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

五岁以前,我和爷爷奶奶还有我家的小狗一起住在西安。

现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家里厨房的模样也早在我的脑海中随时光渐渐淡化、流逝了。现在刻意地去回想它,好像是一个顽童在布满厚厚的灰尘与蜘蛛网的书柜里,去寻找一张上个世纪的复古胶片。

那是一个通体纯白的正方形厨房,地砖、墙壁、冰箱和橱柜均是清一色的奶白色。唯一可以产生碰撞与冲突的,便是青黑色的抽油烟机和灶台,以及散落在橱柜中各个角落的五彩调味瓶。

厨房的灶台前有一扇银色推拉窗,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小院子里的锅炉房。每到冬天,那里都会冒出朦胧的白烟。小时候,我总觉得那里是一家拥有巨型蒸锅的馒头店,可是我却从来没有找到过那个魔法馒头店的入口。

那时,奶奶的腿脚还很灵便,没事就喜欢整理厨房,儿时的我总觉得奶奶是刻在厨房里的,像刻在木雕上的深深沟壑,灶台前的那个身影永远、永远都会属于奶奶。正因为有了奶奶这个勤劳能干的厨房小精灵,厨房里的每个角落才会无比干净整洁,白得乍眼,仿佛各个角落都铺满了小仙子遗落的闪粉,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小时候,我很喜欢在厨房看爷爷奶奶做饭,总觉得那像是某种来自古老星球的奇异魔法。爷爷奶奶做饭时,我和我家小狗总会不约而同地溜向厨房,呆呆地、痴痴地看着。它像饿狼一样伸着舌头,不断哈着气,快速地摇动着尾巴;我则像误入异世界的小孩,惊奇地看着精灵尽情施展绚烂的魔法……爷爷奶奶也曾教过我揉面团,可是我似乎就是掌握不了那种干练的魔法,也或许我学会的是另一种更美妙的魔法,一种恣意放纵自由天性的魔法。小手在黏糊糊的面团中胡乱揉弄、拍打,霎那间猛地揪起一块面团,使劲地向上拉伸,让面团如条带状伸缩,直至小胳膊所能延展到的最高处,透过光看薄如宣纸的面片,如此不断反复;抑或是把手深深扎入面团,使黏糊糊地面团覆盖住整个小手,然后把手迅速伸出,快速、连续地左右开合手指,欣赏手指间形成的神秘蛛丝……

可能还有更多的趣事我已忘记。总之,我很爱、很想念儿时的厨房。那里对于我来说不仅是充满各色食物香气的人间仙境,更是集聚幸福、温暖与爱的柔软角落。

 

我,

想回去看看

……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