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梦的大作品终稿)

无厘头的梦好像太多太多了,大部分都是连不上的,也是毫无逻辑可言的。像连续剧一样的梦也出现过,因而印象很深。

曾经一连几日梦到过在竹林里游走的蛇,我在它一旁跑着追赶。我并不觉得怕,梦中的情绪是异常平和的。蛇的样子真的记不清了,梦中的事情总是模糊的。只隐约觉是青色的,像影子一样飞略过竹林。竹林的旁边是小道,我是在小道上面奔跑的。路是永远没有尽头的,而那飞略的影子却时常消散在梦中了。幻境是可以改变一切的。其中的任何东西都是可以随意变换的,不能相信任何。不真实的感觉非常强烈。

蛇似乎变成了一个人,站在两座山的中央。两颗巨石分别从两座山的顶峰滚落下来。紧接着站在山脚下的又成了我,那种压迫感竟是无法承受的。是许久的压抑,和闷在胸口的喊声。惊出一身冷汗,竟是没有任何可怖的画面就令人感到无比恐惧。

压迫感,是很可怕的。来源不是对鬼怪,对盗贼,甚至不是对于死亡的恐惧。是久久的,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仿佛自己被时刻监视着,议论着,一有错漏之处,马上就会被叫骂声压倒。洪水般涌起的指责和看向怪异者的目光。

我不知蛇被压在山中是怎样的感受,它是否同人一样,能感觉到来自“山顶”上的压力。但是人都可以。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被生出,到被抛弃,被遗忘,到现在的万人唾骂。就像在山顶的人看向山下的蛇一样。蛇与人往往逃过了自然灾害,天敌袭击,躲过了法,躲过了心中所谓“正道”,还是躲不过一个世人眼中的自己。

男子也是爱穿青衣的,可惜一年到头也不见得换的了两次。衣服竟是染成了墨色,实在是狼狈。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一片叫好声中又是几片菜叶砸偏在了地上。

面前的这位,大概就是恶人吧。

听闻中,恶人几近疯癫,走火入魔,残忍,视人命如草芥。那么眼前这个跑着的,好像不能纳入其中。

但是周围的一群,又必须是好人。

好人应是普渡苍生,救世于水火之中的。那么这些边围观,边纷纷扔出菜叶,在追赶的路上滑倒显尽丑态的,好像也不是好人。

但是善恶就是这样定的,无论一个人做了什么。恶人,自然是有天道处罚,无恶不作之徒。善人,则是成群结队,坚持所谓真理正义。

姜初沐,这个名字也是在梦中出现过的。站在木楼旁边,一个长的不太出众的少年回过头,他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概是想让人如沐春风般,才取了这么个温柔的名字。

可是跟现在这个一路狂奔的人太不相同了,除了身影相似,与那个人找不到半点影子是重叠的。

说,时间是可以改变一切的。其实则不然,时间是不足以塑造一个人的品性,内心,意志的。甚至是随波逐流的,真正发挥作用的,总是世界和人心。

我不知他做过什么顽劣的事情,也不知有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由他而发生,更不知他是否真的违反所谓正道。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就是压迫。来自他人的压迫。足以让一个从未违背一点法律科文的人失去自己原本的样子。变成一个过街就该人人喊打的老鼠,被定义,被永远以恶名贯以史上。只配做被史书所唾弃的恶人,遗臭万年。

