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秋冬创写学习之旅

第一次写作——边境之地

我的脑海是个混乱的地方。也许有人能把思维打理的井井有条,但对我而言我的脑海是一个混乱的旋涡。十几年积攒的知识,阅历,无序的堆积在每一个角落,许久都未被翻动,回忆上堆满了厚厚的灰尘。仿佛一个被遗弃多年的城市,无人照料。

这个思维城杂乱无序的向四方拓展,充斥着破旧的大楼,遗弃的街道与无人照看,布蛛网的墙壁。仅有一小部分,城市的市中心,始终灯火通明,打理的井井有条。这部分,这个Metropolis,就是我脑海中每日使用的部分,是我表现出来的自我,象征着每日繁杂的思维。

始终,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市中心当中,不越出半步。这里,我的大脑打理着收到的信息,并向四周被遗弃的城区抛弃那些被遗忘的回忆。这些地区,我的大脑称之为“边境之地”,The Farlands。充斥着脑海中被遗弃的,被掩埋的种种东西。这里是一个混沌的地方,不应该去,我的潜意识告诉我。

也许,我想,真正的自我会隐藏在边境之地中。

这门课程,也许能在写作的过程中,带着我深入外围城区,一瞥“边境之地”中究竟藏着什么。也许,在这里我能找到真正的自我。

 

闭上眼睛后,我眼前浮现了城市。我就站在市中心的边界。我的背后是一片大厦组成的玻璃森林,数十根水晶蜡烛般的摩天高楼灯火通明,伸向天空,无比繁华,纷乱的思维焦急忙碌。我眼前,则就是被称为“边境之地”的外围城区,一片荒芜的空城。

边境之地的天际线在眼前浮现出来,一片水泥的森林,灰蒙蒙的。

往回看了看。一片车水马龙,潜意识组成的人物忙碌的四处走着。

往前看了看。我深吸一口气,向前迈了几步,踏入了边境之地。

“要观察,”我心想。“老师教会了我们。观察,然后记录。”

 

我向四周观察了一会,寻找一切能够找到的信息。

我有种感觉,以前在梦境中造访过这里。天空是蓝的发白的颜色,像是漂洗多了的牛仔裤,十分亮,但怎么也找不到太阳。不像在市中心,天空永远是灰色的,下着一点小雨。

向前行,地面有两条人行道和黑沥青铺的马路,虽说没有车或行人。四周没有一丝植物生命,路两旁栽植的树木光秃秃的,仿佛是死了。我聚集精力,用耳朵听,也没有一丝声音。整个地方,仿佛是死的。

沿着一条铺着沥青的道路,我向前走去,看着两旁高大而四四方方的混凝土建筑。抚摸一下道路两边的红砖墙,被太阳晒得带着一丝温度,手感有些粗糙。我把手沿着砖墙划着,感受着一块一块砖缝间,奇妙的触感。空气中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气味,像是一本老书翻开后飘散的书香。我沉醉于这些细节的观察中,继续前进。

看着这些脑海中深沉的东西,转化成感知到的具象信息,有种奇异的满足感。学会观察后,仿佛边境之地,也充满了无限的可能。这门课程,就像是深入边境之地的旅程

我继续一步步的向前进。虽然不知道前方等待着我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会找到些什么。但我坚信,路程本身是美好的。

 

 

第二次写作——十字路口

这次我学会了点新的东西。

我一直以为,“边境之地”中的消息会表现在它古怪的表面上。可现在我意识到,视觉只是五种感官中的一种。也许,会有更多信息,隐藏在别的感官当中。我在晚上上床后,闭上眼睛,又一次进入了这个荒诞而废弃的世界。

还是在上次的地方。沥青的街道通向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四个岔道,中间一个圆形的街心花园,栽植着一颗丰茂的果树。这棵树似乎是死城中唯一一个活物,有绿色的枝叶和一颗颗橘黄色的球形青椒状果实,细小的树枝暗示着它的年龄并不大。果实下挂着一颗颗肾脏形的小东西。

