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图

如果我要给我的写作旅程赋予一个意象,那么我想它应当是一座塔,而我是偶然来到此地,为之吸引并驻足的旅人。

  • 观察——这一段旅程或许会比我想象的要难得多。毕竟脱离出固有的概念而重新用新的思绪和语言去构造本应“熟识”(尽管我可能并不真的熟识——这只是主观上的看法)的事物。我常常困扰于自己语言的干涩无力——它使我无法准确而生动地描绘出我心中所想;但我更感到害怕的是来自于头脑和心灵中的锈迹——我毕竟无法描述出我甚至没有感知到的事物。那么,从旅途的起点开始,让我重新擦亮望远镜——或者放大镜——的每一片镜面吧。

我逆着光行走,远远地,高塔的剪影就已倒映进我的瞳孔。那座塔——它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塔尖已经被云层所遮蔽,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这令我有些遗憾。那时我还离得太远,只隐约窥得一个轮廓,却无法观察到更多细节。

  • 思考——我期待对于“固有”的解析与重构,我期待拨开海洋表面的波浪中深邃而涌动的海底。思考往往比观察更难——有时我绞尽我“愚钝”的小脑瓜,都无法离我想要探求的深度更进一步。我时常认为深层次的思考是需要以一定知识(或者其它需要积累的事物)作依托的。而在事实中,我也时常感受到“空洞的思考”带来的痛苦。……虽然这不是停止思考的理由。那么,我所做的,也只能是尽力,向前一步、再向前一步了吧。

于是我无意识地走近了它。

站在塔底,塔本身的高度带来的压迫感演变为某种神圣感,但其上石刻的雕饰、楼阁,那将光线反射出缤纷色彩的彩色玻璃窗,那矫捷地穿梭于塔体之间向上攀爬的阶梯,最后是那高耸入云的、庄严而沉默的塔顶——它们与晚霞的光芒共同构成了一幅光影交织的艺术作品,吸引那些好奇的旅人去追逐塔顶流光。

  • 叙事——从这里,我才觉得是一个“故事”真正诞生的时刻。(虽然我大概仅仅在“构思”一个故事那里就“筋疲力尽”了吧。)这一段旅程的目标似乎相当明确——无非是一个好故事罢了。但它同样令人难以捉摸——怎样算是一个“好”故事呢?是明确的中心吗?是立体的角色吗?是得当的详略吗?是……一个有趣的、有深度的、值得一读的故事吗?而前进的道路仍不明晰——怎样才能”写出“一个好故事呢?也许随着旅途的继续,这个问题的答案会随之浮现;也许不会。

但每一位尝试的旅人都必将为其难以捉摸的道路而苦恼。攀向塔顶的阶梯时刻处于变化之中,并且常常是——隐没于云雾之中——难以观测的。尝试着找到正确的路并非易事。——倒不如说,我在这里打转了很久,现在也没寻找到一条实实在在的、通向塔顶的路。迷路的时候,脚步会变得迟疑,心中也会犹疑不定。对于自我的怀疑和对于方向的迷茫往往使人囿于封闭无益的苦想,但每当我驻足仰望,我看到——

塔尖划破云层,接住了天空中倾泻下来的光。

订阅评论
提醒
2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