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

那一瞬,诧然,一切,都静止了。

我情愿把那一瞬捧上神坛,小心呵护,宁愿斤斤计较,宁愿背弃所有。就像正贪玩的中学生得到了一双全世界最漂亮的白鞋,却不敢穿在脚上;就像看着暗恋的人第一次发来的信息,却不敢再多说些什么。那一瞬被我自己,用麻绳吊在了自己的心尖上,稍有不慎就会割破脆弱的粘膜,血浆迸裂而出。我,不敢。只好就这样,僵持着。最后学会了疼着也笑着,谨小慎微着又假意潇洒着。

那一瞬,是一个秘密:或许我来自另一个世界。碎片,更像是被迫清空的记忆。闪现。充斥着绷紧的弦敲击出的声音又像是一片死寂。一墙黑黄橙白夹杂着暗宝石蓝黑的死蝴蝶。很大很大,无序,慌乱,挣扎。它们都有着像电波一样在颤抖的影子。墙后透着很温暖的颜色里掺杂几滴黑墨的光泽。我分不清那是光还是影子。我没见过电流却感受到了劈打在我身上的电流质感的橘黄色冷光。那是一个白里透黑,四四方方但又感觉永远碰不到边的冰冷到肉体选择关闭知觉的屋子。

我不敢动了。

我不敢去感受了。

就像我已融入了那个死寂的空间。呼吸,心跳,都停了。

我清楚地记得我曾经出现在过那里,甚至曾经属于那里。但,在那一瞬,我怕了。我不敢相信,我怀疑,我到底是谁?我不知道我是站在哪个人的角度问出的这句话。我该是谁?我是失去什么重要的记忆吗?可那记忆看起来好冷好冷。或者是那些碎片在召唤我回到哪里?它们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跳进了我的脑海,让我刹那间无能为力。

十几年的笑意仿佛瞬间坠入了未知。

曾经我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简简单单但快乐着的女孩。我不怎么努力生活,不怎么在意得失,但我永远记着每个对我好的人,永远感恩每次幸福的降临。可是这些碎片似乎在告诉我,有一天,我也会把这些美好忘记,最终化为几缕冰冷的光影。

成长大约就在某一瞬。我不经意间做出了选择,选择躲藏与逃避。我悄悄的把那一瞬裹起来,小心翼翼的包好,塞进行李箱的最底层,从此,箱不离手。告诉自己,享受在这里的每一刻吧,也许不定哪天就要不告而别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会写好几封信留给爸爸妈妈,留给我最好的朋友们,留给未来喜欢的人。用这里的文字向他们道歉,我曾隐瞒了这个秘密并告诉他们我有多么爱他们。写好后好好收起也藏进行李箱的夹层里。然后,笑着聆听最静谧的呼吸。

在那之后,我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偶尔不知道听到了哪里传来的声音会下意识的颤抖,偶尔看到暗黑的橙黄蝴蝶会闭紧双眼。不过,好在没人知道。因为这些东西,我不愿让他们知道。那一瞬让我放下了对拥抱的渴望。我仍爱着,但也一个人,面对着。

那一瞬,实则名为孤寂。不过或许一些人更愿美其名曰:从此,成长,独立。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