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另一种方式(初稿+终稿)

(初稿)

坐在一架伸不开腿的敞篷飞机上,像是小时候在游乐园玩的旋转飞机,周围是一片棉絮似的白茫茫,忍不住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就好像是海市蜃楼,手触及到哪里,哪的白絮就立刻消散了去,再将手收回,原先的地方又恢复到原先的白,速度快到我看不清它是如何变化的,就好像是我在施予魔法,这是我小时候一直憧憬的场景。

旁边是我的发小在开飞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却许久没有见过了,潜意识里的思念像春水一浪一浪,在风里一枝缠绕一枝。我们相视一笑,一股冥冥中紧紧相连的力量渗透全身,奔腾在我的血管中,冲击在全身上下每一根血管的末梢,平静而温暖。没有过于热烈的仪式感与情感的宣泄,这是我们多年来青梅竹马独有的默契,虽不喜平庸无奇的重逢的形式,却在看到彼此的一瞬间便觉足以。

眼前的白茫茫渐渐向两边褪去,出现星星点点的蓝,逐渐放大、延伸,最终成为浩瀚无垠的蓝天,仅存着几簇白云。

前面好像有东西我对他说

再把飞机降低一点吧他平视着前方

脸颊上划过更强烈的凉意,尽往骨子里添凉。我看到了大海,平静而深邃,忽而看到一片水域排满了船只

是贡多拉!前面是不是威尼斯!我兴奋的指着那些船。

去看看他说着又把飞机降落了一些高度。随之又有两团白色从四周向中间靠拢

怎么回事我惊叫着看向他

差不多了他依然注视着前方,给我留下一个平静而清晰的侧脸轮廓。

你再说什么?到底回事?!我惊恐地摇晃着他,可他还是纹丝不动。

席卷而来的风愈加强烈了,咆哮着做着对流运动。

我害怕的闭上眼睛缩成一团,试图安慰自己。直至耳边的风声愈来愈小,我微微眯着眼,从缝隙中看到了一座熟悉的哥特式建筑。

我瞪大了眼——这是威尼斯的黄金宫,是我三年以来一直想念的地方,是我一直以来向往的地方。我终于故地重游了!

可我突然意识到,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昔日人山人海的游客,也没有成群的白鸽在广场上闲逛。

  我一下子慌了神,四处奔跑着,寻找着。我想放声大喊,可怎么也喊不出声音。绝望与孤独一点一点吞噬着我,我边跑边回想着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差不多了,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他一早就预料好的?可既然知道为什么要来倒更像是在完成着某项任务,目的是把我扔在威尼斯

  我停下脚步,手撑在膝盖上弯腰喘息着,抬头一看便是叹息桥。我慢慢屈服于此,一步步走上桥去,走啊走,就是走不到尽头。

  一点点,一点点,那白色又出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这一次,我没有害怕。我停下脚步,像是心甘情愿地接受着什么,合眼。

再睁开,我又回到了那架飞机上,飞在天空中,只是这一次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回过头,威尼斯愈来愈远,随之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心如止水。

再没有之前的留恋与不舍,毅然转回头去,看向天空,看向大海。

海面上有规律地翻着波浪,犹如花纹,为大海添了几分生机。

我忽然释然了,也许海浪存在的原因不是风。

时间总会逝去,唯有回忆和大海是永恒的。

当海面有了纹路,岁月便被篆刻到生命里。

我纵身一跃,从飞机上跳了下去。

趁早走回时间的轮回吧,若是强留于此,被时间强行席卷进更迭规律,更加痛苦又迷茫。

一阵失重感袭来,伴随着解脱的放松,也许他的使命就是让我接受惩罚吧,让我归顺于这些不可逆的规律….

突然,腿一蹬,我醒过来了,眼角划过两道泪。

原来都是梦啊…”我平躺着望着天花板。可为什么会这么难过,为什么会醒来。

确实是梦。但梦不是假的。我相信梦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人睡着后便会失去意识,与死人无异。

人死后会去哪里,人类至今没有解出这个谜团。而梦也许已经给出了答案,我们会到另一个世界,独一无二,让我们受到些什么启发,再轮回到下一个人生…..

