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丹蕊的蒙眼体验

“我们要去哪?”

迎着阳光,闻着植物的味道,有什么呢?草的清香,银杏树的味道,银杏果的臭味…迎面吹来风,秋天的风,和夏天的风不同的是,秋天的风,带着一股清凉,夹杂着草木的味道。

想起来在上课之前,和他一起走在那里,靠在树上,争论着谁究竟生没生气这个幼稚无聊愚蠢的问题,我们自认为都很懂对方,实则未必,走着走着摸到了那棵树,应该是那棵树吧,摸起来坑坑洼洼的,还有小昆虫在手上爬着,应该是把我的手当成了树的一部分,我挥了挥手,把它甩回了树上。

去哪呢?

这个问题上一次问的时候是问他,假期去哪?商场还是公园?吃西餐还是日料?而现在,也不知道要去哪,和那天一样,顺着来到了阴凉的地方,据说是看到了校长,应该会是个明面,因为校长一般都会走大路。

顺着台阶,地面从粗糙变成了光滑,想必是进了屋子里,听到了有调皮的人似乎想吓我,“啊”的吼了一声,虽然并没有吓到我。顺着几个台阶上上下下,顺着门进进出出,从室内到室外,像是个小中庭,空气中谜一般充斥着紧张,因为极其安静,或许除了我们,应该没什么人吧,走着走着,摸到了一个摸起来是布面的大门,应该是礼堂,进去后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但是微弱听到了琴弦拨动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吉他,如果我没记错,他应该是在上这门课,一个男声喊着;“1,2,3”,应该是在打着拍子,安静的只有琴弦声,不安静的也只有我,我不说话,怕打扰到他们,转身,带上门,离开了。

回来的路上,有男声打篮球时的口吐芬芳,有下沉体育场的木板路,崎岖不平,一会儿上一会儿下,顺着石板路,依旧是这种感觉,脚经常陷进草坪里,还记得好像去年黑灯瞎火在这地方误踩到了校长的狗,都是看不见的状态,也幸好没有那只狗。

时间到了,重见光明后,我发现,原来站在食堂门口,走了感觉那么长的路,真正看起来,也真的没有多远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