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厨房

 

今年夏天,我搬家了。和房间内写满文字记录的墙告别,和被阳光晒过被子香喷喷的味道告别,和总是充满油烟和幸福感的厨房告别……

现在我写下这串文字,回忆这个总是能带给我满足感的地方,也算是和它说“来日方长,江湖再见”。

 

我家的厨房是长条形状的。小时候胆子很小,每次走进去都一步三回头,生怕后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跟着我进了厨房,堵住我的退路,把我做成一顿好吃的菜。

厨房的左侧是灶台,右侧是切菜和放置电饭煲和油盐酱醋的地方。进深最深的地方是洗菜池子,那里的水不用等到冬天也可以调成热的。小时候总喜欢在还没供暖的时候到这里洗脸。

灶台下方是橱柜,里面摆着各种炒菜用的锅——铸铁锅、雪平锅、平底锅、蒸锅、砂锅……我最喜欢的是砂锅,它白色的大肚皮里可以盛下很多东西,但外边上淡雅的花纹又让它显得没那么臃肿。姥姥每次炖“12345”肉都会用上它。说到这种肉,它是姥姥独创的菜品,12345代表着不同调料放置的数量。以前家离学校很远,冬天我带着一阵寒气回家的瞬间,暖意和香气同时包围了我。我冲进厨房,肉的味道充满我的鼻腔,姥姥笑嘻嘻地从锅里夹出一块肉,递到我的嘴边。我一口吞下,被姥姥笑骂成“饿狼”。

我家的电饭煲是粉色的,和砂锅并称为“二胖”。我很喜欢它圆滚滚的肚子,里面总是充满着米饭独特的香气。偶尔上面的笼屉也会蒸上一碗昨晚剩下的肉——隔夜的肉入味更好,姥姥总是这么说。

放油盐酱醋地方的上面也是一排橱柜,其中有一个放着许多方便食品。以前小李不想做饭的时候,我们总会相视一笑,然后很有默契地问对方:“今天要不要吃方便面?”接着雪平锅里的水就会开始咕嘟咕嘟地唱起歌,方便面粉包的香气在长条的厨房里弥漫开。我不太敢靠近那锅沸腾的面条,尽管它很香。我总怕它下面的火焰烫到我——于是小李一边说我“怂包”,一边帮我把锅里的面盛到碗里。那个时候方便面对我来说也是致臻的美味。

现在我搬家了,狭小的厨房里甚至都容不得两个人一起做饭了。姥姥回了老家,不再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学会了和火焰和平共处,切菜炒菜似乎不再是一件难事。我可以煮好面条等家人回家了。

我终于告别了童年的厨房。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