我上前仔细一看,是腰果。我伸出右手摘了几颗,肾形果实在手中感觉很温润,质感像一个个小木球一样坚固,却又十分轻盈。扔了几颗进嘴里,嚼了嚼,享受着在臼齿研磨下坚硬表皮破裂后,里边甜蜜的种仁在味蕾上爆发的感觉。

在十字路口,我犹豫了一下,向左拐,走了下去。

走了两步,我决定闭上眼睛,纯粹用别的感官去体验这段路程。

 

耳朵除了橡胶鞋底与人行道水泥砖的莎莎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这声音随着左脚右脚迈进,非常有规律的作响,像个自鸣钟里规律运转的钟摆声。

我抚摸着四周的墙壁,触感和之前相同。被太阳晒得带着一丝温度,手感有些粗糙,手指随着前进的脚步贴着墙壁拖动,因为摩擦力有点生疼。

深吸几口四周的空气后,我发现空气仿佛变了。之前这里的空气是陈旧古老的,像是一本被扣合了几年的老书,忽然被打开面对空气,散发出的书香气。

而随着我继续沿着十字路口左道前进,气味变了。空中的空气仿佛温暖湿润了起来,能闻到泥土清新的味道,多了一丝淡淡的香甜,像是头顶老远树梢上开放的花朵的气味。这味道,像是夏天的气味,像是个五月份充满阳光的日子。

我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也许是不愿意。可能是我害怕一睁眼,就会看到四周荒凉萧条的街巷,就会被拉回边境之地荒凉的景色中,害怕他们将淹没这空气中难得的一丝的夏天气味。

 

第三次写作——夏天

在发呆中,我重返了那个边境之地。犹豫了一会,我终于决定睁眼,观察我蒙眼走到的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哪怕那一丝夏天的气息也随之消失。

睁开眼睛后,我很吃惊。感觉边境之地变了。

眼前还是同一个边境之地,那无日的晴空,还是砖墙和方形建筑,还是远方天际线的灰色一片。但这个地方是活的。没有人影,但周围的一切都在暗示着,这里是“活”的。

能看到路标,这是之前从来没有的。以前在边境之地,只有路两边红砖墙上偶尔出现的怪异符号。这里有符号,有广告,甚至有商店的牌子。有店铺,也有门。砖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淡黄色,下午的颜色。两边都是这种建筑,照耀在白色炙热的阳光下。

有一个卖冰棍的小店铺,有两个遮阳伞,外边用很大的字写着“冰糕”。但我走进去一看,空无一人,摆满了色泽缤纷的冰棍的玻璃冰橱后柜台,没有任何人。

天空还是看不到太阳,但仿佛蓝了很多,亮了很多。地上的所有东西看不到任何影子。那两个遮阳伞也一样,下边座位直接被炙热的白色阳光照耀着。

为什么边境之地会发生这种变化呢?

我思考后觉得,边境之地并不是个一成不变的地方,它随着我的思维而改变。就像波涛汹涌海面上航行的船只。即使船员再擅水性,船的行驶还是听从于它下边波涛汹涌的,深不见底的海洋。可能是我的大脑学会去观察了,去观察美的东西。边境之地可能也就跟着变化了。

 

空气很热,很纯净,闻着有股香气,比之前更浓郁。像是一种色彩缤纷的花朵的香气,味道令人陶醉。但我在这里深吸一口气,入肺的还是我卧室里冰冷的空气。这似乎提醒了我,这只是脑海中的产物。

感觉这个地方有一种很怪的感觉。好像以前我来过这里,并且在这里得到了某种很美好的东西。但这种美好的东西已经与这个地方一并,在时间中消失,像是个离开后永远没回来的夏天。有某种回忆的美好感觉和一种失去的惆怅感觉,很奇特。

订阅评论
提醒
2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