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眼体验

闭上眼睛后的世界真是奇妙。

一切声响好像都变得沉默,却又不那么沉默。是一种寂静的感觉,而并非空无。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我、声响、尘土和脚丫子;还有陪伴着我的一个鲜活的生命。

刚出门我踩到了一种兼具滑、涩与一身的纸上,像是一种建筑材料。我闭上眼睛,但仍有光感,那时我的世界是温和而阴暗的。

接着我好像在下台阶。突兀地我感到了风声,飒飒,萧然却又和煦,像是要把我的思绪带走。我的眼前开始蒙蒙的亮,好像初晨的朝阳,被云雾掩映着,闪耀又有些雾蒙蒙的光。

我走了不太远的一段路,脚下好像是某种沥青,是有些细腻的粗糙。一旁好似有忙碌的工人在大声作业,轰轰的动静像荒漠中的沙尘暴。然后我又开始上台阶,记不清是上台阶还是下台阶,好像是先上后下。我的脚踏在台阶上,隐隐的有空灵的声响,还有细微的吱吱呀呀,像是踩着一栋有点破败的独木桥。我站在“桥”上,感到一只温暖的手与我的手掌相握,将我的手轻轻地放在了什么上面。哦,这“什么”好像是一堵墙。那墙上面满是尘土,还有细碎的砂石。为了感受这墙的纹路,我就这样仔细抚摸着;摸着摸着,感觉自己好像都变成了土。这堵墙的墙面,是长方形的砖,一格一格错落有致,规矩地排列着。

下了楼梯之后,我便无法根据我睁眼时的记忆判断我所在的地点了。我只记得我又听见了了工人的作业声,但这次显得悠远与飘渺很多,好像远在天边——但又近在眼前;还听到了孩子们嬉闹的声音,但同样隐约得很。我眼中的光时而踊跃时而沉默,浮光掠影般变幻着。我脚下的路时而上坡时而下坡,时而又坑坑洼洼——我好像是一个巨人脚踏着小人国的丘陵;但大体上却是细腻的,像是没铺好的跑道。哦对了还有,期间那只温暖的手又把我放到了一个光滑的物体上。我弯下身摸它,好像是一个球,大理石做的,凉丝丝的。

最后的几分钟我还记得。我摸到了一棵树的树干,摸到了泥土,摸到了一把扫把,摸到了一片略微干枯的银杏叶,模到了细细的小树枝。那只温暖的手还往我手里放了个小小的“石子儿”……我细细搓了两下,噢,是个小蜗牛。它大概已经死了。然后那只温暖的手的主人提醒我时间到了,揭开了我的眼罩。我睁开眼,看到了我所在的地点——体育馆北侧偏僻的小过道。

说实话,睁开眼的一瞬间我感到真是失落。为什么这个游戏不一直进行下去?直到我厌烦为止。就像盲人渴望光明一样,孤独的人渴望温暖——可是,温暖的人也渴望孤独。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