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大作业终稿

  镜花水月——梦中幻境

传闻圣物泪珠可养成一方霸主,灵、幻、夜、炽四族为了巩固霸主地位纷纷寻找泪珠下落。因四族始祖皆已沉睡,所以四族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其中灵、幻二族位居阵法中的小世界隐世不出,实力却不可小觑。夜、炽二族各占混沌之林周围一半,形成井水不犯河水之势。炽族唯一的王子卡劳斯见过夜族公主娇艳高贵的容颜后对她一见倾心,尤其她的眼睛让卡劳斯很熟悉很喜爱,便对狄娜丝高度关注,默默的守护着狄娜丝。灵族圣女蒂萝希倾城之颜遮掩在面纱背后,她,也有着无比清澈好看的一双明眸,但这目光始终都看着卡劳斯,让幻族圣子奥笛笠嫉妒不已。

“蒂萝希,听说,泪珠就在最近出现的寒殿里。”奥笛笠深情地望着蒂萝希轻轻地说道。

“是么,那我又能出去了。”蒂萝希眸光轻闪,心里想:“他也会去的吧,又能见到他了呢。”蒂萝希心里想着不知不觉笑了出来。

“蒂萝希笑的这么开心是因为他么,那个人有什么好的喜欢一个蛇蝎美人还不自知,每每都要连累蒂萝希……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放弃么?”奥笛笠心里悲伤的说道,“他不就碰巧久了你一命么,我这么多年的陪伴也比不上他一次的救命之恩么,呵~”

蒂萝希看着奥笛笠悲伤的表情也回过了神。

“我知道我不该喜欢一个喜欢别人的人那么多年还不放弃,这十分有损神女的颜面……”

蒂萝希悲伤的说,“可是,卡劳斯恰好在那个时间恰好遇见了我,也恰好住进了我的心里……恰好我的心也就那么大……”

“不管他喜欢谁,我只喜欢他,奥笛笠很好,可只能是哥哥,我,别无选择。”蒂萝希嘴角也恢复了神女清冷的样子,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里满心的殇。

灵幻二族在蒂萝希与奥笛笠带领下一起来到了传闻世界危险程度名列榜首——雪山之巅的山脚处。

“这未免也太冷了吧,嘶,明明我族不畏严寒为何到这如此反常?”众人纷纷议论。

灵幻二族不惧寒冷但在此刻也感觉到寒风刺骨,蒂萝希便让众人穿上了火羽,火羽是以蕴含不灭之火的羽毛所编成的羽衣能够抵抗一定程度的寒冷。

“如果穿上了火羽还是觉得很冷就留在山脚不要上去了,越往上走越寒冷。”蒂萝希面对各人说道。

没过多久,夜炽二族也来到了雪山之巅,炽族血液炙热无比自动抵抗了这刺骨寒风,至于夜族本身血液就是寒冷的,生活在严寒冰冷的地方,在这雪山也无多大影响。

雪山之巅不同于平常的雪山,整个山耸入云端,还不能飞行,只能徒步上山。据传说,一旦踏上了雪山之巅,便开启了命运的齿轮,无论有何资本都在此毫无用处。与其说,雪山之巅是危险之地还不如说这是世界初开之时,给从混沌而出的神之历练之地。

四族之人纷纷走上雪山,不到中间部分就有一股不知道从哪来的猛烈的寒风吹了过来,将半数人都给吹了下去,不过好在个个都是族内精英,高度也不是高到离谱都安全落地,并没有很大伤亡只是再也不能上雪山之巅留守在山脚处了。

蒂萝希看着众人说:“这雪山之巅在雪山上还有人的情况下只能上一回,而且第二次上会比第一次难百倍所以大家都小心一些。”

看着人越来越少的队伍,狄娜丝不知道做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恶毒与得意的光芒,却不知道奥笛笠淡漠的眼光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蒂萝希,小心狄娜丝,她有古怪。”

“当真是不择手段,如此阴毒的毒都能下出来。幸好,我之前研究过他们夜族的古毒,炼制了一波解药。”蒂萝希闻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气味说。