虽然不知有关他的一切,我是极为同情他的。

应该是惶恐吧,紧接着是令人浑身发抖的莫名感受,是愤怒,困兽之斗的反击,最后的无奈乏力,不知所措,乃至麻木。因为自己根本改变不了他人的想法和目光。

似乎游走在竹林中的蛇,本以为自由自在,不受任何人的束缚摆布。可是一旦出现在人的脚下,只剩下“狡猾””可怖“这般定义。而往往被这般定义的弱者,是必死无疑的。

姜初沐做过什么?我没能给出一个完整的回答。他出现是在梦中,我能做到的,只是叙述和猜想。

看样子已经流浪许久了,更不像个有家之人。出身大概是跟街上的流浪汉没什么两样。但是又决不似甘于当一个流浪汉。

或许就是这种强欲登高的想法,世人决然觉得他是危险的。因为没有人能在没有基础的条件下登上高位。所以他必然被定义为不知沾了多少鲜血的魔头。

“人是否应该安于现状?“

每人都会说不该,上进才是人该有的意志。

可是却自行否认了每个认为“不切实际“的上进。

所谓天道,不过是善人不愿伤人,所以定要眼睁睁的看着天道来惩罚恶人的。这才满足了他们的心,因而在一旁欢呼雀跃。

跌跌撞撞,四处碰壁。姜初沐似乎早就不被看作是一个人了。是一种恶。

一种因善人的恨,所编织而成的恶。

他同那条蛇一样。不过蛇可以自由的在竹林中过往,他是在漫天的谩骂声和人群之中穿梭。

他概也曾和一人说过:与其温火煮茶,不如纵酒长歌。

与其善恶两难,不如恶的彻底。

与其装的疲惫,不如图个快活。

可是往往这个与其,才是人们所需要的。

他或许也有爱过的人?也有渴望的事物和位置?也想过融入这个世界的山顶?

可能只是不愿意做那块巨石吧。不想到最后亲手屠戮以前的自己,不想作为任何人的刀剑,不能听凭摆布。

现在可没有人听他说了。

还能跑多久呢?

 

 

“咳咳”姜初沐被呛的不轻。

“这“姜太公”不胜酒力啊?“

宋说愁笑眯眯的用手指有一搭无一搭的轻叩桌子。

旁边的人呸了一声:“怎么也有大半年没喝酒了,你有本身试试,别跟我在旁边说风凉话。”

一把拍上身边人的肩膀,宋说愁没有打趣完:“我都没料想到,许久不见你能沦落到这个地步。”

“啧,我以前不就这样?”

“那可老大不一样了!以前你逃跑可快了。现在能被几个小喽啰追着跑?”

“…”

姜初沐摇晃半天,没说出什么来。宋说愁也沉默了许久。

还是最先撑不住的人发话了,同之前相处的每个日日夜夜一样。

“再见到我,宋公子没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

其实也是,也能说什么?许久不见?太虚伪了。

这二人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至少在心理上不是。毕竟谁不知道宋公子鼎鼎大名,救度苍生。

都已经熟识,且了解对方的底细,着实没必要整那套虚虚实实的。

“你当初走的时候,可是放过狠话的。怎么,良心发现没有把我曝出来?“

“我都这样了,说出来的话会有人信?有个鬼信我都得感激涕零吧。“

“我信啊“

姜初沐白了他一眼:“因为那本来就是你,何况你不算人。“

笑容真的好久没出现过了。但是遇到这个人,不知不觉好像又会了。但是他还不想笑。同先前的每次斗嘴完了一样。自己瘪着嘴角,努力不让自己听他对自己说的笑话。“不能让他蹬鼻子上脸。“姜初沐总是这么想。

 

 

 

 

(其实有关他们的故事和想法我有太多太多想写的啦,一小段只是他们故事中的一部分。姜初沐这个人是真实出现在梦里的,我自然而然的就从他想象到了以前做过梦里面的蛇和山顶的巨石。

宋说愁应该是一个一直在他身边的人吧。名字是诗里面的为赋新词强说愁。但是不念shuo,念yue四声。觉得本来是作shuo字的,但是没有人能够不识愁。所以改成了同字不同音的yue,也和阅谐音。阅历,经历且见识过的意思。应该就是和初沐的经历出身完全不一样的恶者,不过没有人发现而已。因为他从出生起就有了姜初沐一辈子拼尽全力去拥有的东西。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