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体验

看:像刚磨出来的豆花一般乳白鲜嫩,也像白色的水泥,略略不平的表面上孵出气泡。

闻:离远后有一种淡淡的奶香味,不明显但是不断靠近,试图展现自己的存在。靠近后这种味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那种不太张扬的气味。

触:取来一小块,起初的感受是冰凉,内部向外渗透的那种,然后是有弹性,Q弹的,比果冻稍软的状态。

尝:酸中带有一种甜味,越吃到后面甜味就越明显。甚至有一点腻。后面酸奶的形态便不太明显,进入口中后感觉它们便立马分散开来,不再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了。顿了一会再去尝,好像味道更鲜明了。

 

医院里漫布着消毒水的气味,走廊的长凳上坐着一个男孩,在我路过他的第一次时就感受到了某种奇异的气息,好像清冷的炽热一般将人温柔地牵引过去。我走过去坐在他身旁,看到了他像豆花一样的乳白色皮肤,好像在不断蒸腾。无形的气泡萦绕在他的身旁,我甚至可以看到有的气泡缓缓飘浮到了医院外面去。他一言不发,我也一言不发。我猜想他应该也和我一样不愿意将自己的情绪通过语言表露在外吧。我们就一直这样坐着直到太阳隐匿到了山后,“我得回家了。”是我先开的口,虽然我很不想走。他淡蓝色的眼眸像平静的水波一样仍是没有任何波澜,他拉住我,将某样东西放在我的手心里。他的手是冰的,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温度。“交流愉快。”一字一顿地念出来,嗓音很柔软,我立刻就领会到了这般话语里隐藏的含义。笑着点头致意,再转过身离去。背后的人似乎并没有走。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

我不止一次去过那个医院,可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都再找不见他的身影了,无论是鲜冷的清晨还是温柔的黄昏,无论是每一间病号房还是那个我们共度了一个下午的走廊长凳上,那个乳白色的他都再也没有出现了。我起初内心十分酸涩,却突然想到那天他塞给我的东西,那个是什么东西呢?慌忙回到家翻出来一看,发现只是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用清秀的字体写着:

“我是你的小白,我得了很严重的病,但我想如果让你们知道的话你们肯定要花很多钱来给我治病,那真的是没有必要。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医院,但既然你今天要去,那我也就勉为其难地去那里坐一天吧,消毒水的味真是不好闻。我走啦,以后估计你都见不到我了,希望下辈子还能当你的猫哦。”

我愣住了,四下看了看,小白不见了。原来它总喜欢呆的地方也看不到它的哪怕一根猫毛了。可能那真的是最后一面吧。

但是小白好像也并没有走啊。

我将纸条叠好,还是那阵熟悉的清冷气息。我心中不禁翻涌起一阵酸酸甜甜的感觉。原来,平时那么冷漠的小白,几乎不怎么理我的小白,是这么爱我啊。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