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作业

师母挽着我的臂弯,不知不觉到了小时候书法老师家,紧张感堵住了我的喉咙,念及师母在侧,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刚到门口,就传来了门内张老师浑厚的声音,细听之下喉咙中发出的声音有些嘶哑,我走到他面前,苍老有力的双手重重搭在我肩膀上,他认真的端详我,眼周的褶子都是慈祥的,接着用力的捏了捏我的肩膀,应是在比量我现在的肩膀比起六年前变宽变厚了多少,许久,松开,道:“长大了,高了!”

我放下带来的礼品,善于张罗的师母就领着我和家人坐下,一一给我们倒好茶水,摆在我面前的是几大盘摆盘精致的食物,看得出来准备良久。本以为今天的见面是我和张老师师徒六年未见互诉衷肠的感人片段,谁知张老师和我爸爸聊开了,这样也好,免得我害羞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中老年的男性都是爱聊政治的,他们从当今东西方政治新闻聊到六十年代,乃至更久远的一些历史,倒有种成为忘年交的意味。

不好意思玩手机,我颇有些无聊的将目光转移到面前的一盘红柚上,都已经被剥好了。一,二,三,四,五,六,我数了数,总共有六根牙签均匀的插在几瓣红柚上,开始吃了,入口的柚子是极甜的,水分充足,边看边吃,红柚果粒自上而下由透明逐渐变深,最下端红的诱人,底部还有些残余的白色柚子皮没有清理干净,脉络紧紧的贴着柚子的凹陷处,深陷在里面,我用手去抠,起初是难以扣动,可一旦稍微撕开,就很顺滑流畅了,全部撕下后,有种难以言喻的微妙爽感。

有学生家长来了,张老师忙不迭的跟她说:”这就是我跟你们常说的胡凝瑾,她小时候呀……”我瞅着那家长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对我流露出“我知道你”的目光,算是明白了,张老师这六年应该没跟他们少念叨我。六年过去了,曾经跟我一同在张老师身边学习的小伙伴都走了,新来的学生一批又一批,可老师还是对从前那最早的那一拨孩子们念念不忘。

我看了下时间,叨扰已久,约莫是要走了,我终于开始仔细的端详张老师,他没有变,还像六年前一样,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头发乌黑,许多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白发都比他要多几分,头发浓密,发际线没有丝毫后移,脸上也没有什么老年斑,看得出来保养得宜,他与我外公同龄,却像是比他要年轻二十岁似的,从前他总吹嘘自己能活到93岁,现在我算是信了,等他93岁,也一定这个年龄中是最年轻的。临走时,我主动去抱了他,我确实是想他了,他应该也是十分想我的,抱我抱的十分紧,感受到他宽阔肩膀,硬朗结实的身躯,我对他的身体健康更是放心了。

送到门口,他对我说:“要考上好的大学啊,我为你祈祷!”说这话时音量有些大,我回头看他,下巴处的肉有些抖,我想此时他的心情是激动的,我笑了笑,对他挥挥手,同样大声道:“张老师再见!”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