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体验——金嗓子润喉糖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小东西,圆形的,不是很大,也不是很高。就那么躺在桌子上,如同一粒比较厚的药片。

再靠近些,我发现它有着黄金的颜色——不对,好像比真的金子更黯淡一些,那是它独有的,黄橙相间的颜色。

它表面看上去并不十分光滑,有些许无伤大雅的白粉——谁知道是什么呢,附着在它的表面,它的边缘处有一丝裂痕,正面刻写着一个不十分明显的“金”字,背面则是一个大写英文字母“G”。

触摸它,那是一种很硬的质感,像甲壳虫的鞘翅。不过它好像很轻,让人想着把它重重摔在地面,恐怕便会四分五裂,碎成晶莹的小块。于是我用力把它掰开,这坚硬的小东西应声裂成两半,一些黄色小颗粒撒在了桌子上。再盯着碎裂的缝隙看……啊!我看到了什么,那是纯粹的橙色!多么美丽,纯粹的美丽。

细细闻那小东西裂开的缺口,有一种,木头的味道?再闻闻,一股细微到几乎不可查觉的香气钻入了我的鼻子,这次像是松香的味道,有一丝甜蜜,更多的则是黏腻。这黏腻一点点、不可察觉地挤入我的身体,一点点撕碎我的心智……

哈,闻着不错,这东西能吃!

于是我一口把变成两半的它含在嘴里,我能感觉到那“金”和“G”字在唾液消化下逐渐隐去,纹路在变淡,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些白粉。含一会,再含一会,我的嘴里好像遍布了软而黏腻的汁液,它们发出的香气涌入我的喉咙,吸一口气,呀,真是清凉!

与此同时,我口中的食物似乎在不断缩小,每变小一圈,其表皮便也更甜一分。我想,现在我舌尖所触碰到的,恐怕就是那“纯粹的橙色”部分吧。时间缓缓流过,它最终化成了一张小小的甜片,牙齿稍稍一用力,便如同捅破的纸窗,或者说飞蛾的翅膀一般彻底破碎,消失在了口腔中。

但那份味道还停留在我的嘴里、鼻子旁,脑海中。只是稍微吸入一点新鲜的空气,那一丝柔软的、粘粘的、清甜的感受便充斥我的全身,似乎整整一个世纪都无法消散。

心情变好了。

—————————————————————————————————————

那是一个来自东方的年轻男人,但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西方的气质。他有一张圆脸,总是笑着,身材并不高大,相貌也并不是十分出众。身上最显眼的是他鼻头那黄橙色边框的眼镜。正是如此使我得以注意到他的双眼——明亮,却又同时深邃,一刻不停地注视着远方。

除此之外,他无时无刻不穿着一身正装,春秋冬夏都是如此,让人感觉他仿佛只有这一身衣服,再无其它。但他却偏偏总是把自己打理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又让这感觉从人的心里一点点隐去——这家伙虽无夺人眼球的相貌,但这份干净与清爽着实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关于名字?他笑了笑,他不需要一个太复杂的名字,他说叫他“云”便好了。正如其名,他是一个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人——虽然仍有一种雾蒙蒙的陌生感,但同他交谈相处却使人如被清风吹拂,被云朵轻抚一般愉悦。他的笑容十分甜,笑起来乐音似水落,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有逻辑隐含在内,一段交流结束,会让人有种恍然大悟的欣喜。

但在一块儿的时间长了后,我发现他只有在倾心待人时才能展现出自己纯粹的一面。平常日子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将自己包裹在一层硬壳之下——一种“生人勿进,熟人勿扰”的壳将他与世界隔开,具象化为他那常在的,机械的笑容。

至于原因,我想应该是他那繁重的工作。他常常把自己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中,家里堆满了各种英文写就的典籍,外国进口的设备等等。他自称投身于研究生命的根本,目的是为自己寻求肉体和精神上的变革——好吧,听上去是有些奇怪,至少是常人无意触及的领域。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向他追问,最终他肯开口时,我记得很清楚:云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几秒钟的寂静后,他撸起袖子,我看到了一道烙印,一个“金”字被深深地,永远地刻在了他的右小臂之上。那一刹那,我听到了他在大声叫着什么:尖利的咒骂之词从这个温和的年轻人口中倾泻而出,什么“封建迷信”、“粗俗鄙陋”、“愚蠢至极”之类。他的眉毛和嘴唇颤抖着,双眼好似能射出火焰,每一根汗毛都竖立起来,如同一只被激怒的狮子。可惜我没有亲身体会,无法理解他那激烈、而又深刻的愤怒。发完火了,慌乱的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他整整自己的眼镜,深深低下头表达着歉意。

这段插曲并不愉快,可我们仍是朋友,甚至变得更深一步——一种能够相互体谅、相互倾诉、相互包容的存在。他给人带来的那种微微的甜蜜与清凉感也常伴随在我身旁。

但这段经历也拍醒了我的梦:仔细思考一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从哪来,到哪去,他的目标是什么呢?他想成为什么呢?

于是我停下了单纯的观察,开始了思考——

我想他是个执着的人,为某种原因,被限制在了过去,于是拼尽全力想要挣脱那个牢笼,向着更自由,更智慧的未来而去。这份执着支撑着他,推动着他摒除一切外在干扰,去钻研什么高深莫测,无人向往的“大道理”;推动着他去善待每一个人,不令他人污染上自己的痛苦;推动着他过着每一天高效率而机械,但却是其心之所向的生活;推动着他去全力奋进,一步一步走向更高的位置,最终抵达某个终点,去到那朵被落日映成黄橙色的云儿之上,在那氤氲、淡雅的香气中,成为那个他想成为的人,俯瞰大地。

然后停留在那里,永不散去,直至世界的尽头。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