时间爱夏,又一样爱秋,我只是时间的过客,一切发生的事与遇到的人也只是我的过客,便随着时间一步又一步地走下去吧。

(终稿)

坐在一架伸不开腿的敞篷飞机上,像是小时候在游乐园玩的旋转飞机,周围是一片棉絮似的白茫茫,忍不住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就好像是海市蜃楼,手触及到哪里,哪的白絮就立刻消散了去,再将手收回,原先的地方又恢复到原先的白,速度快到露露看不清它是如何变化的,就好像是她在施予魔法,这是她小时候一直憧憬的场景。

旁边是她的发小在开飞机,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却许久没有见过了,潜意识里的思念像春水一浪一浪,在风里一枝缠绕一枝。他们相视一笑,一股冥冥中紧紧相连的力量渗透全身,奔腾在露露的血管中,冲击在全身上下每一根血管的末梢,平静而温暖。没有过于热烈的仪式感与情感的宣泄,这是他们多年来青梅竹马独有的默契,虽不喜平庸无奇的重逢形式,却在看到彼此的一瞬间便觉足以。

眼前的白茫茫渐渐向两边褪去,出现星星点点的蓝,逐渐放大、延伸,最终成为浩瀚无垠的蓝天,仅存着几簇白云。

“前面好像有东西”露露对他说

“再把飞机降低一点吧”他平视着前方

“好”

脸颊上划过更强烈的凉意,尽往骨子里添凉。露露看到了大海,平静而深邃,忽而看到一片水域排满了船只

“是贡多拉!前面是不是威尼斯!”露露兴奋的指着那些船。

“去看看”他说着又把飞机降落了一些高度。随之又有两团白色从四周向中间靠拢。

“怎么回事”露露惊叫着看向他。

“差不多了”他依然注视着前方,给露露留下一个平静而清晰的侧脸轮廓。

“你再说什么?到底回事?!”露露惊恐地摇晃着他,可他还是纹丝不动。

席卷而来的风愈加强烈了,咆哮着做着对流运动。

露露害怕的闭上眼睛缩成一团,试图安慰自己。直至耳边的风声愈来愈小,她微微眯着眼,从缝隙中看到了一座熟悉的哥特式建筑。

露露瞪大了眼——这是威尼斯的黄金宫,是她三年以来一直想念的地方,是她一直以来向往的地方。她终于故地重游了!

可她突然意识到,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昔日人山人海的游客,也没有成群的白鸽在广场上闲逛。

露露一下子慌了神,四处奔跑着,寻找着。她想放声大喊,可怎么也喊不出声音。绝望与孤独一点一点吞噬着她,她边跑边回想着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差不多了”,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他一早就预料好的?可既然知道为什么要来…倒更像是在完成着某项任务,目的是把露露扔在威尼斯…

露露停下脚步,手撑在膝盖上弯腰喘息着,抬头一看便是叹息桥。她慢慢屈服于此,一步步走上桥去,走啊走,就是走不到尽头。

一点点,一点点,那白色又出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这一次,露露没有害怕。她停下脚步,像是心甘情愿地接受着什么,合眼。

再睁开,她又回到了那架飞机上,飞在天空中,只是这一次只剩下她一个人。

露露回过头,威尼斯愈来愈远,随之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心如止水。

再没有之前的留恋与不舍,毅然转回头去,看向天空,望向大海。

海面上有规律地翻卷着波浪,犹如花纹,为大海添了几分生机。

露露忽然释然了,也许海浪存在的原因不是风。

时间总会逝去,唯有回忆和大海是永恒的。

当海面有了纹路,岁月便被篆刻到生命里。

时间爱夏,又一样爱秋,她只是时间的过客,一切发生的事与遇到的人也只是过客,随着时间一步又一步轮回。

不言不语,不惊不喜,不怒不悲,安之若素。懂云的漂浮,懂花的清心,懂天空的伤怀,懂星月的思念。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生生不息,代代传承,共同组成了这个五彩斑斓的缤纷世界。

趁早走回时间的轮回吧,生命是黑暗中闪烁的光。

想到这里,露露如沐春风,笑靥如花。她像一只美丽的花蝴蝶,纵深飞向遥远的世界。从此万水千山,世世生生……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