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眼初体验

(我的大致路线是从体育馆B2走到了操场再到操场北边的台阶。)

眼前一片漆黑后,我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听觉和触觉。

体育馆里,我能听到篮球的碰碰声,感受到脚底下地板微微的震动。
我是一路触摸着墙边上那排金属柜子走过去的,当走到柜子和柜子之间的间隙的时候,突然落空的手总让我的心也跟着一沉。
我自认为已经很熟悉体育馆了,尤其是篮球馆的女更衣室到楼梯这段路,不知道走过多少次。刚戴上眼罩时我自信的迈着步子,但两三步之后,失去视觉后的巨大的落空和无助感突然攀了上来,步子开始一阵阵的发虚,最后简直是一步步蹭着在走。原本熟悉的体育馆在没有视觉的情况下变得格外陌生。
从体育馆b2向上走的时候,由于把控不好台阶数量,清晰地体验到了一脚踏空的感觉。

我在鸭嘴兽的帮助下艰难的一步步探索着前进,逐渐感受到脚底下踩着的由光滑的体育馆地板变成粗糙的、一粒一粒的沙砾。突然,有光隐隐约约的从眼罩和口罩中间的夹缝里透出来,哦,原来已经从昏暗的体育馆走出来了。

我试图自己寻找着方向,从操场西边的楼梯走上去,但不幸一头撞到了楼梯旁的石墙上(这不怪她!是我走位过于突然和跳脱了hhh),鼻子有些隐隐作痛,我却莫名的感到有些有趣。
失去了视觉,听觉就变得异常灵敏。周围的一切安静也吵闹。
操场上有正在上体育课的同学,我看不见他们,但从人声鼎沸的吵闹声中感觉到了有很多人的存在。我听到有个女孩子在喊“学姐学姐”,总感觉是在喊我,不知道是不是认识的人。我听到几个男孩子在嘻嘻哈哈的交谈,也许是在踢球,从他们叽叽喳喳的话语中不知谁蹦出来了一个词——“行为艺术”:也许是我笨拙的前进姿势让他们觉得古怪。

蒙上眼的最大的变化大概是完全失去了对距离的把控。原本我以为我已经走完了很长的距离,但其实只是我预想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在操场上时,我踱步到台阶那里,那里本身就是我不太熟悉的地方,于是便有了如下可笑的对话:
我(忍不住问):“这里是那个放垃圾桶的地方吗?”
鸭嘴兽:“啊,不是吧”
我(走了几步之后又问):“这是哪里啊(迷惑)”
鸭:“emmm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走到了哪里……”
我(碰到了粗糙的石墙,惊喜道):“哦我知道了!这里是那个操场旁边那个可以下去的台阶!下去之后就是体育馆的门口!(自信满满)”
鸭:“啊,其实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我说)”
……
最后发现,其实我只是在操场台阶后面以及109玻璃教室前面那段天台,摸着有些灰尘的玻璃来回踱步……(辛苦她了哈哈哈)

我自认为很熟悉附中的校园,附中的一角一落,甚至在我前进的过程中,我每走到一个地方我都在脑子里构想出了一副线路图。但当我摘下眼罩时,却惊讶的发现周围的一切一切都跟我预想的大不相同。可能我以为我已经走到了综合馆的更衣室,但其实我还没走出篮球馆后的走廊;可能我以为我已经到了通向操场的楼梯,但其实我还在体育馆门口的小跑道上搓着脚。

很多东西,也和它在我记忆中原本的样子不一样了。比如走到操场的楼梯上时,我本以为这里会有太阳伞和一些靠背椅,于是走的小心翼翼生怕碰到自己,但实际上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是一片开阔的空地。

没有了光的世界里,时间过得很快也很慢。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