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线—Dream【初稿】

嘟嘟— —

我听见乐声。
是谁在唱歌?

我睁开双眼,迎接眼前的蓝色。一扇巨大的窗户伫立在我面前,半透明的窗帘如同雾气一样四散蔓延。深蓝的天光透过方正的矩形照射进来,带来一阵说不清的凉意。窗外是深浅不一的蓝色色块儿,混杂着几点闪烁的灯光。这画面好像是被新手染过一样,我甚至清晰的看到了夜色边缘不规整的水迹。我凝视着窗外,一种隐隐的鼓动催促着我去靠近外面那片迷幻的景色。当我回过神来时,身体已经站上了窗沿。
不要!我会掉下去的!巨大的惊慌袭来,我的身体内部突然感到抽搐和发酸,但是太晚了,我的腿不听我的使唤,擅自迈了出去,企图就这样踏进夜色。
我在坠落,失重感一口吞噬了我。下方混沌的深色高速旋转着,扭曲着,和没有尽头的下坠一起延申——
嘟嘟— —
我再次睁开双眼,现在一切好像又平静下来了。我居然没有被摔死,一根细细的白色丝线紧紧缠绕着我的手臂,把我悬挂在半空中。谢天谢地,我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是多么沉重,但是它救了我。丝线在我的手腕处尤其紧密的缠了好几圈,一头绕过我的肩膀飘在高处,那里居然连着一个小小的菱形风筝。另一头则伸向我脚下,隐没在阴影中。这看起来就好像有人在放风筝,顺便系上了我这么一个“铃铛”。我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安心和劳累,刚才实在是太吓人了。
放眼四望,映入视野的是不可思议的场景。无数摩天大楼排列于下方,如同拥挤的兽物被浸泡在海中。在深蓝天幕的笼罩下,星星点点的橘黄灯光成为水下的蜉蝣,点缀在城市的窗上。空气是浅蓝的,流动着穿过我的身体,在高远的天与无边无际的城市之间这块寂静无声的空间里,只有我随着一只风筝悠悠向天边漫溯。
游荡,游荡。这寂寞的宇宙,没有尽头。
时间的流逝在此无法被计量,也就失去了意义。
说起来,夜晚居然没有星星的吗?…… ……

“—— ——”
凝固的时空中,我仿佛听见一种嘈杂的安静回荡在耳畔,向我不断逼近。明明没有声音被发出,却好像可以穿透我的思维,那是什么?好像是男人急切的呼喊,又好像是女人低低的絮语,似乎又有点像小孩子尖锐的哭号……歌声再次出现,却听不清楚。
嘟嘟— —
一阵古怪的感觉袭来,我身体深处的鼓动突然变得热烈,一种不属于我的焦急驱使着我不断扭头寻找什么。夜色变得陌生,不规则的水迹自半空浮现,如同隔着一层磨砂玻璃。灯光闪烁间露出红光,冰冷从脚尖开始攀升。海在上升。
风筝拖着愈发沉重的我,被扯得歪斜,但依然紧缠着我。我不想再体验坠落了,那种失去意识,所有情感过载连眼泪都流不出来的可怕感觉。我伸出另一只手抓住风筝线,用力地向上攀爬。风筝剧烈的晃动着,那白色的细丝看起来脆弱如蛛丝,却是我唯一救命的稻草。
海面吞没了城市,几乎要直上天际,扭曲的线条在其中若隐若现。我早已无暇顾及这些,意识拉扯着身躯不断向上,向上。
终于,我抓到了风筝的尾巴。一直响彻的嘈杂一瞬间消失,在前所未有的高度我看到了风筝的全貌。它的骨架由两根交错的木条构成,一幅拙劣的涂鸦被胶水黏在上面,剪下的纸条成为了它的尾巴。那幅画涂满了蓝色和黄色块儿,正中心用黑笔签上了三个名字,两个大的紧挨着中间小的。这样一个风筝是根本飞不起来的,但它正高高地升在空中;而在它下面,汹涌的海上扭曲的线条构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影。
一个女孩儿躺在海面上,她的心口处林立着冰冷的城市高楼。波涛拂过她的脸庞,光点点缀着她身上条纹状的阴影。她正沉睡,面容模糊不清。但我知道她是谁了。
“带我走吧。”
世界旋转着,崩塌着分解成无数璀璨的星屑,银河在天地间升起,夜晚终于出现了流转的星光。声音回归我身边,高唱起无名的乐曲。我松开手中的风筝,纸条尾巴上下舞动着,它开始飞翔——静止的梦第一次出现了风,我感受到了气流扑面而来穿过我的灵魂。它是这么自由快活,带着我们穿过凝结的空气,划过悠远的天空,坠向海面。我们飞越所有深蓝浅蓝水迹波涛,就这样从夜色中逃离,成为一道流星。
我们追逐着风,同天际泼洒而下的银河一同冲向沉睡的少女,我伸开双臂在风筝的带领下拥抱她的心脏,怀拥一个城市的灿烂星光。
耀目的白色吞没了我和一切。

嘟嘟— —
被子上两只露出的手紧握着一个做工拙劣的蓝色风筝。病床前的窗户投射着黎明温柔的视线,柜上的机器不时发出简短的声音。
上面显示着一条波动的白色的线。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