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泽的梦境叠加👁‍🗨💫💤

远光灯般刺眼的阳光闪烁着,令人头脑发胀。白色沙滩上刻着一潭如沼泽般沉闷的荧光绿死水。我迎面直愣愣地盯着那潭混沌的绿,脚站在湖的边缘。一切,竟都毫无生气。

“咚——”我突然失去了重心,一头扎进了那潭如魔法汤药般诡异的湖水中。那感觉很不寻常,甚至称不上是真正的“落水”。倒像是一不小心滑进了一碗刚从冰箱里取出的燕麦粥,黏糊糊的、滑溜溜的,但却又有一点舒服。我的每一个毛孔都能够感受到如奶冻般爽滑的水流正缓缓地从我身旁闪过。每一次呼吸都能使鼻腔内充满海水的腥味……我毫无挣扎地向水下沉去,四肢无比放松,好像羽毛一样轻柔。我,就在混沌的荧光绿湖水与墨绿色巨型海带所组成的水墨画中尽情穿梭……

忽然,我的身体受到了从侧面水流中所传来的巨大驱动力,霎地抖动了一下。原来竟是一条长着锯齿状鱼鳍的巨型墨色大鱼,它正强有力地抽动着它的鱼尾,如一条细鞭驱使着我像陀螺一般被动旋转。我的视线渐渐地变得模糊,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隐约间我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团无穷无尽的绿色漩涡……

刹那间,有一层瓷片般的屏障抵挡住了我的去路。“砰——咔嚓——”一阵酸痛从膝盖处传来,冷不丁地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感官。我立刻睁开双眼,只见眼前伫立着一座无比庞大、充满静穆气息的、配有银色点缀的黑色旋转楼梯。我更加肯定自己的生命是如宇宙中的一粒粟米一般渺小了。正当我准备伸出手指轻触那楼梯把手上的银色浮雕时,只听背后传来一阵如雷的脚步声与铃铛声相间的声响。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连忙把手抽回去,猛地回头,可除去无尽的黑暗,竟一无所获。但那声响却丝毫没有即将消逝的意思,反倒更加强烈、紧凑起来。“零——零零——咚咚——咚——”恐惧如潮水般一发不可收拾地涌进我的心中。我疾步冲向楼梯,急促地顺着台阶跑起来……那声响越发急促响亮,简直令人窒息,我的脚如永动机般飞速地在楼梯间奔跑着,我像是尝试脱离虎口的猎物一般,仓皇地逃命……身后的脚步声、铃铛声、楼梯上发出的碰撞声、喘息声、风声混乱地交杂在一起,像是没有固定旋律与节奏的交响乐大杂烩,产生无比刺耳的声响,令人双目眩晕……我在螺旋楼梯上究竟跑了多久,那令人窒息的声响究竟跟随了我多久,这些,我都没有印象了……只记得在我双脚瘫软于黑曜石台阶上的前一刻,在那身后急促的脚步声攫住我的前一秒,有一个散发着并不乍眼的亮白色柔光的栗子头小光人,伸出一双如云雾般虚幻飘渺的双手,将我带到了一片灰黑色幻境之中……

我和他站在黑色悬崖上,悬崖背后是高耸入云的一座死火山,散发着团团热浪,使人仿佛置身于蒸笼之中。他松开了我的手,一个箭步冲向悬崖的边界处,一边缓缓坐下,一边回头招呼我坐在他的身边。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觉得他大概在微笑,是那种很灿烂、很温暖、让人心情瞬间愉悦的微笑。尽管充满了未知与不确定性,我还是迫使自己走向前方,一步一步地缓缓接近那散发着些许微光的边界。霎那间,他如云雾般灰飞烟灭,映入我眼帘的竟是一片无与伦比的光影美景——一座座错落有致的,散发着澄黄、银白、浅金的大理石纯白哥特式教堂与宫殿坐落在悬崖底部的远处,周围被层峦叠嶂的低矮墨色山峰环抱着。每座山峰都反射着如极光般绚烂的孔雀蓝、松石绿与象牙白和谐交融的光彩。在山峰之间还架着一座与霍格沃兹火车所行驶的格伦芬南大桥几乎完全相似的古老桥梁,金、银、白三种颜色依次从上百个桥洞中穿透、闪烁……那光景简直令我无法自拔!我的灵魂一下子就义无反顾地陷了进去,宁愿如没头苍蝇般在那丝毫不现实的景观中毫无畏惧地四处冲撞、碰壁,也不愿牺牲片刻时光来光临我的肉体。我的肉体只好乖乖地坐在悬崖边缘静静等待,令双腿在空中随风像钟摆一样无意识地前后晃动……

在那里,我遇到了曾救赎我灵魂的光之子……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