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终稿

现在是深夜,卧室里只有台灯发出的微弱的橘黄色灯光。如果是往常的话,我应该觉得这种色调是温馨的,但放在现在这个情景,我只觉得令人发毛。

我死死的盯着卧室墙角三脚架上造型怪异的存钱罐,仿佛有种神秘的吸引力使我根本就移不开目光,闭不上眼也转不了头。在我的视野中,只有它是清晰的,周围一切都是虚幻的。

“我早就把你扔了!”我难以置信地吐出几个字。

趁这个机会,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我的存钱罐。它大致是圆柱形,上底和下底为灰白色,柱身是浅绿色的,正面有一张脸,眼睛睁的很圆,鼻子很大,下方有一撮胡子,还抿着嘴。这副表情就像是因为愤怒而扭曲。

我记得它是我之前去外地旅游从庙会上买的,当时没注意它的表情,后来越看越吓人,坐轮船返回时我把它扔了。当时我看了它最后一眼,它静静地躺在一堆垃圾上,“背对”我,我因此看不到它的表情。

我还在和它大眼瞪小眼。

我的目光没有聚焦在墙上的电子表上,但是我的余光能感受到,代表秒数的发着红光的数字一直在变。看着它不知道多久,我突然感到它正在慢慢朝我靠近,因为它好像在慢慢变大。再定了定神,它只是呆在原地。

秒数还在变……这次它真的在靠近!我视野前出现一小片“黑雾”,慢慢扩大,越来越大。

这是它的瞳孔。

就在黑暗占据我整片视野的一瞬间,它破碎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汪洋大海,月光照在海面上,随着水的流动而闪着光,波光粼粼。按照我的视角高度,我应该是飘在海面上的。

我马上就注意到不远处一艘船,因为那是一艘白船,反射着轻微的月光。

“意境不错。”如果船上没有排列整齐的成堆的同款存钱罐的话,如果船上的那些存钱罐没有都面向我的话,我大概会很乐意上去呆会。

“你这是在怪我把你扔掉吗?”

“早知道你这么记仇,我就该把你烧成灰,那时你还能来找我吗?”我补了一句。

它们的表情更扭曲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