卷并开始回答时,我就意识到,我的许多答案都指向它——我想,现在是时候细数我们之间的故事了。

故事要从五年级假期里的某一天开始说起。小学的时候,我的家长几乎是不让我玩游戏的。但在假期里,我偶尔可以和同学们约着去某位同学家玩一会儿。对这难得的游戏机会,我十分期待。对于我,一个大心眼儿里喜欢玩游戏却玩不到游戏的小孩,这种期待的程度甚至更甚于小朋友在过年时渴望收到一个又一个的大红包的期待。

 

然而那天,到了同学家里,我的期待大都转为了失望。我本来想借一位同学的高阶号玩一会皇室战争,用自己从没有机会接触到的卡牌爽一把。结果他和另外的两个同学在愉快的玩另一个游戏一王者荣耀。他们三个人好像是一队的,他们嘴里总是念叨这一些我听不明白的术语,后来三个人在赢了之后都开始疯狂大喊我是MVP。我对他们的行为嗤之以鼻,并且并没有对那个游戏产生一丁点的兴趣,心想这些平日里看似正常的人,为何会为一个游戏表现的如此疯狂?因为他们三个一块玩的时间很长,我最后只玩了一盘皇室战争,那一盘差不多三分钟。之后我妈就火急火燎的叫我回家,我闷闷的离开。把没有玩痛快皇室战争的一肚子的烦闷,都寄托在了这个叫王者荣耀的游戏上。很难想象,这便是我对我以后最钟爱的游戏的第一印象,可以说我的第一次见面很不愉快。

 

到了六年级,我们身边开始玩王者的朋友越来越多,他们都渐渐摒弃了皇室战争,而我还在固执的坚守。六年级的男孩们聊的话题大概就是打游戏、打篮球,偶尔谈谈升学。慢慢的,我和很大一部分人的话题之一逐渐消失了,因为他们聊游戏时总是谈起王者,而我不玩。我感觉这样有点无聊,于是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也下载了一个,打了几把,并未觉得有多好玩。但是至少,他们说的有些话我是能听懂了,也和大家找回了共同话题。偶尔我也和几个朋友一块玩一会儿,五个人在一起连麦玩的时候感觉还挺好的。每当如我这样的新手有所斩获,也会和其他人叽叽喳喳的吹个不停。在这中间还会有我们中的高手指挥战斗的声音。总而言之,又乱又有意思。我也理解了,为什么我第一次看到我们三个人一块玩的时候,他们的交流那么疯狂。不过这时候我还是不能算是喜欢这个游戏本身吧,只能说我看中了它可以让我和同学们有的聊,还在其偶然获得了五个人连麦玩游戏的新鲜感。

后来,我很好的一位朋友老张来找我,说:老李你能不能把你的王者借我玩玩?假如他换了旁人去问,别人大概率是不会借的,因为他们都很爱玩。而我还没有体会到这个游戏的乐趣,何况我也感受过被家长禁止玩游戏的难受。我对他表示极大的同情,并在每个周五,也就是我每周唯一能带手机上学的日子,把手机借给他玩。他是我们班当时唯一一个王者,大神级别的存在。他开始耐心的教我配铭文、出装、英雄选择什么的,我其实是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考虑到了解了这些,就和大家有更深入的话题,并且出于对他的尊重,我都非常认真的听了。其实我更关注的是他可以帮我上分,当时我对游戏并没有什么研究,也不想在这上花很多时间。但是又想得到个赛季皮肤,也希望自己的账号能有更高的段位。说白了就是虚荣心到了,但是兴趣没到。而我的朋友是有兴趣也有水平,但被剥夺了使用手机的权利,我们也算是各取所需吧。我们在一个羽毛球课上,我和我们班的其他两三个同学在羽毛球场上激烈的打球,尽情挥洒着汗水。而他,安静地坐在球场边的长凳上,心无旁骛地电竞。当时的我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人王者荣耀的热爱会超过对打羽毛球比赛的热爱。谁曾想到,在一年以后,我也成为了这样的人。

我刚上初一的时候,差不多是王者最火的时候,至少说是在社会上的反响最大的时候。从创造财富的角度讲,当时王者和宝马联名出了一个赵云的皮肤引擎之心,就这一个皮肤就卖出了一点五亿元。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人民日报连续发文,痛批王者。从表面上看,王者的名声受到了较大的影响。但其中不乏有很多人边骂边真香,实际上王者的用户量几乎丝毫没有减少。我家长可能也是看到了新闻,受其影响,跟我说把王者戒了吧。我当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内心并无波澜。因为我原来只是为了和同学们聊聊天,或者偶尔和同学们一起玩儿才下的这个游戏,并不是真心喜欢。再加上到了初中,在学校肯定也不让玩游戏了。记得当时有一次语文作业,我写的就是人民日报批王者这事。我妈高兴极了,夸我自控力真强!我自豪的笑一下,心想还真是如此,不费吹灰之力便把有些人总是戒不掉游戏戒了。

