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初稿(暂无标题)

霜宇被几个士兵推推搡搡,到了坑边。他想反抗,可是势单力薄。这坑就是罪人坑,深三丈,纵使天神也难逃。

霜宇一生行侠仗义,却不知怎么得罪了皇亲。他现在只希望不要连累他的兄弟姐妹们。

 

“诶嘿!又来了一个~” “哟!还细皮嫩肉的,肯定好吃!” “诶嘿嘿,小爷饿了好几天了……”

坑里的都是朝廷所谓“重犯”,被投入罪人坑自生自灭。霜宇刚摔下来,头有些发蒙。眼看一名壮汉的拳头就打过来了,霜宇却来不及反应,愣是将这一拳生生抗下。紧接着还有第二拳,但霜宇已经躲开了。“这小子跑的还挺快!兄弟们,一起上!”

霎时间扑来更多的“重犯”,霜宇的躲闪倒慢下来了。他身上还有刑,体力仍未恢复。但是这时候如果认输,他就只有死路一条。手旁的枯竹给了霜宇灵感,他拔起枯竹握在手中,与向他扑来的饿狼一般的人对峙。

枯竹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上下翻飞。霜宇有些功夫,再加上这坑底的人也没什么真本事,一时间竟无人能靠近霜宇半步。

 

天色渐渐暗下来,所有人都急需找到果腹的食物。那几名壮汉把目光瞄向了别人。霜宇借着落日的余晖,在坑边找到了一些野菜。不光是野菜!还有草药——止血的草药!霜宇曾经是一名游医,对各种植物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采下野菜和草药,开始寻找隐蔽的安身之处。

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霜宇坐下来休息,同时也警觉地注意着周围。听着罪人们粗鄙的言语,霜宇也获得了一些重要信息。

 

原来,这罪人坑是朝廷关押重犯的地方。但是坑里没几个人真的罪大恶极,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得罪了皇亲国戚而被投坑。坑底没有食物,没有水,“罪人”们为了活命,不得不互相厮杀,食人肉、饮人血。这也正是那些人们对霜宇动手的原因吧。在这里,一切都靠实力说话。霜宇仗着曾经跟着大哥练的几路拳脚,占下了一块较为宽敞的地方。

不觉间,日头已经偏西了。坑底没什么可以辨识时辰的东西。苦难的人们向来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霜宇脱下破的不成样子的外衣,叠一叠算个枕头。

一夜无眠。霜宇慨叹这世间的苍凉。

 

半夜的骚乱惊动了霜宇。坑边隐隐约约立着三个人。士兵粗鲁的推搡让其中一个人先摔下来了。那声惊呼,令霜宇有些耳熟——他在害怕,他怕看到,那三人就是他的三个挚友。他试探着走过去,想要看清那人的脸。夜里的雾气遮住了实现,他看不清那张脸,但有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即使看不清脸,他也能确定了,那是他二姐,闫澈。

 

阴霾与恐惧席卷而来,空气中隐隐泛着血雾,腥气仿佛受人控制,争先恐后的涌入霜宇的肺部。双唇因恐惧而颤抖着,许久才能颤颤巍巍的发出一点儿声音:“二…二姐?是你吗?澈姐!”

还没等到回应,另外两人也被推下来了。其中一个相对还算清醒。霜宇也终于看清了人脸——是大哥殷楚桓,二姐闫澈和小妹尚云。

     “小宇?…这是什么地方?”还比较清醒的那个,便是大哥殷楚还。不过那沙哑的声音着实吓了霜宇一跳。“啊…大哥,我占了一块地方,过去说吧……这也是一言难尽。”

 

四人来到了霜宇的角落,简要地听了这罪人坑的由来。

“唉…世态炎凉……不提也罢。起码我们又在一起了。……他们断了小云的手。这种地方…但求别感染了就好。”长期的缺水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折磨,更何况霜宇四人都还有伤。以前储存下来的草药也只能先止血,至于会不会感染,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还没写完,先交这些。Orz

十分魔幻的梦2333

 

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