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不见”

刚戴上眼罩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点紧张的。我可以感觉到比我先体验的人留在上面的汗,而我的额头正在铺上新的一层汗。我的同学们拽住我的两只手,从刚刚我们拽着另一个人走上来的台阶原路返回。很快我就不再紧张了,因为我还保留着方向感。

之前拽另两位同学的时候,因为我们走得太快,有时候即使我们提醒他们有台阶,他们也常常猛地向前一倾。我为了避免出这样的惊险事故,就学会了把脚抬得很高再放下去,这样即使前面有台阶也不会没有准备。凭着越来越少的方向感,我确定他们在带着我向学校的西方走着。突然,我大踏步的双脚感觉到了凹凸不平的路面。“鹅卵石!”我说出来了。

鹅卵石路是从北方去往西南方食堂的路,边上各有一片绿化。他们停了下来,拽着我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粗糙?很多东西都粗糙。粗糙的圆柱体?那大概是一棵树了。他们又继续拽着我,向前走了一段,我估摸着是食堂对面的一个小凉亭。他们接着让我去摸——“蜗牛壳!还是别了。”他们摘下了我的眼罩,结束了这次旅程。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