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总做梦,大多数感受到的梦也都在醒来的那一刻迅速消逝。努力回想,梦里留给我的记忆大都支离破碎,留给我的也只有短暂的一个片段。

记得那时很小的时候做过的梦,那时候应该还在小学,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在学校楼梯间不停周转上下。我至今还记得那个楼梯间,四周都是白墙,墙上总有些篮球,足球又或是手型的灰色印记。里面总充斥着孩子们的那种欢声笑语,也从不少球掉落地面的声响,时不时从楼上飞下一个球也是常有的事。在模糊的记忆里,那个梦就是在这间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楼梯间里开始的。

不知为何,我拼命的爬向顶层6层,冲进顶层的那个活动室,空无一人,也一如既往。铺满整个地面的地毯扬起的尘土充斥着整个空间,顶棚一般是普通的水泥墙一半是有些模糊的玻璃。阳光斜洒下来,照亮了整层。一缕缕的光束将那些灰尘照的格外清晰,也不知道是光束照亮了尘土,还是尘土造就了光束。我痴痴的在那里驻足了许久,斜下的光影,飘零的尘土,曾经楼道里熙攘的声音早已经消失。我好像突然能听到一粒粒灰尘掉落地上的发出的轻柔声音,阳光灼热地面滋滋作响。这些声音虽轻微,但我却感受到了一丝空灵,总觉得和在密林里听着流水,闻着叶香没什么两样。

再次走进楼梯间,抬头往上看却又多了一层,上上下下的同学依旧那么多,也依旧那么熙攘。透过楼上的玻璃门能看到湛蓝的天空,上面撒了两三片云朵。抱着好奇的心理,打开玻璃门,上面一片巨大的操场,规则的环形跑道,中间是无边的草坪,四面没有任何的栏杆。就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微风拂过,还能带有一点青草的香气。沿着草坪望向尽头,是无垠的天空。没有烈日暴晒,没有狂风发作,一切还是那么简单。我没从边缘外往下看过,也许根本不在意吧。这里就好像天空之城,对于我来说,天圆地方,在这里我也不再关注外面的世界,没有市井繁华,没有人来人往。反而给了我一种解脱,一种放松。我敢于在这里深呼吸,也敢于在这里奔跑,敢于在这里大声喊叫。没有高楼林立的无路可走,没有千百双眼睛的冰冷注视。我曾以为,我最喜欢的画面就是城市的灯火,人们映在霓虹灯那个下各奔四方,我总觉得这些能看到世间百态,也能看到人们辛辛苦苦建造城市的结晶。但可能当我凝望灯火时,他却不会凝望我。留给我的只有漆黑的夜,和冰冷的心。但在这片天地我能感受到四周环境和我的交流,风吹过,在我耳边细语,踩在草坪上,那种沙沙的感觉拍在鞋底上。虽然我不懂究竟它想告诉我什么,但我总能感觉到一种没有言语的交流,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在这里,空,而又美,我不再在意自己的呼吸,自己的重量,这些好像都不重要。但我有呼吸,我有重量也有种种需要注意或是思考的事物,却打破了这里简单的美,如果另一个人看这个画面,那种空灵,简单却因为我的存在而消散。我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这幅画面,那就离开吧。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