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豆糕

看:这是一个长方体。表面是一种介于黄色和绿色之间的颜色,看上去非常朴素。它的表面很粗糙,像是由很多颗粒组成的。有点像吃火锅的时候点的冻豆腐,也有点像陈旧发硬的海绵。总之看起来它就不像是软绵绵的样子。干巴巴的。它表面的颜色也不是很均匀,到不如说每一个“颗粒”的颜色都不太一样。它的有一个角被磕掉了。在光下它的颜色有些发淡,恍然给人一种烤馒头片的感觉。这个物体从内到外都是一个样子。真的很像冻豆腐。如果给它的颜色一个质感……嗯……磨砂?

摸:它摸起来确实相当粗造,很干燥,能摸到细小的颗粒如同沙滩的细沙一样在指腹与物体之间滚动。它摸起来有些硬(只是第一触感!),但同时也有些软(到不如说是并不脆的脆弱,好像一用力它就要碎掉了)。我尝试着掰开它,并没有掰开一片薯片一样的感觉。像是……像是……(它本来就该是分开的,只是由于某些未知的原因暂时聚合在了一起,我把它掰开的动作只是顺应了原本的规律,“本来就该是这样的”)。看上去像个砖头,但实际上是个“土块”。用力捏了一下,像是捏一撮粘性稍大的沙子,最后它碎成了粉末。不过它具有外表上看不出来的柔韧,它竟然能被掰出一个弧度。更正:看上去坚硬,但它实际上相当柔软易碎。

听觉:摩擦的时候能听到磨爪子一样的摩擦声

闻:闻起来很有些清香,能闻出绿豆的味道。是真的“清”香,仿佛这味道本身就带着些凉意。

吃:有些干。入口即化。比闻起来要甜很多。舌头能感觉到颗粒。“淀粉”突然就联想到这个词。咀嚼久了有些粘牙。“吸干了周围的水分,但它还是很渴,最终它在水中死去。”它是沉默的。很香,但不是膨化食品那样张扬的香气——不过我想它的制作过程中加了很多糖,因此这份淡然也染上了点张扬的气息。吃多了有点腻,嗓子发干。

(吃完了盒子里剩下的残渣有点像凶杀现场x)

(案发现场.jpg 本来说好要给小伙伴留一个,结果不知不觉都吃掉了——但第二天有补上x)

 

人物故事:

“塔尼亚人属于大海。”

父母会这样告诉他们的子女,教师会这样教育他们的学生。海风无时无刻不吹拂着塔尼亚这座小小岛屿,将那些每一个塔尼亚人已耳熟能详的、海员水手们的英雄故事深深吹进孩子们的心底。和其他所有孩子一样,安德莱斯·卡瓦耶罗·布兰科,卡瓦耶罗家的第三个孩子,在众多这样或那样、难辨真假的、关于海洋的传说中长大——但他又是不同的,苍白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疾病纠缠了他整个童年,使他与同龄人相比看上去那样瘦弱。天知道他的父母曾为此多么担忧和心碎!但好在——和其他所有孩子一样——在家人的精心照顾之下,他依然,还算健康地,长大了。

“安德莱斯?”

靠在阳台栏杆前的男孩并未回应身后的呼喊,只是安静地向前方眺望。不远处是卡瓦耶罗家的番茄园,这是这一家人的经济来源之一,另一部分收入则来自身为海员的卡瓦耶罗先生。4月的春风还未能将番茄果实吹得成熟发红,眼下的番茄园还是一片苍翠的绿色,焕发着稚嫩的生机。目光顺着通向其它城镇的公路一路远去,在视线的尽头,卡曼山脉的轮廓隐约可见,被夕阳的光芒染成一道泛着暖橘色的剪影。

“小安迪——你又在这里发呆吗?”年轻人似乎习惯了安德莱斯的沉默,自顾自地走上前,站在他的身边,同样把目光投向远方,“看——即使是山脉,在这样遥远的距离之下也会显得如此渺小,仿佛能够轻易地跨越一般。”

“嗯……是啊,安东尼奥,你说,山的尽头会是海洋吗?”安德莱斯侧过头,轻声说。原本苍白的脸色在夕阳的映照下似乎有了些许活力。阳光落进那漂亮的绿色瞳孔中,仿佛海水中燃起的火焰。

听到这个问题,安东尼奥笑了一下,伸出右手挡在额前,抬头向更远的地方看去:“事实上,无论你向哪里看去,最终都会是海洋,更何况是塔尼亚这样的地方。如果你伸出手,那么此刻你感受到的风,一定是从某个未知的海域中吹来的风——说起来,小安迪,你想出海吗?”

“出海?我想——”安德莱斯略睁大了眼睛,但很快又低落下来,“我当然想。‘塔尼亚人属于大海’——我们都是听着这样的话长大的,但……妈妈会为我担心吧。”这并不是毫无根据的担忧,事实上,整个镇子的居民都知道卡瓦耶罗太太是怎样关爱着她的孩子们,尤其是最小的那个。不过人们往往难以想象是如何在经营番茄园、处理家务和照料孩子们中寻求得平衡的——要知道,卡瓦耶罗先生几乎一年都在海上航行,可是她却似乎在任何方面都做的很好。“真是一位可敬的人。”所有人都对她这么评价。而这位可敬的人本人,此时此刻正在前厅,为卡瓦耶罗先生带回来的消息而忧心着。

“你是说……‘北方’那边又乱起来了?不过要我说,那边什么时候消停过?一年到头不是你攻打我就是我攻打你——怎么,这次?“卡瓦耶罗太太压低声音,接过卡瓦耶罗先生递来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后者显然经历了一段风尘仆仆的路程,显得很是疲惫。他为自己倒了点水,一饮而尽,然后坐下来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在世界各地之间往来航行的海员们往往能偶然得知一些不同寻常的消息,有时候,那些随着货物与金钱一同传来的只言片语,往往——很可能——蕴藏着重要的信息。

“是这样,但是——只是听说——这次他们打上了咱们的主意。”

没人不知道塔尼亚如今的繁荣是怎样得来的。扬着赤金色旗帜的船队往来不绝,从世界各地带来了本土不曾拥有过的珍稀矿产、香料和作物,极大地提升了塔尼亚自身的富裕程度和民众的生活水平。而此时的“北方”各城邦却仍陷于互相争斗的泥沼之中,等到它们反应过来之时,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了。但由于塔尼亚岛和大陆之间有海峡作为天然的屏障,因此战乱一直未能波及到塔尼亚来。而这一次——卡瓦耶罗先生抬头看向了窗外的夕阳——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无论如何,楼下发生的一切紧张与担忧的交谈都与此刻站在阳台上的两兄弟无关。那时的安德莱斯,心中仍盛满着阳光和想象中的大海。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