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卧室

我的童年是在搬家中度过的。所以房屋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居住的地方,即使在屋里发生了有趣的事,对它的记忆也会在新的环境下被很快冲淡,遗忘。唯一能记得全貌的就是我的迷你卧室。据说搬进来前曾经是一个杂货间。推门进屋,靠右侧墙壁的是一张普通单人床,铺着绿色的亚麻床单;紧挨着床的是一个深褐色的小床头柜,靠着左侧的墙壁。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就是卧室的长和宽所能容纳的全部了。由于卧室太窄,对比起来就显得高度很高。位于床的正上方右侧墙壁上的是一个用于陈列物品的木板,与床头柜的颜色一样。木板上摆放了许多我婴儿时期的艺术照,我最为喜爱的是一个身穿小蜜蜂衣服的照片,画面里我望向镜头外的某处,扳着我自己的脚丫,不知是看见了什么事情,笑得露出了刚长出来的板牙。每日不经意的一瞥,对照片的记忆已经不知不觉扎根在脑海中了。

床头的上方,正对着门的是一扇窗户。窗户没有窗帘。白天的时候光照射进来,可以看到空气中的灰尘漂浮着,像小小的生命,给处在懵懂期的我展示了另一个平常看不见的世界。夜晚躺在床上,银白色的月光会洒在床上,陪伴我度过夜晚的漆黑。窗户的存在,似乎给予了我想象的通道,我与外面世界的钥匙。还记得万圣节前,母亲为了让我听话,给我讲了一个女巫吃小女孩的故事。晚上,透过窗户,我想象着一个披着黑色斗篷,戴黑色尖顶帽子的女巫骑着扫把,四处寻找独处的小女孩。月光照进房间,照亮了我熟悉的一切,令原本害怕的心情变成舒适的宁静。让我的想象不带有恐惧,而是天马行空,随心所欲。在这房间里,我感到安心。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