“把这个解毒丹给族人发下去吧,至于炽族,依照他和她的关系,应该不会有事。”

奥笛笠望着蒂萝希说:“好。卡劳斯那个家伙,到现在也不知道他身边是一条毒蛇,不一定会拿到解药,你,要不要提醒一下。”

“不必了,这么多年以来,提醒了这么多次,他没有一次听的反而指责我污蔑她。如果,炽族人陷入了危机,我们再救一把吧。现在只希望,他能够认清现实。”蒂萝希无奈的说。

一行人走着走着发现冷冽的寒风一直吹着,陡然还有重力自上而下的压了下来。迫使他们不得不用着神力围在周围保护自己,抵抗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危机。

一片纯白上面出现了许多五颜六色的小罩子,颇为好看。有的人因为神力的不足不得不停止了前行的脚步。走到最顶峰的雪山广阔无垠好似一番新天地,这时也就四族领队之人与两三个随从还在了,此时狄娜丝说:“寒殿想必就在附近,众位是一起前行还是就此分开?”

卡劳斯立马积极地说:“我炽族跟你一起。”

蒂萝希眼底尽是失落和无奈,奥笛笠说:“我灵幻二族一起。”

蒂萝希点了点头,说:“我们走吧。”便带着人率先向前方走去。

卡劳斯与狄娜丝相视一眼,向着左边走去。

此时的天空灰蒙蒙的,仿佛预示着风雨欲来。

在昏暗的环境中,在山顶中心的地方有着一闪一闪的光芒,蓝蓝的很透彻。

“这蓝色的光芒在此时出现,莫不是圣物将要择主?”

众人不约而同的向着中心走去,走到这的时候,竟然看见薄薄的一层冰下面就是一个宏伟的大殿,“简直不可思议,在如此险峻的条件下还有如此庞大的宫殿。这么大的手笔也不知道是谁做到的,简直比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要神奇。”

“如果是混沌时期的造物主所造,那就不足为奇。如此看来,泪珠很大可能就在这里面。”奥笛笠眯着眼睛说。

”但是如此薄的冰层,在雪山之巅,如果用力不得当,很有可能坍塌引起雪崩。高度太高,如果掉下去,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众人纷纷议论。

卡劳斯思考之后说:“我可以找一个受力最少的点用火融开一个洞,大家可以从洞里面下去。”

“这个应该是影响最小的方法了吧”

大家都同意这个观点卡劳斯便开始行动了,奥笛笠看着身边始终看着卡考斯眼睛里冒着星星的女孩,满心的无奈。

“在别人眼里高冷有稳重的你,面对卡劳斯的时候,永远是个小女孩。如此单纯的你,可看到了四族两两联合的紧张气氛。行差踏错之间,便是万劫不复啊……”

从洞里下去以后,大家看着如城堡般华丽的寒殿,纷纷发出了惊叹,却忘了虎视眈眈的狄娜丝。

“唰”

狄娜丝在此时用血丝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地袭向了大家。

三族护卫皆被绑,蒂萝希、奥笛笠、卡劳斯三人躲开了,但卡劳斯手臂上被割了一道,中了血丝上的毒。卡劳斯看着狄娜丝依旧不放弃向他袭来的血丝,捂着手臂上受伤的地方,染着已经开始变黑的嘴唇问道:“这么多年,我在你眼里算什么,为了你的利益不顾多年的情谊。你夜族难道已经强大到可以与三族为敌了么?”

狄娜丝不断操控者血丝向卡劳斯三人袭去,邪笑着说道:“是你自己凑过来的,我想着你身上有夜祖大人要的东西便一直留着你,不然你以为你还能一直活着这么多年么?如今你们众人都中了我的毒,还不肯投降么?”

“夜族大人,谁人不知四族始祖皆已沉睡,你为了复活夜祖当真是不择手段啊。”

奥笛笠嗤笑一声,说:“还有,你真的以为自己的演技很好么,除了卡劳斯那个傻小子谁没看出来你那身上肮脏的血腥味。我早就将你给我们下的毒解了,不如你回头看看你的侍卫,他们还好么?”

