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眼体验和观察记录

第3次写作

在被蒙住眼睛后,我感觉自己的安全感减弱了很多,但是在不经意间,我感受到了风划过我的皮肤,这种感觉是不同于以往睁着眼睛时的,我可以更清楚的感觉风流过了我的皮肤。冯皓东带我摸了宿舍楼外的玻璃,冰冰凉凉的,像是摸水流经过了鹅卵石一样,凉但不冻手。然后他带我摸了一个扎手的植物,很尖,很韧,在我连续被扎几次后,他带着我的手让我顺着摸,那种感觉像是一个顺次排列的塑料书皮。
接着他带我走上一个台阶,我不断地在冰冷光滑的路灯杆与粗糙,颗粒感的墙里穿行。
然后他开始坏笑,让我上了一个很高的台子,我感觉随时都要掉下来,他让我往前向下伸脚,但四周吹过的风和脚下的空,让我感觉非常危险,我缓缓的蹲了下来,脚触到了地,这次他又让我迈上一步,在慢慢伸脚向下一大步,我的手摸着旁边粗糙似生锈了的金属,生涩,有灰尘,有一种在昏暗冰冷的密室中的感觉,又有一种昏暗手术室的感觉。小心的回到了地面。在游戏结束,摘下眼罩后,我才知道那是一个三轮车,我感觉哭笑不得。
最后他又引我走了一个很长的下坡路,我说了话,有回音,经过不断的左转和右转,最后,他让我伸手,我正发愣的时候,水流冲到我的手上,我才感觉出自己在洗手间。
是地下食堂的洗手间。

观察记录

9月27日晚7点50,走出家门,沿着一段石砖路,走到天桥上,此时的天桥没什么人,桥下的车快速的流过,一阵阵红光闪过我的眼睛,晚上两边的大楼的灯很有科技感,这是我以前忽略过的。
接着走,走入了科技园里,中央的小喷泉还在涌,我将一只手伸入水中,感受着水流冲击这我手指,再从指缝窜出,力并不大,柔和的,冰凉的。
我将手扬到空中,让晚风划过手指,阵阵凉意自指尖传来,我微微抖了抖,抖掉集在指尖的水珠,坐了坐,就往回走了。
回去的路上,还是那个天桥,正中有个短发的老奶奶,正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不知在想什么,她穿着紫色棉服和黑色的长裤,在天桥的路灯下,随着风而微微浮动着。我想,也许她是在等自己小孙子从公交上下来?也许只是想在天桥上站站。想着,我不再停留,回了家。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