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初稿

上上个周六晚上,我妈接了一通电话就出门了,说是去找姨妈妈聊天,她照例问我,要不要一起,我说,不去,我想在家唱会歌。

说完我还想了想,我和她,终究,果然,还是生分了。

姨妈妈,其实是我儿时的一个保姆,50多岁。是照顾我时间最久的,从我上幼儿园之前到我小学毕业。在我2岁的时候,我妈工作忙,我就总和她呆在一起,甚至管她叫妈妈。我妈不乐意,只好在前面加个姨字,变成姨妈妈。

她对我是真的很好,比起保姆更像是我的一个慈祥的奶奶。在我上幼儿园以前,我妈6点去上班,就先把我送到她家,晚上18点下班,再把我接回来,一日三餐都在她家吃。于是在那个时候,我和她呆在一起的时候远大于和我妈在一起的时间,管她叫妈,可以理解。

我记得她做饭特别好吃,我每在她家吃一顿饭,就要叫她“郝大厨”一次,我妈晚上来接我的时候开玩笑道:“我和姨妈妈谁做的饭好吃?”我说:“当然是姨妈妈!”她俩便哈哈大笑。

记得那个时候,我特爱吃她做的酸辣土豆丝,牛肉面和炸酱面,天天要吃,她便依着我,陪我硬吃了一周。她喜欢醋,做的饭好多都加醋,包括包子饺子什么的,而且都超好吃。于是我也和她一样,直到现在。

她经常带我出去玩,去北海公园,去紫竹院公园,去邮电,去土城遛弯。她喜欢给我拍照留念,她拍照的时候喜欢比剪刀手,我学她,于是我后来的照片清一色的剪刀手。

后来上了幼儿园,她就每天负责接送我。我每次放学都给她讲学校里发生的故事,还会加以想象和夸张。讲到兴奋之处会激动地松开拉着她的手,开始手舞足蹈地描述我想让她知道的画面,而她总是走在我左后方呵呵地笑着听着。然后到她家呆着,看电视,画画,吃晚饭,直至小学4、5年级。

可是,我是从什么时候和她开始变疏远的呢?

有天我妈晚上来接我,想到是月底,我随口问了一句,妈妈,你给姨妈妈保姆费了……她赶紧制止我继续说下去,我也没多想,也没注意到姨妈妈笑得那么勉强。

我妈对她很好。比如寒暑假的时候,我妈因为在学校工作,所以她也能放假,这种时候应该就不需要她来看我,但是我妈还是坚持要给她工资,这就相当于带薪休假三四个月。她很看重钱,所以有一段时间她在看我的同时还看另一家的小孩,那一家人,付工资是不上班就不给,也就是说,她寒暑假不能从他们那里获得工资,她甚至为此还去找他们理论去了,真是可笑。对了,她还跟我妈说过说,如果我妈有事而她正在带另一个小孩的话,她是不会请假来帮我妈的,尽管我妈一直在付她工资。因为她要是请假了,那家的人要扣她的工资。

这是她亲口跟我妈说的。

我听完当时就怒了,我心想,好家伙,你一个人享受着两份工资,然后还恬不知耻地对我妈说出这番话,甚至还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带薪假期,这本来是不应该的,是我妈对你太好了吗?是因为我妈人好,待遇好,还不扣你工资,所以你就可以这样欺负她?

那一刻,我对她的怒气值到达了顶峰。气头之上,年幼的我用当时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话骂了她,当然,是背地里跟我妈说的,毕竟那的时候她还是我的保姆,我还在她的手下,所以我清楚的知道我现在最好别惹她。

事实证明,那件事儿所让我对她提升的愤怒只是一个小高峰,后面还有更多的高峰。或许,就是从这第一个高峰开始的吧。突然觉得她对我来讲好像有点陌生,是时候刷新一下以前对她的完美印象了,我要逐渐了解到更真实的她了。

6年级的时候,我在家做纸粘土,做了一个竹林,里面还有熊猫。不久之后她来了。她来找我妈聊了会天,我闷在屋里继续做手工。她临走的时候进来了,我妈也进来了,她们说了一大堆,我都没在意,我只注意到了一句话:“这不是正好母亲节了吗,悠悠,你做的这个挺好看的,送给姨妈妈吧。”我还没说话,姨妈妈就已经拿起来了,我心里冷笑了一声,不再强留。后来我妈说,姨妈妈拿到你做的手工之后明显不太开心,所以我给了他一个红包。我阴着脸说,她不就是想要钱吗……而且母亲节我为什么要给她送礼物,你为什么给她钱?她是你妈?她没再说什么。

后来有一天周日我刚上完画画课,兴高采烈的和我妈约好了,一会先去火锅店吃饭,然后去逛动物园。结果当我在火锅店门口和我妈会合的时候,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是她!我妈得意洋洋地说,你都好久没跟姨妈妈一起吃过饭了,想她了吧,我们一起。我只记得那顿饭我吃的并不愉快,她对我问东问西的,我也只是草草地回了几句。吃完之后我说,我不想去动物园了,我们回家。回家的路上我妈奇怪的问我,你以前不都特喜欢跟姨妈妈一起出去玩的吗?我说,确实。

真是奇怪,我以前确实很喜欢跟她呆在一起,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为什么,我现在一看见她,就觉得有点不自然,或者说是……膈应?总之,我对她的看法已经有一点改变了,我好像,不像以前一样,那么喜欢她了……

初中的一个个中秋节,我妈买了一盒月饼,说要去看姨妈妈,我奇怪地问,为什么,咱们过中秋节和她有什么关系?她说,人家好歹看了你那么久呢!我说,但是你不是也给她钱了吗?她又说,人家以前对你多好!我说,怎么着,你欠了她工资吗?我想了想,又故意改口道,你欠了她的保姆费吗?她这次没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

有一次期末考试完,她发微信来关心我的学习,感觉像是真心的,不像是为了钱,这让我有些意外,也觉得她并不是想我所想的那样钻进了钱眼儿里。

又有一天晚上,我妈突然穿衣服要下楼。我问她怎么了,她说你姨妈妈的手机出了点问题,她现在在楼下,要我下去帮她弄一下。我急了,我说,凭什么?她家里没有活人了是吗?她都已经几次要你帮她弄手机弄电脑了?你又不是修这个的!而且她找你办事,还要你下楼去接,她好大的脸!她说,别这么说,她年龄大了,不会弄。我说,那你随便吧。

有一次我妈问我,你都好久没去看过姨妈妈了,她都想你了,你不考虑去看看她吗?我说为什么要叫她姨妈妈呢?我妈诧异的说,你忘了吗,这不是你之前一直管她叫妈……我说,我知道,但是姨妈妈不觉得听起来怪怪的吗,为什么不能叫姨妈或者阿姨呢?她说,你以前不是一直管她叫姨妈妈吗?我说,那是以前……另外,我现在……你就跟她说我学习挺忙的,没时间去吧。她说,行吧。

事实上,我并不忙,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正在画画。

或许是因为我长大了,对于事情有了自己的看法和了解,所以现在在回想起来,她以前某些行为就觉得十分的无法理解,甚至恶心,而这些事在当时我是完全不知情,或者是知道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看来我们的关系就像是两条相交的直线,越来越熟悉与亲近,然后又渐渐的远离。我和她有观念不合的地方,但我也不否认她在照顾我的时候是真心的。

  就这样一直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维持着表面的友好吧!这样也挺好。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