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厨房

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未免有些过于脆弱。当今时代,互联网发达、各种电子设备普及,我们从小开始,就和大人们看一样的电视,玩一样的游戏。虽说电视有着“少儿频道”和“其它频道”之分;游戏有着“儿童游戏”和“其它游戏”之别,但这种边界、这种界限还是过于模糊了。

电视是一种媒介,媒介即认识论。所以,我们的童年,或多或少的会接收一些与大人世界同样的认识论。这些认识论影响着我们的成长,渐渐的,我们这些小孩子懂得越来越多,和大人越来越像。换种说法,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比上一代人更早的了解了更多信息,接收了更多的来自大人世界的认识论。尼尔.波兹曼把这种现象称为“童年的消逝”。

当然了,我们或多或少也有属于自己的童年。厨房,大概就是珍藏我童年记忆的地方。

[01 翘首企足]

小时候最爱吃的,莫过于“软炸虾仁”。妈妈做的“软炸虾仁”,外表脆软、淡金黄色、虾仁鲜嫩、外酥里嫩,沾上只麻而不辣的胡椒粉,绝对能成为美食中的一绝。

每当“软炸虾仁”下锅后,我都会站在厨房里翘首企足,扒着橱柜,努力望向锅中。妈妈总是说:“离远点,小心被油烫着”。咳,叮嘱归叮嘱,叮嘱根本就不可能盖过我对美食都渴望,于是…我被油烫伤的事情就时有发生。

[02 孜孜不倦]

这个“孜孜不倦”还真不是指吃起来“孜孜不倦”,也不是指学做饭学起来“孜孜不倦”,而是指…每当爸爸买回新零食和饮料的时候我都会不厌其烦地把它们整整齐齐的摆在厨房的柜子上。

每天早上起床整理一次。说来我可能也有点强迫症,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确实是我小时候最爱干的事情之一。而且干起来孜孜不倦,用现在的话说,大概是因为那个工作比较“治愈”吧。

[03 危]

厨房它是个危险的地方,尤其是对于孩子来说…

那时候,有个叫“欢乐彩带”的东西,好像还挺火的。大致原理就是把某种彩色易燃的物质装在压缩罐子里,然后里面的彩色物质可以喷出来,以起到装饰作用。

当时年纪小啊,不知道那是易燃易爆的东西。我就拿着这个“欢乐彩带”到处喷,包括在厨房里…

 

童年嘛,不完全是无知,却又因无知而童年。我的童年记忆,很大一部分珍藏在了厨房,而不是电视。

要问童年有啥意义吗,我觉得没有,傻傻的就够了。所以,回忆童年也不需要加上过于浮夸的包装,真实而自然的把故事讲出来,或是藏在心里,就够了。浮夸的童年,不叫童年,大概是商家获取利益的机器。所谓有意义的童年,其实是叫成长。

真正的童年,不浮夸,不骄躁,不追求任何事物,看似毫无意义,但却是最真实的童年。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