狄娜丝回头一看发现她的侍卫已经被灵幻二族的侍卫控制住了。此时,蒂萝希也停止了躲闪,爆发了一场圣牧之光,将卡劳斯的伤恢复了。

狄娜丝看着此时的场景也不慌,邪笑一声说:“当真以为血族至毒是吃素的么?”

说完便不再停留,变成一团黑雾将卡劳斯带走了。剩下的夜族侍卫也化成了黑雾逃离了捆绑,消失不见。

“夜族何时有如此手段,能够从三族手里逃脱,黑雾也变得邪恶无比,仿佛动用了上古秘术一样。”

蒂萝希看着失踪的二人,神色焦急。“众人散开寻找夜族痕迹。”

所有人找遍周围也不见踪影。蒂萝希在此时反而不知怎么心里有股声音,呼唤着她,引着她来到了寒殿的角落,发现了一个石头,蒂萝希没有发现卡劳斯踪迹,便急忙把石头攥在手里,出去继续找人。

在远离雪山之巅的一个黑暗冰冷之地,古老的阵法上出现了一个身影。

狄娜丝通过空间传送轴将卡劳斯带回了夜族禁地。传闻不可进入的地方,狄娜丝却带着卡劳斯这个外人如无人之境般进去了。

狄娜丝带着昏迷的卡劳斯,通过了一道道复杂的机关来到了禁地最深处。在这里有一处血池,邪恶的气息不断从翻滚的血泡中涌出,堂堂夜族竟沦为恶魔的奴隶。

“呵呵呵,狄娜丝,这次你又带来了炽族的血液了么,正好这血池中血液消耗的差不多了呢。”血池中逐渐冒出了一个黑暗的身影,桀桀地说,“狄娜丝,你这回带回来的炽族人血液格外的滚烫呢。咦?如此纯正的血脉,莫不是炽火那家伙的嫡系血脉?”

“谁能想到本应该沉睡的人竟然好好的活在禁地里面,你们夜族为了为了掌控世界,老祖都像恶魔做了交易,用了上古密法。与恶魔做交易怕不是与虎谋皮,恶魔被封印在堕落深渊们,你们夜族果真是狼子野心!”卡劳斯睁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要是血祖出面,现在另外三族始祖皆在沉睡,血祖将无人可挡,必定掀起腥风暴雨。

卡劳斯对狄娜丝说:“你将我带过来面见血祖有什么目的,我想血祖至今还未沉睡你们肯定用了不少手段吧。”

狄娜丝用赞赏地眼光看向了卡劳斯说:“你说的没错,血祖至今未睡,是因为我们用你们炽族血液和精气一直供着夜祖,你们炙热的血液能够减缓夜祖血液的冻结。这么多年也亏你傻,一直呆在我身边,你们炽族都不敢跟你说族人在不断失踪,真是被保护的好好的小王子呢。哈哈哈哈哈……如今离夜祖离开禁地摆脱沉睡就差最后一步,也就是你这个血脉纯正的夜族小王子的血液和精气,只要将你的血液和精气导入夜祖体内,夜祖就不必受限制于大限将至的沉睡了。哈哈哈哈哈”

“你们用上古邪恶秘术妄图摆脱大限将至的沉睡之咒,拿我炽族血液缓解你们夜族冰冻之咒可曾想过冰火不容,相生相克之理!”

“也罢,呵呵,只要你敢拿你就试试吧。”卡劳斯了然的笑了笑。

“我有什么不敢拿的,邪神大人特地赐下了仓颉秘术能够保夜祖不受灼烧之苦,只要拿你的血液彻底击破埋藏在身体各处的冰冻之咒,我夜族就可以靠老祖崛起争霸世界,解放邪神大人了。到时候你们皆是邪神大人的奴仆。”狄娜丝眯着眼,冒着邪气虔诚地说。

“有邪神大人的庇佑,小小相克之苦算的了什么。仓颉之血饮!”血祖苍白的双手翻起一个又一个复杂的手势,卡劳斯的脚下逐渐形成血红的诡秘阵法,阵法中间逐渐睁开了一只冒着邪气的眼睛,紧接着从阵法中就出现了一根根黑红的藤蔓像血管一样插入了卡劳斯身体里面。卡劳斯也在此时睁开了双眼,看着狄娜丝,不顾一切地说:“愿你真的不后悔!”

