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眼体验

(我的路线大概就是从图书馆门口走到了东楼门口,上下了两遍楼梯,然后又回到北楼附近)

在蒙眼之前,我以为自己能够知道大概的方向,然后摸着一些东西慢慢地往前走。我沿着东楼和图书馆之间的路出发了,这条路很宽,中间没有任何障碍。一开始我走得还算顺利,边走边在心里估算着还有多远会到达岔路口。但突然之间,我的左手触到了粗糙的墙面。这一下的触碰让我心里一惊,才发现自己已经偏离了那么大的角度。紧接着我又碰到了冬青树,树叶比我印象中的要大,要扎手。这种触碰是鲁莽的,我不知道自己的手是从哪个方位插了进去,又从哪个方位抽出。经历了这两次触碰,我彻底不知道自己的方位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惶恐。周遭的世界充满危险,因为它不再是我期待中的样子。

我的步子越来越不坚定,甚至有时会出现自己马上就要跌落的幻觉。我对楼梯的恐惧愈发强烈,每迈一步都要试探很久。突然断掉的墙壁、突然消失的扶手都会让我觉得心里也有什么东西被掏走了。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喂——前面是深渊啊”

在与楼梯短暂的纠缠之后,我回到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心底又萌生了点安全感。我陆续碰到了很多物体:警戒线、路灯、大理石圆球以及两棵粗细不同的树。我不知道它们的绝对位置,也不清楚它们之间的相对位置。在我看来这些物体是随机出现的,而且仿佛挨得很近。在没有视觉的世界里,空间被折叠、压缩了,使我变得十分被动。对于距离和方位的感知不再灵敏,我只能用笨拙的方式抓住一点点信息,仿佛在做没有意义的反抗。

不知为什么,我对两棵树有着别样的偏爱。遇到它们,心里总很踏实。我用双臂将其环绕,丈量它们的尺寸。有一棵很粗,并不能完整地被我拥入怀中;另一棵则很细,双手几乎就能握住。那棵粗粗的树被我抱了很久,它明明又硬又粗糙,抱起来却很舒服。树皮被太阳烤得暖洋洋的,抚去了我不久前受到的惊吓。

【城市观察记】

今天放学之后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小区的花园里找了张长椅坐下来。我不知道应该从什么观察起,就索性顺着目光看向前面的一面铁栅栏。间距密集的铁栅栏漆成深绿色,大概有一人高,上面攀附着茂密的绿植,挡住了我的视线。栅栏旁还有一棵小树,没比它高多少,却足以用一半的枝叶为它遮阳。这三种深深浅浅的绿在一起,和谐中还透着点神秘。它后面会是什么呢?童话里的糖果屋,森林里小动物们的会议厅,还是一汪清澈的湖水?我没再打扰,轻轻地站起来,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微风拂过脸颊,是秋天独有的轻柔。落叶卷滚在石板路上发出微弱的沙沙声。我这才发现地上已经零星地出现黄叶了。可抬眼望去,那几乎要盖满天空的树依然绿得盎然,除了最尖上的几点黄以外看不出任何衰败的意味。或许它只是在强撑着把最后一点绿荫留给过往的行人,藏起偷偷泛黄的叶。这样的景象还能留存多久呢?我不知道,只是替它感到有点难过。虽然明年还会再绿起来,但那时的它还是现在这个它吗。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