之后,真正跟初中同学接触多了以后,我发现男生里玩王者的还是挺多的。还好,我曾经玩过。虽然我现在不玩了,但有的时候,我学习累了,我也会看看王者直播,所以我跟他们还是有得聊的。虽然他们中不乏有很多人经常电竞,但是在学校的教学楼里,是没有人敢的。中午的时候,我们都成群结队的去打篮球,有的时候甚至不吃饭就得去占场,毕竟场少人多,也就没有人会跑到操场上去电竞。所以平日里,我都不会很在意这个事儿,因之便基本不会影响到我的学习生活。不过在某些自己比较无聊的时候,想到他们都有自由电竞的权利,我现在没有。而我在有这个权利的小学的时候,却没有选择去电竞。想起来还是有一些怀念曾经有游戏的手机。大圣归来里说过这么一句话:“曾经有一段情,我没有珍惜。现在想来我追悔莫及。〞不错的,确实有好多事是如此。虽然我的程度远不及台词中的严重,但当我失去了我王者的时候,我才开始觉得他本身一点点好玩,心头时而笼上一层薄雾般朦胧的忧伤。

 

按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我和王者本不会再有什么交集。因为不是我在能玩它的时候不喜欢玩,就是我在喜欢玩它的时候不能玩。然而,在初一下的时候,神奇的转折发生了。在一次活动中,我与一位同学闲的没事,我便尝试在我手机上下个王者。当然,家长“贴心”的为我设计了下载密码。令我惊讶的是,我居然把它试出来了,我当时的心情只能用喜出望外来形容。我随即开了个小号,开始了新一次的王者峡谷之旅。这次我比原来有了更浓厚的兴趣,看了些直播后,也照猫画虎的学了些经验和技巧。打的顺了,自然也便更爱玩儿了。甚至连在初一下期末考试的复习阶段,也一直在玩。这并不是我不想控制,我几乎每天都告诉自己:今天要开始好好学习了。然而,每当到了我每天能打游戏的时候,我之前思想上的所谓控制都在一瞬间土崩瓦解。我还总喜欢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以至于当时我的那一句“今天班里学习氛围不好”成了我们班男生间口口相传的梗。这一行为直接导致了我没有考出一个很理想的成绩,年级第十四。这是我初一考出的最差的一次。之后我变发誓,我要在假期弯道超车,力争上游。不过我也耍了个小聪明,留了一手。我把王者藏在一个隐身模式里(我在解锁手机时输两个不同的密码,可以进入两个不同的界面),以免被家长发现。不过整个假期,我确实几乎没有再碰过他。

可惜好景不长,升入初二刚开学的时候又和同学们玩起来了。不过这次我大意了啊,没有删(原来我随放在隐身模式里,但也玩完就删,再玩再下)。后来在家长查我手机的时候被发现了,好在他们并没有大肆怪罪于我,只是给我换了个手机,我便再也试不出密码,无法下载了。不出所料,初二第一次期中凉的很透彻,这或许能用玩王者来解释原因。但是在初二的后三次大考中,我虽已与王者绝缘多时,但仍没有考出理想的成绩。如果用当时不玩但心中还惦记的话来解释也是没什么道理的,毕竟我当时还没有后来那么爱玩。非要归因的话,也只能说因为玩过一段时间游戏,在无意识中把认真学习的心变淡了些。

还记得当时,在一个语文课外班上,写过一篇关于一个职业选手梦泪的文章,也许这是我整个初二与王者唯一一次比较深刻的交集,虽然是神交。当时,作为王者荣耀初代大魔王,无数普通玩家的信仰的梦泪,以及他所在的战队—— AG超玩会,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连败。我其实从一定程度上能理解他的心情,那和我学习成绩从巅峰下滑或许会有相似。不过,他的痛楚远要比我深沉的多,毕竟他是个职业选手。就在我写那篇文章但前不久,梦泪从首次首发登场时隔564天首次被替换下场,当时导播间给出的标题是“不破不立”。一个特写镜头给到梦泪,梦泪测过了脸,然而他半边脸颊上的一行倔强的清泪,更加令人神伤。写那篇文章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我对他的敬佩,不过也有一定程度是我对当时自己王者生涯终结的凭吊。

 

升入初三后,我们换了校区,也按照选考科目重新分了班。在我们新校区的旁边有一个小公园,我和我初一初二同班的好朋友肉肉经常在中午的时候去那里玩游戏——当然手机里没有游戏的我只能是看他玩,他偶尔会给我玩一会。没有经历过被家长限制游戏的他,自然不及我对我小学那位朋友的理解与深刻的同情,他能这么做已经算是挺仁义的了。在我们月考的一个中午,我们照常在那里电竞,给我们年级主任和我们班主任看见了,给批评了一顿。非常巧合的是,我那次的数学发挥极差,这也成了老师批评我的证据。在那之后我们去的频率着实少了。不过在之后期中考试时,因为选考科目的缘故,导致我们这种选考方式(物理、地理、生化)的第三天只有下午考地理。也就是说,我们有长达六个小时的复习时间。我便又不知死活的和同学去电竞,当然其实还是我看他们玩。不幸的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六个小时很充裕,有许多人没有在教室自习。老师发现后便看摄像头到挨个地方去排查,我们最终难免落网。于是在期中考试之后,我妈被班主任约谈了。回来我妈就痛批了我一顿,还给我写了个什么约定,具体的内容早已记不得了。不过在此后我确实做出了改变。我中午就改为和邵哥找到一个空教室自习,也算是干了点儿正经事儿。初三下学期的时候学习压力愈发的重了,再加上疫情之后居家上网课,我也没有看别人玩游戏或用别人的手机玩的机会了。不过有时还是喜欢在语文课上遛号,去看看王者比赛的回放,这可能是在我紧张的复习中唯一的放松方式了。总的来说,我疫情期间的学习状态是极认真的。回学校之后一模二模都考出来了,只可惜中考的时候却折戟沉沙,只能说是时运不济吧,还有自己在考场上的一些细节,做的不太到位。但我终不会后悔。在那段时间里,繁重的备考生活,使得我无暇去想别的其他任何事。现在回想起来,在强度高到令人很头疼的学习中,几乎做到了不借助游戏来放松,也算是相较于之前的一种很大的进步吧。

