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体验

看:盘根错节的墨绿色和米白色挤挨在成小小一团,墨绿色也不太准确,它多少有些发黑了。白色的茶芯上面有浅浅的绒毛状的穗。看久了像小时候路边摊吃过的随便包扎的廉价海带结,但又不一样,茶的颜色自有古朴气质,仿佛看到山中老妪颤颤巍巍系茶的样子。

 

闻:太香了,简直像人造香精,直直窜入鼻子,赶紧把它拿走还挥之不去,闻久了又让人觉得头晕目眩。我不喜欢,还是它泡在水里的味道更加可亲。

 

触:小小的一粒捏在手里,很乖巧的样子。反复揉搓才发现它很有些性格,圆滚滚的躯壳上有许多小凸起,可能是不情愿呆在我手里,也许是岁月沧桑留下的疤痕,说不准。

吃:茶也吃过,不过最多是泡开后偶然溜进口中,忙不迭吐了。第一次正经的食茶。入口是坚硬的一粒,用牙齿碾碎,一个浓重而悠久的茶香在唇齿间绽开,继而弥漫口中。可是再在口中待一会,茶香就变了味,成了丝丝缕缕的苦。那苦涩不像苦瓜那样爽利的苦,而像是老树枝子,干涩的,陈腐的。

 

 

 

 

这地界,时钟仿佛停摆,流水今日似明日的浊去清来,可他是看不上这份的静的。穿瑰色的长袍,挥舞着双臂,他是镇子里最夺目的存在,他从来都知道,他和他们都不同。看晚间村人把酒话桑麻,他只觉得像无波古井般了无激情。

他飞走了,飞得好高好远,俯视一切,觉得天下之大。他在最繁华的城落脚,却发现地面灼人,滚烫的赶着他离开。可没关系,他从来都觉得,他属于这里。他披着星斗,踩着月光,一日复一日的奔忙,他适应了那灼人的温度,照镜子,却发觉自己不知何时也像初来时的地面,蹿着气冒着火。他有些害怕,可没关系,他从来都觉得,他属于这里。一年又一年,他走得越来越快,竖起耳朵听,发觉身边好像死一般的寂静,可他不敢回头,生怕停下脚步,便是竹篮打水,再次被那灼人的地面烫的跳脚。终有一天,他觉得好累啊,坠着满身的珠宝,瑰色的耀眼的长袍换成了体面的妥帖的西服。他竭力想把这身行头挣脱好歇歇脚,可越用力裹得越紧,渐渐地整个人嵌在西服里。抬头找人帮忙,没有人,只有一件件体面的妥帖的西服;照镜子,哪有什么两样,也是一件体面的妥帖的西服。他好抓狂,想跳啊,叫啊,溜出口的是冷冰冰的谦辞。

他怕极了,赶紧迈开脚步,最后一个念头的是:我从哪里来?从此,又是一件体面的妥帖的西服。

 

(从舒展的茶叶变成紧缩的茶粒的过程?

黄油 李晨璐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