“该死,你这炽族血脉明明那么滚烫,为何如此冰凉,你这血液竟然让冰咒活跃的更快,比最初的还要强大。可恶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血祖气急败坏地骂。下一秒,血祖脚下的血池逐渐冻结,蔓延到全身,冻结成冰陷入到永久的沉睡当中……

卡劳斯趁狄娜丝抓狂之际挣脱了藤蔓,染着血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狄娜丝,亮出锋利的尖牙向着狄娜丝扑去,咬上了狄娜丝纤细又苍白的脖子,“知道为什么,我是炽族王子血液却如此冰凉么?这是独属于冰焱族的特征,冰火两重天。所以我的身份才如此让炽族紧张,冰焱一出必定掀起大陆的血雨腥风,在此之前我被封印这种能力从未使用过,是你,让我觉醒了,狄娜丝,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啊,嗯?”

“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我奉劝你最好别留我一命,不然我将会以你的全身血液给夜祖献祭,既然冰火两重天想来你既是毒药也是解药。不是么?”狄娜丝邪戾地说。

“呵,是么,那你就一起沉睡吧!”卡劳斯将狄娜丝封印于火海中。“你们夜族被封印于我们炽族的 火海中便会逐渐焚烧经脉,永世不得翻身!你们夜族与恶魔勾结,将走向灭亡。”卡劳斯格外平静的对狄娜丝说 。

卡劳斯一个一个血印,蹒跚地离开了血祖禁地,不知不觉落入了混沌之林……

在寒殿中的蒂萝希与奥笛笠发生了争执,蒂萝希用上古秘术搜寻到了卡劳斯的去处,擦去了嘴角的血水便迫不及待的去往混沌之林。

在临走的前一步,被奥笛笠抓住了手,“你知不知道,你动用了上古秘术会让你元气大损,就你这个样子还想去混沌之林找他,是去送死么?”

“松开,他受伤了,我要去就当还救命之恩了,不论结果如何我这次都得去。”望着蒂萝希坚定的眼神,奥笛笠,慢慢松开了手,望着蒂萝希远离的身影,奥笛笠握紧了拳头,无可奈何地说:“也罢,我送你过去,就你这样子还没到混沌之林小命就没了。”

蒂萝希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他默默地笑了,说:“好。”

……

“咳咳,他好像在那,奥笛笠,带我去吧。”蒂萝希捂着胸口道。

“你待会能不动用圣源之力么,你会撑不住的。”奥笛笠担忧的说。

“这次就当给以前的自己一个完美的句号吧,我长大了,该承担神女的职责了,不能再胡闹了。”蒂萝希默默的握着手中石头,脑海里全是石头被她捡到后映入脑海中的一幕幕,她看见了因为她的任性,灵族几乎毁于一旦,一个额间闪着血光的血红身影不断收割着族人的性命,她怕这一切都会成真……

蒂萝希望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卡劳斯,望着他额间觉醒的血红色弯月,终究是变了,你不是他,他,回不来了。

蒂萝希一滴眼泪滴了下来,无人看见眼泪滴在了手中的石头上,闪着蓝光掉落着石头的粉末……

蒂萝希发动圣源之力救治卡劳斯,卡劳斯在一片洁白的圣光中,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眸子,原来,一直,都认错了人啊……

从此以后,灵族圣女眼中再无情爱,心如磐石般冰冷,圣物泪珠认圣女为主,再次现世。跟着神族一起隐居了……

“蒂萝希,你不小心以爱情之泪开启了泪珠的封印,变成了无情无欲的神主。你可知你现在的自己跟以前差别有多大,以前的你向往着爱情,可如今的你守护着灵族再不过问世间之事 。我终究还是得不到你。”奥笛笠站在幻族高山之巅眺望着东方,那里是灵族的驻地……

在炽族,卡劳斯望着天上的明月再一次自嘲,“我早一点认出她就好了,可惜啊,人生没有如果……”

本季完……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