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关于自我的调查问卷

【一】

「一个给你启发或者鼓励的人」

母亲。

我习惯于在笔头称呼她为母亲,但这对我而言也不是什么规范或者一定要遵循的,只不过我自己觉得“母亲”念起来比“妈妈”要缓慢一点,这样似乎可以盛放我更多的思绪。

她对这个世界有着认知,我的母亲不完美,更不全知全能,她有着自己的缺陷,但她从未停止让自己更了解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我们有时候碰撞,有时候探讨,更多倾听,更多彼此求教。

母亲是一个坚定的人,因此作为肯定与鼓励,没有比她的话语更能让我感到信赖与坚定的了。在我自我认同度最低的时刻,她一句“因为你值得”可以把我拉出泥沼。她总会一遍遍坚定地告诉我 你很好,最开始的我只能低下模糊的双眼,因什么温热的东西哽咽着,现在的我渐渐,会给她更多回馈。

母亲很坚定,但我想握住她的手告诉她,“你也很好。”

 

【二】

「请为自己写一份讣告,或者墓志铭」

“此处也曾燃放过寂静的礼花。”

此时此刻我大概会这么决定,我不是很有创意或者善于为自己撰写浪漫文字的人。闪过一个句子就抓住了它不想做雕琢修改,书写什么道理现在还做不到,用自己的大脑绞尽脑汁囊括一生那可没有个头,最多最多,我会在写这份延伸的觉得,祝福墓前的人也很好。

这句话比较符合我的心境,同时也比较奇妙?也埋着一点只属于死者人生的一点线头。

我很喜欢星星这种意象,烟花的微粒有点像它们,只是消逝地更快、快很多很多,礼花是献礼与赞颂,赞颂谁、什么呢?不用在那里填上一个明确的词,不填上我就兀自挥挥手说那是无限。

其实我觉得礼花这东西本身很吵,太吵了,太过眼花缭乱也会觉得聒噪。那时脑海里的礼花并非那样。墓志铭文字中的寂静也是因为那是属于我、我们自己的礼花。而且,很多时候我们对别的存在也因为遥远而只是见其光亮不闻其声。

但是没有哪个礼花真正了无生息,也没有哪个人能不发出一点自己的声音。

这个句子里竟然同时存在了“点燃”、“寂静”和“光”。不错了,我觉得墓志铭不必太复杂或者非要塞太多东西进去,随性不是不可以嘛。

『寂静礼花』对我而言有着一点特殊意义,它能存在于我的墓碑上是一件让我感到慰藉的事情,很安心。

 

【三】

「死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死是无,同时我也觉得…死需要是无。

死如果不是无,我们就不会爱它和向往它,生与死将无所分别。

“死亡是无”这件事情,是帮助着我们去正视活着的。

人类为“无”起了一个名字,那是一个难以用空洞、黑暗、恐惧、绝望去形容的存在,因为掀开黑色幕布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实际上也不一定需要用这些被认为包含负面意义的词汇去定义死亡,去单向地理解它。

向死而生,生如远舟。

它也可以是安然、抚慰、决意,或是一种美。

死生爱欲,人类这个整体存在从始至终的探索与每个个体 作为一个人一生的课题。它们自然会有由不同人、境遇、思考诞生而出的如恒河沙数的答案。而对“死亡” 这样的追寻大概没有真与假、对与错,这世界上既没有收卷者也没有判题人,也更,不应有。如果真的有人自诩为审阅此题之人且不符合他手中“真理”的皆为应销毁的不合格制品,几乎没有比这更能挑起愤怒的了。

将一个人的死亡称为错误,那该多么恶毒。

假如无是归零,那么无未尝不是“归”。

立足于活着且未来必然死去的人类(我)来说,无论多么痛苦、遗憾,死都要是无。若是有人对我说,“哦!你的朋友正好好地在天堂享乐呢!”我大概会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愤怒地颤抖,我愿接受美好的祝愿,也不排斥自己不信仰的教派理论,只是,那样轻佻地说这种话,你既是在侮辱她的生,也是在轻视她的死,为此,我那愤怒的火焰点燃悲哀一同焚化。

生命、无比重要。

死了 就什么都没有了。

地狱、天堂、极乐、冥府,这些都不存在,是一种好事。意在一种对照……如果死是另一种生,那么生死又有什么所谓呢。意义,是可以由“无”赋予的。

没有永夜的黑暗与唤不来回响的空洞,何来此世温度与触感,无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拾起生的重量。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会再次哭泣、微笑,不会痛苦也不会重新炽热,不会触碰更无法拥抱,正因如此最后正视着自己的生,不放弃任何生命,选择自己如何生、为何死。而正因为正视着“生”,所以他才会毅然地选择自己将要前往的道路。直至最后,绝不妥协。

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是故事那样的主人翁,不需要是,你不需要是那样的人,你也可以是那样的人,“可以”不由任何人规定,只依靠你的心;嗯,你是自己便足够了,不必要求坦荡乃至无畏,你是一个人啊,一个不断行走的人。坚强的人,温柔的人,苟且的人,丑陋的人……有的人清澈,有的人逃避,有人不甘地敲击生死的铁栏,有人笃信着走自己的路,有人声嘶力竭因为不愿妥协。

……

但大家此刻都是活着的,因此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步伐,追逐什么或不追逐什么,停滞或者漂流,无须被认可或者成为根源之理,迎击浩大、平凡的苦痛,举起微光和温柔的炽热。我看到有人拥抱一朵向日葵,走过一个升腾起烟气、灯光模糊的街头。

我愿你笑着,凭自己的意志笑着。

死亡是无。

我们将爱意与苦痛注入名为生的河流。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