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厨房

厨房,小时候最爱去的地方。

我也不太记得那是什么时候住的房子了,里面的厨房很大,好像还有一个阳台。厨房的门是用玻璃做的,推拉式的,看起来特别的雅致高调。厨房里左手边放着一个冰箱,正对面是长长的桌子,桌子上面左边是两个炒菜用的灶台,中间是一段空的面板,再往右是个黑色的烤箱还有电饭煲,最右边便是一个较大的洗手池。桌子下面是柜子,有抽拉的也有跟门似的。总之做饭需要的东西应该都在了。

小时候最喜欢家里的冰箱,每次过生日的时候,父母便会把蛋糕藏在里面。同时里面还有牛奶、酸奶什么的,每次做完的甜品也会放在冷藏室,还有奶酪和番茄酱,这些都是做西餐、炸馒头还有做三明治必不可少的东西,倒也确实验证了那句“芝士”就是力量,每次去超市的时候,我一定会拿的便是芝士和面包,我父母都很无奈,也经常因为这个冲我发火。冷藏室里还经常存放着两样东西,西红柿和鸡蛋,我从小到大最爱吃的菜便是西红柿炒鸡蛋,甚至我在很小的时候跟我爸学的第一道菜便是西红柿炒鸡蛋,我妈妈说我特别好养活,只要一盘西红柿鸡蛋加一碗米饭就可以了,我自己有时候也很赞同这个观点,但必须是我爸爸做的西红柿炒鸡蛋,每次吃到酸甜咸口味的西红柿鸡蛋,便会觉得特别的满足。

冰箱的冷冻室,经常存放着鸡腿、鱼什么的,那时候最喜欢吃的一道菜便是妈妈做的可乐鸡翅,酸甜的味道每每在味蕾炸开,那是最幸福的时刻了。同时冷冻室里经常备着羊杂什么的,每次全家回徐州,便会带回来一顿的羊杂,我爸爸特别喜欢喝羊杂汤,连带着我也变得爱喝起来,爸爸总会说自己做不出老家爱的那个味,实际上已经算北京这边很正宗的了,甚至很少有馆子做的比我爸正宗。还有那些被冷冻起来的牛肉,有时候心血来潮,爸爸便会做土豆烧牛肉,特别特别的下饭,每次做完基本上一顿就能被一抢而空,而且我吃的特别多,以至于之后他们便很少在晚上做这种下饭菜了。

(周五晚上回原来的家看了一趟)

这原本我朋友他们的房子,后来他去澳大利亚了,我们就租住在这里。最初,我们经常小学同学几个人一起来他们家吃饭,他的妈妈特别漂亮,尤其会选饰品,我至今都记着那个阿姨特被喜欢戴蓝色的耳坠,整个人显得高贵典雅。我好像又一次还带了自己在家炒的西红柿炒鸡蛋去他们家,大家一起吃,结果没一会儿就被疯抢一空。后来我们住进去后,里面更多徘徊的便是我妈的身影了,那时候妈妈还在自学,没有参与什么工作,也有一定时间照顾我,经常早晚饭帮我准备好。记得那时候我妈妈还研究做甜品,我就经常和妈妈一起做些蔓越莓饼干还有布朗尼蛋糕什么的,应该还给我爸做过一次生日蛋糕。总之,我妈每次一坐甜品的时候我必定会贴过去。那时候最喜欢吃我妈做的南瓜派和苹果派,南瓜派的口味很丝滑,整体甜度适中,还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吃起来是幸福的味道。苹果派则散发着浓郁的肉桂混合着苹果的清甜,甜进心里。

有时候脑海中真的会闪现出那时的场景,与现在显得截然不同,经常会想回到原来有多好。现在,爸爸经常在外地出差,妈妈参与工作后也经常不回家,家里空荡荡的,慢慢也就变成我一个人的独居生活,我觉得我们家在逐渐变散,没有一个主心骨,家不再像家。我甚至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窝着哭,只因看着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屋子,我无法感到有一丝畅快和放松。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