 

中考结束了,许多同学都说要在这个假期好好放松放松。但我并没有指望我家长会给我在假期里游戏的权利—我了解他们的脾气,我只是想能和普通的假期一样,和小学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聚一聚,玩一两次就好了。没有想到,我家长居然同意我在假期每天玩一个小时,代价仅仅是不能再中午和晚上看电视了(看电视在他们心中也算娱乐活动),我欢天喜地的答应了。真的,我现在很难用言语形容我当时听到这个好消息的那种由内而外的高兴。假期里,我主要是先自己打,分上的很快。后来有一阵停住了,好在我和我的初中同学还有他的两个小学同学,组成了一个比较固定的车队。大家的水平都很高,都至少有一个自己的“绝活”英雄,上分如喝水,最好的时期拿到过一个20连胜。我才开始有一个曾经看起来不太现实的想法,在假期里上个王者(曾经说它不现实,主要是因为原来玩的实在太少)。不幸的是,当我打到星耀2的时候,这个车队解散了。有人要上课外班,还有人说要开始学习了,把游戏给戒了,于是我又开始孤独的单排。然而一直打得很不顺,起起伏伏,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我开始如精算师一般计算着,假期还剩多少天了,我还差多少个星上王者,我每天平均至少要上多少星等等。有一段时间,我开始觉得上王者的目标如海市蜃楼般飘渺。直到后来我找到了我小学时曾借给他手机玩的老张,一块上了一些分。还阴差阳错的在一个第五人格的群里找到了一个王者玩的还不错的弟弟,一块玩了几次,我看着自己的星一颗一颗的上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在8月28号,已经临近开学的时候,终于算是打上去了,不至于在高中开学之后再与家长有这方面的纠纷。过程是崎岖坎坷的,但结果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现在,当我把这些我与王者的种种“恩怨情仇”排在眼前,不由得不生发出一些思考。

王者这款游戏,它自身是很有吸引力的。有人说那5,000万的日活玩家的时间都被它给“拴”住了。这确实是他不好的方面。不过我觉得,这个“拴”字还可以从某种角度上解释为王者这款游戏维系了我们这一代朋友的关系。昨天,北医附校庆,在致蕙礼堂展演。我与故友肉肉见了一面。他在那边过得还不错,我看了看他又胖了一圈的脸,一看就是生活愈发的滋润了。他现在也不及此前那么沉迷王者了,期中的时候考了个年级第十一,比原来在我们学校的时候自信多了。叙了会儿旧之后,他打开了我们熟悉王者。两人互相看了看操作,相视一笑。虽都不及原来沉迷了,但细节上却丝毫没落下,还有曾经并肩作战的那味儿。曾经小学、初中的时候,也许我们成为朋友是因为一块儿打过架,一块儿打过球,一块儿应付老师等等,并不是因为一块玩过王者。但是,当我们聊起天,或者有现在回忆过往,王者一定会是一个避不开的话题——许多人曾经的挚爱,也许现在还是某些人的挚爱。

很多人说,打游戏是没有意义的,纯属浪费时间。纵观我这么多年的生涯,我并不能完全认同这句话。我个人认为打游戏的本质就是为了快乐。因为玩的好会使我快乐,所以我才会去研究一些关于游戏的东西。在玩游戏的时候可以说我是全情投入的,我好像真正进入了王者峡谷,而暂时离开了我平日存在于的这个世界。不能说曾经获得了快乐不是一种意义,也不能说暂时逃避了所有面对的事物、进入自己的世界不算一种意义。诚然,有时游戏时的那种极大的乐趣是经不起回味的。但是若细想,什么事物能真真正正的称得上是经得起回味的呢? 曾经的高分、年排什么的,现在已经变成了普通的数字,失去了当时的荣光。回忆起篮球,他和玩电子游戏很相似,打球时的乐趣会大于回忆。当然技术肯定是有增长的,也可以交到朋友,不过这点游戏好像也可以做到。所以,我现在觉得,把现在的每一天的日子过好,把时间利用好,仿佛才是正解。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也不要想未来回忆时,会不会因现在所做而骄傲或懊悔。只要当下认认真真的做每一件事,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时间就好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